Kyoya

【leo泉】夕阳 车

手台:

  *对这就是辆车不要怀疑




  *前篇为和小伙伴米糠对戏时的产物




  *后篇为濑名泉为雷欧**后的剧情,可分为两个结局来看




  *新手司机伤不起


  


  *繁体字注意!


  
  前篇


  後篇


  


  感謝您的閱讀!

【レオ泉】关于月永君和濑名君的五十条

鸑鷟之翎:

*你可能会在下面看到的东西:有根据的官方设定、无根据的我流私设、以及50米厚的CP滤镜。


*本来想写100条的,然后懒了想还是50条吧,写着写着发现不太够但还是50条好了(。 鸣谢 @夏ドラ 让我也想那么玩。




  1.两人都从属于老牌豪强UNIT——Knights,并都有担任过(代理)队长的经历。


  2.因为各种原因,即使在月永レオ现任队长之时,许多繁琐的文书填写申请工作也依然由濑名泉代为完成。


  3.所以,比起真正的队长,转校生一般更倾向于和濑名泉商量工作安排,但濑名泉最终依然会把决定权交给月永レオ——“セナ在这样的地方很守规矩呢”。


  4.濑名泉对月永レオ的称呼有很多、比如:国王大人、我们家的笨蛋国王、那个社会不适应者、不知羞耻的家伙,以及,れおくん。


  5.相比之下,月永レオ对濑名泉的称呼就简单得多了:セナ。


  6.两人互相都拜访过对方的住宅许多次。


  7.次数多到连月永レオ怕生的妹妹るか都同濑名泉熟络了起来,两人都存有彼此的电话号码。


  8.濑名泉对るか的称呼是“妹ちゃん”(妹妹酱),而并不是跟着月永レオ叫ルカ。


  9.而月永レオ对游木真的称呼是学着濑名泉的“游君”,对此,濑名泉多次提出“喂、不要学我这样叫啊,超烦人,游君只是我的游君”之类的抗议。


  10.因为Studio中有和濑名泉房间相似的熟悉味道,所以倍感亲切的月永レオ将其称为Sena House。


  11.这个称呼目前已经在Knights中广为传播,对此,濑名泉也提出了“我的房间才不会那么乱”的抗议。


  12.这两类抗议都无效。


  13.除了作曲以外,月永レオ的特技是即兴舞蹈。与此相对的,濑名泉是传统的学院派芭蕾。


  14.月永レオ怕冷,濑名泉怕热。但前者会在冰天雪地中肆意玩闹,后者在暑气里则完全不行了。


  15.濑名泉对月永レオ在大冬天老是拿他当移动暖炉这件事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


  16.由月永レオ作曲,濑名泉作词的歌曲是Knights的强力武器。


  17.Knights的代表色是月永レオ根据“骑士”而定下了富有知性的蓝色,同时也是濑名泉最喜欢的颜色。


  18.在三年级以前,两人经常在放学后找一间空教室进行单独的练习。


  19.只有包括月永レオ在内的少数人知道,濑名泉以前不擅长在人前唱歌,走调的程度是灾难级别。


  20.这件事被濑名泉当成禁止在朱樱司面前提及的黑历史永远封存,只在他的老式IPod中残余遗迹。


  21.月永レオ对此的评价是“明明脸长得那么好看,唱歌却完全不在调上,真有趣啊!”


  22.但同时也说道“声音很清澈喔!稍微练习一下就能唱好,我最喜欢你的歌声了!”


  23.在濑名泉心中,月永レオ就是这样一个,总是能从对方身上找出优点,并且用“最棒了”“我喜欢你”的廉价台词加以肯定的、无可救药的笨蛋。


  24.即使如此,这段被肯定、被爱、被月永レオ所赋予的短暂青春,依然让濑名泉觉得“能生在这个世界上太好了”。


  25.与率直的月永レオ相反,濑名泉是一个别扭的人。——“虽然太简单了,但没有比这个词更能贴切地形容濑名的了——濑名果然是个傲娇。”


  26.所以濑名泉从来没有对月永レオ所创作的曲子说过“最喜欢”。


  27.但是,“能和着那家伙的曲子而歌唱,就是我的幸福”。


  28.濑名泉的iPod中除了两人的练习记录以外,还有月永レオ所创作的曲子——或者说,只有月永レオ所创作的曲子。


  29.这是无法在任何商店中找到的,全宇宙中,只存在于这台IPod中的杂音罗列。


  30.由此可见,这台IPod的使用权大概有一半时间都在月永レオ那里。


  31.月永レオ曾经送给濑名泉一首歌,他将其命名为“一只小小的濑名泉”。


  32.被受赠方直接指出,这根本是盗用“一支小小的夜曲”的创意。


  33.小夜曲是一种音乐体裁,是用于向心爱的人表达情意的歌曲。起源于欧洲中世纪骑士文学,流传于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


  34.因为发生了许多事的缘故,月永レオ曾经一蹶不振。为了守护承载着两人青春的knights,濑名泉选择捡起月永レオ的剑,独自一人踏上染血的荒野。


  35.我们的『王』已经不中用了——虽然麻烦,就由我来代替他决斗吧。


  36.朔间凛月评价濑名泉为“精心锤炼而成的,绝对不会折断的剑”。


  37.月永るか觉得,如果是濑名泉所说的话,哥哥是一定会听的。


  38.濑名泉曾经表示过对月永レオ已经完全幻灭。而在仲夏夜的祭典之上,为了那个可能会像,夏夜的飞虫一样靠近过来的月永レオ不对他所幻灭,濑名泉振作了精神,决定拿出最美丽的模样来表演。


  39.虽然口头上表示对月永レオ的回来不抱期望,但濑名泉的确也因为只言片语去寻找对方的身影。


  40.本人表示只是因为队长的工作太麻烦了。


  41.“毕竟小濑最喜欢国王大人了嘛。”


  42.月永レオ回到梦之咲之时,曾觉得这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Knights,也不是他所熟悉的セナ了。


  43.前者的疑虑被月永レオ所发起的Judgement而打消。至于后者,他除了这句话以外,则绝口不谈,直到濑名泉叫出了れおくん的称呼。


  44.“喔,以前的叫法。『Knights』变成了我不知道的崭新模样,你也一直露出我没见过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把我们的回忆都给忘了。”


  “忘不了的,我又不是你。”


  “我也不会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的。”


  45.月永レオ有学鸟叫的特技,比起这个,濑名泉对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更加吃惊。


  46.和Knights的队友相比较起来,濑名泉算是容易增重的类型,而月永レオ却是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人类公敌。


  47.濑名泉对月永レオ不好好吃饭这件事非常头疼,有段时间他会随身带着笔和巧克力。


  48.但现在濑名泉更头疼月永レオ的出席率和成绩。


  49.曾经对商业活动不屑一顾的月永レオ,如今也会为了宣传Knights而登台领奖。


  50.濑名泉和月永レオ会一起向充满光辉的未来走去。



[みか宗]一个也不能多(上)

夏枯草:

影片mika变成了两个。


这种事儿斋宫宗本来是不想知道的,毕竟区区影片而已,就算不是俩,是100个,是60亿个,这都不关他事不是!


然而今个儿早上他一睁眼,昨晚还整洁干净的大床上就多了俩人,一人挑了一边脸颊给他吧唧亲了两口。


“早上好,老师~”问好还挺异口同声的。


斋宫宗就傻了。




“你变俩怎么不带着衣服一起变的?!”待到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个。


“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其中一个说道。


斋宫这才仔细打量了下俩影片,嘿,这眼睛颜色倒是统一了,只是一个全是蓝的,一个全是黄的。


“大概分裂的时候没穿吧。”接着开口的是蓝的。


斋宫听了心理活动简直跑出去了40光年,最后还是放弃了吐槽究竟在什么时间干什么事所以不穿衣服还一起出现在自己床上,转而说:“那去学校只能一个去,live也只能一个参加。”本帝王可没多的衣服给你。


“诶?!老师要丢下我们中的一个吗?!”黄的直接炸了。


“老师明明那么寂寞干脆两个一起带上嘛!”蓝的接着说了什么好像很厉害的话。


斋宫此时被吓飞了的起床气终于又爬了回来,看着俩叽叽喳喳的样子简直一个头两个大,转念一想大手一挥抛了句话就洗漱去了。


“衣服只有一套,你们自己决定谁呆在家里谁去学校。”




虽然早上有了点小风波,但是对于斋宫宗这般人物自然还是老样子洗牙刷脸三道护肤,精致早餐悠闲生活。


听着新闻啃着羊角面包,装好他的针线小包,抬头一看,却是俩影片站在一个餐盆前眼巴巴地望着他。


“老师~~我们都想在老师身边,所以一起去学校嘛~~”这俩似乎性格还有点差异,这次又是黄的先上赶着说话。


一起去学校?然后?其中一个去平行世界的2B上课吗?


“老师不用担心啦,其中一个可以去手艺部嘛!”蓝的说道。


“然后两个就能同时打两份工~再也不愁军备资金不够了诶嘿!”接着两只就一起开始给他卖了个萌。


“你就没有好好准备live的选项吗????”




说归说,但是被那张脸那么眼巴巴地看着,斋宫还是受不住的。回头补了份早餐忍受完两个影片相当自洽的没有尽头的可怕的发散式的对话以后,他终于寻着了个空开口道:“我还有一套校服。”


另两人立马刹了车。


“你们其中一个穿那套吧。”


影片×2的眼神都变了。


斋宫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皱着眉往房间走去:“不过可能不太合身吧,先来试一下。”


转瞬之间蓝的就把黄的绊倒在地追上了回房的斋宫。


“…………”斋宫只觉得脑袋疼。


这是什么,争风吃醋吗????




“说来最近衣装尺寸其实差得也不多,”斋宫从柜子里翻出全新的校服衬衫替影片穿上,系着扣子说道,“大约是天天在身边所以没注意到成长吧。”


“老师已经习惯了有我在身边的生活呢~”


“这和习不习惯没关系吧,只是经常看到而已。”斋宫替他套上外套,查看着袖口说道,“已经没差多少了,长高了呢。”


“以后说不定会比老师还要高呢!”


“你倒是想得很好。”


“唔……不能长吗?”


斋宫被他一问倒是有点迷茫,想了想才说:“你要想长就长吧。”


他理了理影片的衣领:“毕竟你是我的人偶,不管长成啥样,我都会好好装扮你的。”




×××




斋宫宗被俩影片簇拥着来校的模样被青叶纺目击后,只消半小时就迅速地传遍了斋宫的关系网。


到了放学后,日日树涉就从窗口翻了进了手艺部。


“Amazing!!!你的人生真是充满了Amazing啊宗!”


“呜哇?!”斋宫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涉你吓死人了啊!走门不行吗?!”


“宗哥哥,听说你的人偶一个变俩了?!”逆先夏目在此时很应景地“唰”地打开了门。


“…………你俩过来干嘛。”


“哎呀,出了这种事肯定要担心一下宗嘛~”日日树开始辩解。


“我和老师很好哦,这样不如说更好了……”黄影片低头小声抱怨。


“我可不是因为这种目的来的哦,只是来提switch衣装的委托哦~”逆先接着说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青叶负责的吗?”


逆先顺手就开始打电话:“是啊所以我现在正要喊学长过来。”


“麻烦你们到自己的秘密房间去商量好吗?!”


“……宗哥哥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你俩这么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人都看得出来吧!?”斋宫沉痛地说,“我们的友情呢,我们闪亮亮的友情呢?!”


“老师只要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呀~”蓝影片开始搅混水。


“可是你们现在是两个诶。”逆先开始揪影片的尾巴。


“嗯啊,两个也可以更好地照顾老师。”黄的参战。


“我才不需要人照顾。”斋宫立马撇清。


“宗不需要两个吗?”日日树跟着插了一脚,“刚好丰富一下生活不是很好吗,Amazing!”


“一个都吵死了两个是要让我被吵到自戳耳膜吗?!”


“「哎呀,宗看到mika变成两个明明很高兴的嘛~不要说这种伤害自己的话~」”Mademoiselle突然杀出。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啊!”斋宫敲桌子。


“……”


“……”影片沉默×2。


“……”日日树露出和善的微笑。


“……”逆先转头望天吹口哨。


“夏目!”


“这是万圣夜的奇迹——”


“万圣都过去几个月了你奇迹到现在啊?!”


“好嘛宗哥哥我错了。”逆先躲到了日日树身后,“既然不喜欢两个就要想办法变回一个呢。”


“这种要怎么变回去……你俩不是最会捣鼓些魔术魔法之类的吗。”


“魔术大变活人可是活人还是在的哦!宗不能要求我做做不到的事嘛!”


“魔法不管人偶哦,这是宗哥哥自己的领域吧~”


“你们这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吧?!”


“嗯啊啊,难道要做掉一个?!”黄的发言。


“你还真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很发散啊?恐怖片看多了吗?”斋宫扶额。


“老师习惯就行了嘛~习惯就行了~”蓝的发言。


“这种事不想习惯啊——”斋宫突然停了,“要有俩的话,我毕业了你俩直接继续组Valkyrie就不用找新人了。”


“还是做掉一个吧。”黄的立马接道。




“话说——”逆先突然打断了他们,“这会不会跟好感度系统一样,一个槽满了开第二个槽。”


“哈?!”


逆先指着黄的说:“这是第一个槽,好感度满了以后可以解锁第二个槽,就是那个蓝的。”


“那要怎样从两个变回一个啊?”


“减一下好感吧,别溢出了。”


“这又不是游戏啊?!”


“宗哥哥试一下嘛!”


斋宫对着俩影片忘了许久,最后还是犹豫地开始摸影片的头。


“嗯啊?!老师觉得这是降好感吗?!明明知道是我最喜欢被摸头了吧!”黄的抗议。


“是你自己每次摸头都要反问是不是要死了好吗!?”


“宗哥哥你当心摸出第三个绿的影片。”


“你当是斐波那契数列吗第三项是前两项之和的?”


“啊哈哈哈哈真是Amazing的展开!宗不如想想别的方式?”日日树就差手上一把瓜子了。


“………………”斋宫陷入了沉思。


“老师是知道不管做什么都不会降好感的嘛~”蓝的直接下了结论。


“不是的。”斋宫皱眉答道。




“我想到了很多,但是……”斋宫支支唔唔起来,“我、我不想做……”




×××




“哎,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逆先望了望窗外渐沉的夕阳,“可是问题还没有讨论出结果呢~”


“结果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吗?”斋宫半当中就开始了赶衣服大业,边缝着衣服边心不在焉地说。


日日树也从斋宫的剧本存货里抬起头来,说道:“Amazing!不如换个地方继续讨论?”


斋宫立马警觉起来:“去哪儿?”


“去宗哥哥家里吧~大家一起讨论问题,睡衣派对什么的~影片不是最喜欢这些?”


“嗯啊,这是鸣酱喜欢的……我可以一起把他叫来~”黄的这就开始掏手机。


“等、等等?!”


“唔,鸣酱说有老师在所以不来。”短信倒是回得飞快。


“……这讨厌也太露骨了一点吧??”


“恩啊啊,不是的。”影片说,“鸣酱说,睡衣派对是女孩子的事,老师加进来不好。”


斋宫环顾四周。


小时候被叫做夏目酱的“天才少女”逆先,女装被当作女神所以吸引青葱少年加入演剧部的日日树,还有宣称第一次与自己见面就是女装的影片。


搞什么啊?!


所以他才是异类?


他才是那个要被排除在外的?!




斋宫宗,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人际。




TBC



你前男友:

畫了51話太宰捏芥川後頸的妄想⋯⋯捏捏後頸就整個乖到不行你是黑貓嗎XD這麼可愛太犯規了
看的時候滿腦子都是車但是畫出來只有純情少女漫真抱歉

【凛泉】当我们忙着炒作时我们在想什么

衡不眠:

有感而发,超短。




#1


靠的太近了。


濑名泉眨眨眼睛,有些尴尬的想。




他靠在朔间凛月的肩膀上。对方是低着头看手机的样子,屏幕亮着荧荧的光。


朔间凛月悄悄的从前面伸出一只手,对着表情僵硬的濑名泉比了一个OK的手势。压低了声音在濑名泉耳边悄悄的说。




(好啦,小濑就忍忍吧。)




对啊,他靠在朔间凛月的肩膀上,再尴尬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明天,或者后天,知名娱乐杂志上就会出现他深夜靠着朔间凛月亲昵无间的照片。通过这次炒作,他们一起会登上热搜榜的榜首,在叫好和唏嘘声中再次提升本就水涨船高的人气。




(辛苦大家,接下来是最后一张摆拍!)负责人热情激昂的发出指令。


濑名泉于是侧过脸,做了一个要亲吻朔间凛月的动作。他的嘴唇离朔间凛月的侧脸还有一大截,他却无法再靠近一点。


(濑名?濑名怎么了?再靠近一些,尽量放松……对,对)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恶劣的人,这不过是公司安排的无数次炒作中再普通不过的一次,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他没有办法像其他人一样,把这只当做是炒作,可是摆拍结束后,朔间凛月就会放开他的手,无所谓的笑着对他说谢谢,了不起的濑名前辈。


他宁愿他和朔间凛月如此亲密是真的被偷拍到好了,这样。




咔嚓。




#2




啊啊,真是不妙,小濑的身体完全僵住了。靠近我一点就这么讨厌?




朔间凛月的任务就是低头假装玩手机。他随手点开几个app,又马上关掉。


他悄悄往濑名泉的方向看了一眼,濑名泉虽然极力的克制自己的尴尬,表情却一点也不狰狞,他咬着下嘴唇,尽量保持自己的从容。




下一个动作就是亲吻,朔间凛月心满意足的继续假装玩手机,他明白,他们两个马上就要以非同一般的暧昧关系登上热搜榜,他会收到很多粉丝对他和濑名泉的祝福,他可以笑着一一回复他们。




炒作又怎么样,他当一切都是真的。


END




我疯了,我胡言乱语,我一夜之间倒退回了小学生水平(。

【leo泉】哥哥【授权汉化】

泉哥你……【捂鼻血】

一首小夜曲:

作者:LIS


twi:@LIS930


原图地址:http://lisss.tistory.com/29


韩国太太们喜欢的偶吧梗www


嗯嗯雷欧是哥哥呀



偶吧版本也来一个~





日狛-按头基本法

橙味预警:

*爱岛,游戏体,[]内是脑内对话


*OOC


*原创玩家角色注意→日狛已经互相萌生好感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位助攻G子小姐


*和狗勾的合作(G子= 行go子+狗gou子


后续请小鞭子抽打→→→ @突然汪汪 !






【日向创】


新的一天!要用外出券去哪好呢。


 


【G子】


[去狛枝那里吧!]


 


【日向创】


怎么又是狛枝啊!……啊喂不要擅自动我的学生手册


 


【G子】


[在贾巴沃克公园呢。]


 


【日向创】


(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被迷之力量操纵着在手册上查找到了狛枝的位置)


 


【日向创】


(不知不觉间,我感觉我的身体里存在着另一个女性的人格,自称G子。她可以和我对话,甚至左右我的行动。常常一不留神就会被夺走行动权。)


 


【日向创】


(虽然感觉对方并没有恶意,但是非常困扰——


因为这个G子小姐,在我意识到对方存在开始,就在想方设法让自己攻略同行的一个同性同学——狛枝凪斗。


……比如大半夜迷迷糊糊就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狛枝的小屋门口试图打开房门,这种事真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贾巴沃克公园☆


 


【日向创】


狛枝!早上好,今天有空吗?


 


【狛枝凪斗】


早上好,日向君。如果是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要交给我,我会非常荣幸地接下任务的哦。


但是日向君手上拿着外出券呢,难道是又要邀请我这样的人吗?


 


【日向创】


呃,是这样没错……




【狛枝凪斗】


不行啊,日向君……虽然日向君真的很温柔,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总在无价值的垃圾上浪费时间也不会有结果的喔?反而我会因为总是辜负日向君的好意感到不安的,毕竟像我这样最差劲……


 


【日向创】


(狛枝的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停下了,因为我的手指正抵住了他的唇。虽然很想让这张喋喋不休的嘴闭上,但是这样的暧昧举止并不是以我的意愿做出来的,明显又是体内的那位G子小姐……)


 


【日向创】


咳咳……狛枝,不要总是说那样的话,难道你觉得自己不值得被邀请吗?


总之今天是有空吧?愿意跟我一起出游吗?


 


【日向创】


(我赶紧收回手。这一幕似乎被不远处的边谷山看到了,她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狛枝凪斗】


嗯……嗯。我怎么敢拒绝日向君的邀请呢。


 


【日向创】


那我们去什么地方好呢。


 


【G子】


[约会的话,虽然游乐场是最佳场所,但是狛枝大多数设施都不愿意去玩吧?狛枝最喜欢的图书馆现在有索尼娅和田中在呢,那还是去沙滩吧。]


 


【日向创】


[说、说什么约会?这只是普通的出游而已吧。]


 


【G子】


[明明上次狛枝拒绝去鬼屋的时候,你可是一脸遗憾的样子哦?这可是为了你这个笨蛋迟钝直男能更好享受约会时光的温馨提醒。]


 


【日向创】


[……请不要总是说一些令人困扰的胡话,G子小姐。]


 


【G子】


[请直视你的内心哦,日向。]


 


【日向创】


[我才没有不堪直视的内心部分啊喂!]


 


【G子】


[我可是听到了你的内心呼唤才来帮助你的神灵呢。]


 


【日向创】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神灵啊……]


 


☆沙滩☆


 


【日向创】


(虽然还是来了沙滩,但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跟狛枝并排坐在椰子树下看海。气氛虽然还不错却感觉有些无聊。)


 


【日向创】


[好像不应该这样一直无所事事啊……要不要邀请狛枝一起跑几圈呢……]


 


【G子】


[不对哦,这种时候应该钓鱼才对。]


 


【日向创】


[哈?你不是很喜欢要求我跑步的吗?经常说什么要多锻炼身体,让我环着岛乱跑什么的……]


 


【G子】


[毕竟生命在于孵蛋……啊不、生命在于运动嘛。]


 


【日向创】


[???…那为什么现在不运动呢。]


 


【G子】


[因为我可是看过攻略、咳咳咳,因为狛枝并不是喜欢运动的类型吧。好啦,总之听女孩子的话没错的!]


 


【日向创】


[总觉得你有时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但是我听不懂呢……]


 


【日向创】


那个……狛枝,我们来钓鱼怎么样?


 


【狛枝凪斗】


钓鱼吗,钓鱼不错呢!


 


【日向创】


哦哦,没想到你喜欢钓鱼呢。


 


【狛枝凪斗】


因为很难出现什么意外,要是连累到日向君就糟糕了。


 


【日向创】


要来钓鱼比赛一下吗?


 


【狛枝凪斗】


那就来看看谁能钓上更大的猎物吧?当然,鱼以外的东西也可以哦!


 


【日向创】


(是打算钓到什么其他的东西啊?!)


 


--------


 


【日向创】


嗯——收获真是丰富!我们把鱼拿去给花村来料理吧?


 


【狛枝凪斗】


哈哈,希望拿到新食材的花村同学能高兴呢。


 


【日向创】


(好,狛枝似乎相当开心的样子,毕竟钓鱼的整个上午非常轻松愉快。因为狛枝并不是话很多的人,似乎也很喜欢这样一边钓鱼一边享受悠闲的沉默时光。


至于比赛结果,因为狛枝钓上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宝箱,所以就算狛枝赢了……居然能在海里用鱼竿普通地钓到宝箱,不愧是狛枝啊……)


 


【狛枝凪斗】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原来是真的。没有任何不幸只是单纯的感到快乐…总觉得有点不安呢。


 


【狛枝凪斗】


因为,我可是正在品味着,死掉一两个熟人都不奇怪的这种程度的幸运啊!


……还是别做那种危险的想象快点回去吧!回到我们的爱之巢!


 


【日向创】


爱、……?


 


【G子】


[日向,我觉得现在送礼物可以趁热打铁,增进lovelove的亲密关系。]


 


【日向创】


[不要说得那么奇怪……那送什么?]


 


【G子】


[结婚戒指!!——]


 


【日向创】


[…………我没有这种东西喔。]


 


【G子】


[对不起一激动就口误了,我是说希望之峰戒指,刚刚在扭蛋机抽到了的吧。]


 


【日向创】


[他不是不喜欢戒指吗……明明上次送幽灵戒指的时候他看起来很不高兴呢。]


 


【G子】


[当时他不是很有气势地夸奖了你吗?“太了不起了,日向君!多么有效果的招烦举动啊!”]


 


【日向创】


[明明就是被很有气势地骂了吧!不过你的情报总是意外地准,这次就听你的吧。]


 


【G子】


[送的时候要单膝跪地。]


 


【日向创】


[………]


 


【G子】


[戴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日向创】


(为了下一秒不要突然不受自己控制地跪下来,我赶紧把戒指放到了狛枝手里。


然而抬起头却看到狛枝捧着戒指呆住的表情。)


 


【日向创】


狛枝,怎么了?抱歉、果然是不喜欢戒指吗?


 


【狛枝凪斗】


怎、怎么会有这样好事……!竟然能在这种地方看到它!


 


【日向创】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如果能喜欢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


 


【狛枝凪斗】


原来如此…原来我来这个岛上就是为了得到它啊…!太惊喜了!


日向君,真是感激不尽!如果日向君愿意的话,对我做什么都欢迎至极哦。


 


【日向创】


哈哈……你能喜欢就好了。


 


【G子】


[日向,我觉得现在是推倒的好时候。]


 


【日向创】


[你在想什么啊!!]


 


【G子】


[对日向来说太难了吗,唔……那退一步改成强吻吧。]


 


【日向创】


[做不到啦!!!]




TBC




半夜出现在狛枝小屋前试图打开房门的日向君


绝对不止我一人干过这事!((




【leo泉】接着starfes的小故事【授权汉化】

一首小夜曲:

作者:이코즈


twi:@ensemblekoz


3个月前收的图…1个月前问이코즈太太要了授权结果现在才做出来_(:зゝ∠)_


很可爱的小故事><接着starfes~







好赞(✪▽✪)

Cosplay写真馆:

「The Secret」:

文豪野犬

芥川龙之介 CN 燕雀

依旧是紧急突发的内景

估计找不到比雀更像芥川的COSER了

没动啥脑直接跟着COSER走

原片就是灰灰的调子感觉很适合芥川

有种微妙的病态和性冷淡【不

不过还是太仓促下次想好好拍一次病床PLAY啊

白床单啊保健室啊啪啪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