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王者荣耀狄芳】#世界坍塌#

#令寒山#:

主狄芳
--------------------------------------------------------
想喂自己吃点虐粮x
自己那看见虐眼泪就哗哗的体质我很头疼x
二话不说放狗【划掉】文
--------------------------------------------------------
在长安城有名的狄仁杰家的小小密探坐在街头双手捧着那用自己所剩无几的工资买来的馒头小口咬着,那平日为那位大人拼命卖力的身影此时也消瘦了许多。
他现在手里只剩下那本来就不多还被克扣到连吃饱都很困难的工资和那个人留下的解雇的令牌。
那经过几天的消磨原本白皙的脸蛋已经变得十分脏兮兮,他被狄仁杰赶出去已经有近半个月了,他一直在长安城的官庭门前徘徊希望那人能走出来看自己一眼,但自始至终还是没看到那人的身影。
那个代替自己在狄仁杰身边工作的人却很吃香,狄仁杰从不拿扣工资威胁他,相反有时还会无缘无故的就给他添奖金。
这一切全被每天窥视的李元芳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看到平时只器重自己的人为何会钟意别人,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大人需要一个和自己与众不同的助手也说不定,但因为这个理由抛弃自己确实有些伤自己的心。
毕竟当初是他救了自己……
李元芳伸出手抹了抹已经挂在脸上的泪痕,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才对!
他背着巨镖往长安城门口走去,无意间听到自己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急促和慌张。
他回过头,看到狄仁杰正往他这边跑过来,他还未开口那人便从他身边跑过去了,李元芳二话不说抓起那镖就跟过去,他看到了那举着双斧的刽子手追着自己的大人。
他在空中转了个圈改变了目标,他把那人拦在了面前。
准备继续逃跑的狄仁杰也停下脚步在老远望着那人顿了顿。
狄仁杰身边的那个护卫跑掉了,并没像元芳一样保护他,他跑掉的那一刻狄仁杰后悔透了。他没想到那个人会跑,也没想到被自己所伤的那个孩子还会站出来保护他。
“来者何人!!胆敢在此作祟!!”那娇小的身影抓住那巨镖站在那与他身体不成比例的刽子手面前。
狄仁杰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任务是,拖延时间到卫兵到来,但狄仁杰没想到在一个微不足道的事上出了差错。
在一番谈不上交谈的谈话中那战争便开始了,常年替那人卖命也练就了一身好本领。那斧子仿佛不长眼睛在那人走过的地方下雨一般落下,地上留下了大大小小触目惊心的斧痕,元芳凭着出人的速度渐渐占了优势。
原本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李元芳因为饥饿而开始虚弱的身体突然停在原地被那人用斧头顺着左肩直接砍下。
“狄大人快跑——!”他大喊了一句随后就慢慢倒在地上,那孩子才拥有的纯洁眼神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那红衣逐渐变成深红。
血花飞溅,即使狄仁杰离得很远,他也感觉那血溅在了他脸上,也溅在了他心上。
这场战斗也维持了十五分钟仅,刽子手最后被赶来的警卫抓捕归案。
狄仁杰摇摇晃晃的走近在血泊里的那人,元芳奄奄一息的躺在已经积成血洼的地上微笑着望着那人。
“狄大人……你肯出来看我一眼了吗……”
狄仁杰沉默着望着那人,他眼里泛着不太明显的泪花。
“狄大人……在下想问个问题……您能否告诉在下呢……”
“说……”
那微弱且稚嫩的声音又传起。
“狄大人……我立功了……我可以回家了吗……”
“……”
那眼泪瞬间流下,还没逝去的温度滴在那人脸上与血液混合成淡淡的红色。
今天的晚霞很美,天空被染上了一层血色。
啊,欢迎回来……
--------------------------------------------------------
小剧场——
“报告!元芳阁下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意识也恢复的很好!”
“好的,你先退下吧。”
“是!”
狄仁杰坐在书桌前整理着那案件,自打那个卫兵擅自逃跑丢下自己不管后自己就毅然决然的把他给炒了,并正式的接自己原来的那忠诚得像犬一样的少年回到工作岗位。
那场面大到好像要结婚一样。
好像有哪里不对……
诶……

评论

热度(86)

  1. Kyoya#令寒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