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ES】【R15】【薰飒】明灭之间

空潋:

“别碰我!你这个、轻浮的男人。”神崎飒马甩开薰伸来的手,用带着有几分愠怒的眼神盯着眼前的少年。


“……哈?”对方有几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听到这样的宣言,抬眼看向他,“那你要不要试试看,我到底有多轻浮?”


手腕突然被抓住了。一瞬间因为重心不稳被薰带得交换了位置,飒马的后背撞在了沙发上,薰扶着沙发的扶手,背光的身影慢慢笼罩下来。


“啊!”耳朵被一个温暖的东西包裹住了。这一强烈的触感让飒马不禁全身颤抖了一下,声音在一瞬间不受控制地破口而出。而这种声音居然是自己发出来的,这令飒马羞耻得无地自容。而见到这种反应的薰低低地笑了一声,仿佛发现了什么饶有兴味的事物,变本加厉地用舌尖舔了上去,同时用双手压制住身下人激烈的挣扎。


“唔……别、别再!哈……”飒马用一只胳膊抵住薰的胸膛,然而阻止不了对方欺身压上来,用白皙修长的手扣住他的手腕,用柔软的舌舔吮他的耳朵,迫使他不断地发出隐忍却颤抖的低吟。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耻辱,令飒马感到自己眼泪都快要流出来,然而决不能在这种男人面前示弱,他用残存的理智努力咬着自己的下唇。


太近了、连对方轻颤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从没有人对自己超越过比一步更近的距离。如今这个礼貌而疏离的距离却轻易被面前这个讨厌的男人打破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明明是武士出身、经过良好锻炼的自己应该可以轻易推开他才对,此时却身不由己地动弹不得。


恍惚间对方凑着自己的耳朵嗤笑着低低地说了句“真有趣的反应”。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很快就想不起来他说了什么,只能听到他在耳边轻轻的呵气声。而自己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脑中的轰鸣声盖过了周围的一切,脑中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那双扣住自己手腕的手。力度不轻不重,却恰到好处传达给自己这份存在感。飒马可悲地发现,在这种情况下,薰随便开口的一句话竟然都能成为动摇自己心智的导火索。对方灵巧的舌尖携着唇裹挟着自己的耳朵,发出细微的水声,放大了数倍清晰地通过耳蜗传达了过来。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飒马忍不住眯起了眼眸,抬高下颌喘息着,耳中的轰鸣声贯彻始终。


……觉得舒服?飒马在一片混沌中愣愣地想到了这个词。


不,不对。自己居然不可思议地产生了对现在的情况有几分眷恋的错觉。怎么能这样呢,对方可是自己最为讨厌的男人,此时也在戏弄着自己,心里实则冷眼旁观地看着自己的反应吧。理智突然占了上风,在薰的肩膀下,飒马涣散的目光在一瞬间找了回来,飒马猛地推开他,后退了几步,喘着气对薰怒目而视。


薰的手,是柔软潮湿的。就像女人的手。而可悲的是自己似乎怎么也忘不掉那种触感。


当晚做梦的时候,飒马梦到薰用那双细腻的手抚摸过自己的脖子,而那感觉虽然觉得羞辱,却没那么令人讨厌。而自己在这一瞬间猛然惊醒了。


都是那个男人的错。

评论

热度(66)

  1. Kyoya空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