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无题 ②

安语:

#千奏


#大量ooc。ooc是我,我就是ooc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


#私设多


#无看点


#可能有bug


跟我爸抢电脑真的爽x


☆以上ok情往下看




〖教师办公室〗


守泽千秋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打了个哈欠后开始盯着水杯发呆。


 


“啊啦~千秋君最近怎么这么安静?是有什么心事吗?人家不介意当一回知心姐姐的哦~”




说话的人叫鸣上岚,守泽千秋的同事,一位语文老师。




鸣上岚往自己的脸上扑着粉底,打扮完毕之后向守泽千秋的方向送了一个闪亮亮的wink。




姐姐般的语气,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耀眼的金发,神情动作无不透露着女孩的调皮可爱。唯一与之不相符的就是这个人的性别——男。




守泽千秋第一次见鸣上岚的时候,当时后者一身女人打扮。据说是校长的朋友,一位叫日日树的服装设计师强迫给鸣上岚打扮的,不过也说不上是强迫,因为那个所谓被强迫打扮的人那时候可是乐在其中。




“啊...?鸣上?哦,我没事的哦!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守泽千秋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我说啊,鸣君。这家伙安静点不好吗?平时吵吵闹闹的,超~烦人的。而且,你要是个男人就要有点男人的样子啊。”整个办公室唯一在认真工作的人抬头嫌弃地看了鸣上岚一眼,并以超~不耐烦的口气出声。




这个说话很毒舌的人叫濑名泉一位语文老师兼教导主任。




一头银发,能让人沉醉在其中的水蓝色双眸,曾经当过模特的强大气场,对待工作很认真。虽然毒舌,但意外地在这间学校圈了一大堆粉。




“哇啊?泉酱这么说人家,人家好伤心的。”明明上一秒一脸伤心样,但下一秒就变了。




“不过啊~人家就喜欢这样子的泉酱了~”




“喂喂?!不要往我脸上蹭啊你这个人妖!走开走开!超~恶心的。”




“人家才~不要咧。”




...每天上班守泽千秋都会见到这种类似场景,今天总觉得虐到自己了。守泽千秋决定到处走走,反正这个下午没有他的课。




守泽千秋看着和海一般颜色的天空。




【已经...两个星期了...】






〖医务室〗




“哈哈,真是倒霉...经过操场居然被打飞过来的球给砸到了。话说打球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啊,居然砸出血了...嗯?怎么没人的?啊哈~最近总是失眠,头痛死了...”




(十五分钟后)




“....?”门被推开,来人是深海奏汰。依旧美丽的海蓝色头发,身穿着白大褂,手上拿着鱼缸,碧绿的双眼奇怪的看着床上的人。




“千秋...?”深海奏汰走到床边,半弯着腰,小声地喊道。




守泽千秋睡得很熟。




深海奏汰仔细地端详着守泽千秋的睡颜,略微不满地噘嘴,伸出手指轻轻地戳着守泽千秋的脸。




“明明是个「体育」老师,为什么「晒」不黑,而且皮肤还这么好?连「鱼儿」都有点嫉妒呢,噗咔噗咔~”




“唔...谁?...别戳我....”在睡梦中的守泽千秋小声嘟囔着。深海奏汰听不清守泽千秋在说什么,于是更靠近了。




躺着的人皱起眉头,似乎梦见什么不好的东西。待守泽千秋睁开眼后,看见的是一张无限放大的脸,本能反应地想坐起来,结果两人的额头互相被撞到了,两人吃痛地捂住额头。




“诶?奏汰?真的是你!哈哈好久不见!”守泽千秋看清对方的模样,脑子一热地冲上前抱住深海奏汰。




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的深海奏汰绷直了身子。




“千秋....?好...好久不见。”




反应过来的守泽千秋发现自己的行为有点耍流氓的感觉,赶紧松开了深海奏汰,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干笑几声。




“哈哈....吓到你了?对不起啊,突然抱住你什么的...”




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深海奏汰有种想抱他的冲动。




【啊,可能是最近熬夜多了才会这样!没错!是这样!】守泽千秋这么想着。




“没...没关系的哦,「拥抱」也算是朋友之间打「招呼」的一种,噗咔噗咔~”




深海奏汰笑着摇头表示没关系,但脸上那抹不大明显的红晕出卖了他。




“对了!奏汰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新来的「实习」的保健老师哦。千秋,多多指教~”




“噢!原来如此!哈哈哈,那是肯定的!”




“噗咔噗咔~”




【怎么感觉有点尴尬啊...】




守泽千秋看见桌上的鱼缸。




“这是?....”




“我的哦。「鱼」是不是很「可爱」~?”




深海奏汰走到桌子旁边,伸手碰几下鱼缸。鱼缸里的那条蓝色的小鱼好像感应到什么,在深海奏汰碰的地方转着圈。




“只是很可惜,这个「鱼缸」里面只有「它」一个,很孤独,对吧。「大海」里面有「更多」的同类,但「它」只能困在这个小小的「鱼缸」里,「它」很悲惨....我也一样...”




深海奏汰笑着。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来,洒在鱼缸上,洒在深海奏汰的身上,风也吹进来,窗帘随着风摆动,深海奏汰那蓬松的海蓝色头发也是。




守泽千秋感觉到他自己的心跳乱了,他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想着深海奏汰以及最近自己的异常情况是怎么回事了。他想他大概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什么了。




“奏汰,那个....我....”守泽千秋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嗯?....”




“我、我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




守泽千秋好不容易喊出来,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深海奏汰。




深海奏汰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走到守泽千秋面前。




守泽千秋仍在等深海奏汰的答复,直到他看见一双脚才抬起头。引入眼的是深海奏汰微红的脸。




“我也是,我也「喜欢」千秋~”




守泽千秋呆住了,他以为深海奏汰会因为这个而讨厌他。




守泽千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并没有说出声。




话语还未出现,便结束在四片唇瓣贴在一起的瞬间。






============================


第二天,鱼缸多了一条红色的小鱼。




end.




我蓝瘦,我香菇。我到底在写什么/笑着流泪.jpg









评论

热度(10)

  1. Kyoya空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