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ES|涉友 千奏] 僕はここ

高峯翠翠子:

*涉友 千奏
*超级无敌天马行空意识流,自己都看不懂系列
*还有游戏剧情剧透
*欢迎来讨论人生——♡


-


“新的剧本?”友也拆开手中的牛皮纸袋,拿出了里面放着的复印纸,订书机订紧了左上角,一共只有薄薄的四页,第一页上印着「勇者与龙」四字,简单而一目明了。


“又是勇者拯救公主的老套剧本吗?这次谁演公主,是你还是我?”友也刚扫一眼剧本的名字,不由得回忆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变态的假面部长说着冠冕堂皇的字句,大肆赞扬剧本中的典故,听得友也感慨万分,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恶趣味的部长如愿以偿的亲手把女主的戏服给小白兔后辈穿上。
次次都扮演着被灰狼玩弄角色的兔子理所当然的把这个剧本当做了新的把戏,兴致缺缺的翻开封面大致看了一下,“咦?”


“没有公主?”


“Amazing——!是不是感到特别惊喜呢友也君!”日日树张开双臂,披在身上的校服外套里钻出鸽子,扑扇着翅膀和往常一样全都落在了友也身上,用鸟喙轻啄来表达自己的亲近。


“剧本并不是一尘不变的,更何况我喜欢惊喜,也想把这些惊喜带给你们!”夸张的肢体动作和抑扬顿挫的咏叹调,日常运行的日日树把手伸到友也的耳后打了个响指,将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羽毛别在了友也的耳后,同时向前一步牵起他的手,脚下踩起了三步舞的舞步,“来吧,我的「勇者」哟,来找到我吧,跋山涉水,踏尽千辛万苦的找到你的「恶龙」吧!”


傍晚的晚霞绚丽,可能是他们让友也感到晕眩,也可能是被称为小丑的奇人的魔术,在圆舞曲的舞步中加了一盎司的罗姆,让他还没闻到味道就已经醉了一样。


“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写这种剧本呢,部长?”


这样一个没有公主和王子的剧本,不像日日树平常的风格,这种变态假面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会让友也感到窘迫的场面。


“为什么呢…是为了庆祝吾友的生辰吧,友也君。”日日树把剧本翻的唰唰响,“也是想调侃一下终于得到了「心脏」的「恶龙」吧。”


友也若有所思,低下头认真的阅读起了剧本。


-


这个村庄就像所有恶龙故事的村子一样,在附近临近海岸的山上住着可怕的恶龙。
村子里的居民都是听着这代代相传的恶龙传说长大的,勇者也不例外。当然,那个时候的勇者还并不是勇者,甚至和勇者完全搭不上边,只是个憧憬勇者,却从没想过要成为勇者的普通人。
勇者普通而安定的生活一直维持到恶龙来的前一天。
漆黑锋利的利爪,遮住天空的翅膀,毁坏一切的龙息。
恶龙轻而易举的破坏了村庄,只是降落而已,甚至还没有抬起他的利爪。
村子里曾经的勇者举起一直放在教堂的宝剑,还没来得及砍向恶龙的尾巴尖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只是因为恶龙的一个转身。
目睹了这一切的年轻人和其他村民一样惊慌失措,传说永远是传说,只有噩梦真正降临的时候才会真正的体会到故事中描绘的战栗和恐惧。
憧憬勇者的年轻人并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勇者,但是此时发现了重要秘密的人只有他一个。


这头龙并不是海岸旁的那头龙。


虽然这头龙有着和传说中一样的利爪翅膀还有龙息,但是他不是从海岸那边飞来的,他来的位置在海岸对面,一个更遥远的地方。
年轻人不知道这件事实能让现状发生怎样的逆转,他只是找到了改变事情的一个突破口。


‘或许我需要做出改变。’


年轻人想。


他看着身边痛哭流涕的村民们,听着口吐人言的恶龙说出需要金子财宝,不然就用龙息毁掉一切的蛮横威胁,心中确定了一个方向。
像年轻人居住的偏远村子,能有多少金银财宝可以用来满足龙的贪念呢?这座从他出生开始就生活着的普通村庄一定会被龙息洗礼。
“请您不要把金子全部送给龙,”年轻人找到村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分成一次次的献给他,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请等我回来。”


“如果三天后我还没有回到村庄,就带着大家尽快逃命吧。”


交代完事情的年轻人捡起了前任勇者手中的剑,成为了新的勇者。
红色染到了他握着剑柄的手上,那是前任勇者未了的心愿。主动背负了这份沉重心情的新任勇者没来得及准备干粮和水,就朝着海岸出发前进。
他不眠不休的走了一整天,太阳变成月亮,白云换作星星,蓝天染上墨色。他却感觉不到疲倦和饥渴,山石咬坏了他的靴子,临近海岸的沙石又磨破了他的脚底,勇者都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行走,走向生死未卜的未来。
终于当太阳即将升起,早霞染红了一切的时候,勇者在临近海岸的沙石堆旁找到了一头龙。
蓝色的鳞片,青色的眼睛。同样也有着传说中锋利的利爪,可以遮住天空的翅膀。
只不过那锋利的利爪泡在了海水里,遮天的翅膀收拢在身后。
勇者忘记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美丽又强大的生物,松开了手中的宝剑,跪倒在了地上——大海一样神秘莫测的生物甩着尾巴,轻轻地拍打海面,像是在玩耍,海岸却因为他的动作掀起比人高的浪花。


“年轻人,你是想来「杀」掉我吗?”


猛然间青色的瞳孔缩成一条竖线,张开翅膀刮起了一阵强风,吹乱了勇者眼前的所有红色。


“离开吧,年轻人。你太「弱小」了,是「杀」不死我的。”


红被翅膀带动的飓风吹散,目中所及的颜色骤然间变作了蓝,那是海洋深处才能看到的蓝,令人恐惧的蓝。


勇者张了张嘴巴,发出了嘶哑难听的声音,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同一时间,饥饿感也如潮水般涌上来。


“我求求你,”勇者感到自己的脸颊有湿意,但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泪水还是汗水,“求求你,救救我的村子。”


“为什么要去「救」你的村子呢?”青色的眼睛是恶魔的眼睛。


“村子里来了一头龙,他会毁了村庄,我求求你,和我一起拯救村子吧!”勇者朝着那强大又神秘的生物爬去,他伸出的手颤抖着却非常坚定。


“「和你一起」?”不似人声的低语竟然有些甜蜜。


“和我一起!”勇者一顿,强撑着筋疲力尽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握紧的拳头,红色染上沙子,从下巴滴落的咸涩水滴又把那颜色晕开。
瘦小的年轻人的眼神像未出鞘的宝剑,比村子里祖辈传承的那把勇者之剑还要更加夺目,从这一刻真正的成为了勇者的年轻人,坚定有力的伸出手,毫不恐惧面前的庞然大物,用沙哑的嗓子许下一份沉重的承诺:“如果你答应,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任何代价」?”又似鬼魅,又像海中央的岛屿上唱着亡灵曲的深海的妖精。


“任何。”渺小的声音竟然没有丝毫震颤。


“太好了!”甜蜜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勇者的耳旁,年轻的勇者甚至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呼吸扑在他脸颊上的触感,“我「一直」在「等待」,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最初还有海鸥陪着我,但是,时间久了它们也「不在」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何时」开始…”


“成为我的「心脏」吧,”龙伸出双手抱住了勇者,就像给孩子唱摇篮曲的母亲一样,抱紧了眼前这个颓废的人类,“成为我心脏,这样就有人「一直」陪在我身边啦。”


“因为你是「我的」心脏,所以我「永远」不会「取代」你哦。”甜蜜的声音已经可以称的上甜腻,柔软的触感落在勇者的嘴唇,“不要害怕。”


“从现在起,我会「帮助」你,帮你「实现」愿望,「成为」你的羽翼,而你只「需要」成为我的心脏。”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蓝色逐渐靠近红色,直到交叠重合。


-


鸽子在友也的肩膀上转了个圈,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窝了起来,眨了眨绿豆大的眼睛歪着脑袋,瞅着不着调的主人。


“结局…?”友也看着最后一页最低短的短短一句话,有些微愣。这种结局和烂尾有什么区别吗?!等等龙是在最后变成人了吗?勇者没有注意到?为什么一定要强调颜色?这个龙说的话为什么那么令人摸不清头脑啊?!


“Amazing——!友也君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你的所有想法呢,倒不如说我非常的了解你才能从你的表情中读懂你的心呢,我亲爱的部员。”日日树笑着坐在了友也的旁边,确切来说是沙发扶手上,又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一只玫瑰,放在鼻翼间轻嗅它的芬芳。


亲昵友也的白鸽展开翅膀,飞出了活动室的窗户。


“友也君真的很Amazing呢,就像这玫瑰,不,倒不如说比这枝玫瑰更令我欣喜。”日日树把脸凑近友也,笑眯着的眼睛把后辈的害羞窘迫收进心里,有些坏心眼的说着更多会让人造成误解的甜言蜜语,“你面颊上的光晕掩盖了这玫瑰的芳香*,让我来为你指点迷津吧,朱丽叶。”


故意又装作无意,一把搂过拘谨的后辈把他圈在怀里,翻开剧本清清嗓子,使出浑身的演技来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正直的就像那些引人瞎想的字句只不过是无心之举一样:“你看不懂哪里?”


“可以不要这样吗部长?”胆小的兔子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企图从大尾巴狼先生的圈套中挣脱开来,眼神慌乱,尽可能的不去注意抱着自己的那个人。


“这样比较方便嘛友也君。要乖乖的坐好,这个剧本三天后就要进行表演了,在名为时间的钟上只有「现在」*,不要挥霍这所剩无几的奢侈品了,友也君。”紫色的眼睛垂下视线,从上方注视着友也的小动作——她欲言又止,可是她的眼睛已经道出了她的心事。*类似的情话在日日树的脑袋里挤的满当当,快要溢出。


名为感情细丝有些偏离轨道,但仍然在奇人的手中若有若无的握住。


“让我猜猜友也好奇什么吧,嗯…就按顺序慢慢的解释给你听。”


“首先这不是烂尾。在这个剧本中,我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是「作者」而是「吟游诗人」。这是确实发生过的历史,我只是像一位生来无拘的诗人一样把历史编成一曲吟诵诗,用演奏的方式传颂到观众的视野里,耳朵里,记忆里。是不是感到十分的惊奇呢?旁观者比深陷其中者更加容易看清事情的真像。”


“其次,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友也君,你知道「恶龙」是怎样成为「恶龙」的吗?”


友也按耐住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低着脑袋努力的不让日日树看清自己通红的脸,殊不知快要滴血的耳尖早就暴露了他,半响才道:“生来如此…?”


“呵呵,”日日树轻笑,看似随意的将手里拿着的剧本丢到了地上,抱紧了怀里的小兔子,下巴抵在友也的肩膀上,阖上眼睛轻声呢喃,“不是的,恶龙是由人「制造」出来的。”


“这个世界的龙都是由人类变成的。”


“这个世界本来没有龙,更没有恶字一说。只是谣言传的久了,相信的人多了,才造就了恶龙的诞生。”


“人们只知道龙是作恶多端的怪物,却从未想过,龙是否自愿成为龙,当然,人们也不在乎。”


日日树轻笑,友也从这口吻中听出了一丝嘲弄。


“让他们变成龙的那个人,也早已不是纯粹的人类了,只不过是一个可以任意转换身份姿态的,同样的龙而已。”


友也有些不太明白事情的走向,但是他绝对知道日日树所说的剧本意有所指,可他猜不到Amazing的假面部长究竟在说着怎样的故事,谁的故事,或者是,哪些人们的故事。
他只是安静的听着,乖巧的坐在日日树的怀里,听他不断的诉说扮演着一位称职的倾听者。


“住在海边的龙一直都很孤独,当然其他的龙也一样孤独,不过他更甚一些。”


“他变成龙之前就在等待一个人来带他走出深海,变成龙之后也是。”


“可惜他变成龙之前就恶名远扬,更不用说变成龙之后了,没有人会愿意接近他。”


“其实他的身边也有同伴,可是他没有感觉到。别人都说他很神秘,独来独往,行为异常,是个奇怪的人。但是他又很强大,没有人敢轻易挑战他的权威。”


“神秘只是孤独的另一种,听起来强大的说辞罢了。”


“为了拯救村子的勇者做出了改变,去求助令人敬怕的龙的这个行动,让蓝色的龙也做出了相应的改变。”


“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等的人来了。”


“这个剧本并不是烂尾,是本来就没有结局哦。因为龙和勇者的故事还在上演,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潦草收尾。”


“这次的剧本,因为只有两个主要角色,勇者就由冰鹰君扮演,龙就由你来扮演了,要好好加油啊,友也…友也君?”


日日树看着怀里不知何时哭红了眼睛的友也,有些不知所措。


友也低着头,小声的抽噎着,因为泪水附带的生理反应,声音里带了些哽咽,听起来有些令人心疼,更让日日树惊讶:“他现在还是孤单一人吗?”


“是在强撑着去做小丑么。”


微红的眼眶,湿漉漉的眼睛,带着些藏不住的胆怯。


“哦呀呀,友也君,你真的非常Amazing呢……”日日树却有些不敢注视这双带着怯意的眼睛,“我向你保证,他从最初就是自愿做出选择,而且他不曾孤单。”


“他的身边一直都有朋友。”


现在还多了一只胆小又凌厉的小兔子。


-


飞出窗外的白鸽如同他的主人一样难以预测,不知道去哪儿溜了一圈之后带回了其他的同伴,一起落在窗户边上挤成一团,互相歪着脑袋眨着眼睛,咕咕的窃窃私语。


日日树凑近友也,亲了亲他的眼睛。


窗外正是夕阳。



完。

评论

热度(77)

  1. Kyoya小熊硬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