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红宗]Kiss Me Young(1)

茧:

励志自己开垦这田地


不长,时间线在他们二年的时候






当人处在少年时期时,好奇心总是比成年后更强烈一些。


这或许也是源于自己已知的世界过于渺小的缘故,在接触到未知的事物时,就总是按捺不住好奇想要去尝试一下。有的事情会有些小小的危险,比如去触碰一只野猫,但更多的时候,则有关分享和兴奋。虽然一个人发现一项新事物时会有些孤独,但两个人在一起,孤独就全都变成值得大声嚷嚷出的新奇感。


斋宫宗和鬼龙红郎曾经也经历过那样的时期,不同的是在发现危险时,鬼龙会把斋宫下意识地挡在自己只比同龄人高大一点的身后。不过更不同的是,有些事物,他们只想与彼此分享。


比如在他们第一次在一起观看一部外国爱情片时,发现亲吻这件事情。




所有人在童年时期,总会做出一些自己在长大后无法理解的事情一样,成长后的自己无法理解自己不成熟的逻辑和思想,留下的唯有行为的记忆。像是那个吻是谁先提出模仿的,两个人的记忆里都不存在这段对话。但事情的结局是鬼龙凑过头来,尝试着碰了碰他的嘴唇,而他模仿着片子里的女主角,闭上了眼睛,任由对方的气息将自己包裹。


与现在只要想起这段记忆就会羞愧至死的反应不同,宗在那时其实并没有觉得讨厌。


该说是有点喜欢。




Kiss Me Young




1.


当然他们长大后谁都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情,虽然更多地应该是不知道用何种的表情和方式去提起。他们在初中之后分开,在各自经历了许多之后,又再次在学园里相遇。斋宫不是那个只会躲在他背后的小孩,他也不是那个在被挑衅后就会按捺不住向对方伸出拳头的不成熟的小鬼了。


再次相遇时的斋宫才华横溢,哪怕是在职业的偶像业界里,都称的上是天才,对这一点鬼龙倒是毫不怀疑。自小开始,斋宫就是个容易努力过头的人,经常会被鬼龙的母亲拜托鬼龙用各式各样的借口拉他出去,他才能休息下来——为此鬼龙的母亲不知多操了多少心。而不知是否被他母亲的习惯所影响,在他们当时成长了少许后,即使母亲不在家里,鬼龙在见到斋宫时,也会细细盘问起他诸如“今天好好吃饭了吗”“昨晚有好好休息吗”这种问题。这场景有点奇妙,跟鬼龙熟悉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所认识的鬼龙讲义气并且负责,但绝对称不上细心,似乎只有在斋宫面前,他会显得格外柔软一些。


不过在后来和斋宫分开后,他的柔软大都给了妹妹,为此,鬼龙也没少被朋友善意地嘲笑过。


关心是一个温柔的人的本能,关心的方法却需要后天的学习。鬼龙本质上是个温柔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若说是斋宫教会了他该如何关心一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错。




二年级有一个会对着人偶说话的奇怪天才。


二年级有一个很会打架的恐怖学生。


不要说别人没有办法把他们联系到一起,就连鬼龙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何种的方式去跟斋宫再次接触,儿时好友这种关系太近,陌生路人关系又太遥远。斋宫鲜少在学校里四处走动,鬼龙听别人说,除了手工部活室和表演前的排练室,他几乎不会在学校的其它地方出现。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一定要见面。


也就是想关心着问问看,他最近过的好不好而已。




习惯是一种情绪的延续。


而这种习惯性的关心,让他看到在舞台上晕倒的斋宫时,无视了身边敬人惊诧的目光,甚至无视了大多数人,干脆利落地将斋宫从舞台上抱了起来,旁若无人地向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至于那份延续的情绪究竟该如何定义,鬼龙自己也不清楚答案。友情,亲情,或者其它,好像什么都有,但哪一项又都不是。






TBC



评论

热度(61)

  1. Kyo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