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也是腦洞產物

YUT:

*英涉


*ooc注意


*有點.....髒髒的(?


每次都想到奇怪的東西 看看就好><




----------------------------




某天弓弦發現涉不太理英智



當英智要找涉搭話的時候,涉都會轉過身來找自己



「執事先生要來杯紅茶嗎~?」日日樹涉維持一貫的微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好的......謝謝您,不過我想會長大人應該是有點渴了......」瞥向日日樹涉後方的天祥院英智,正散發出''幫幫我''的奇妙氣場。



「來~您的紅茶~」


「嗯...沒事的話我就先去社團活動了~需要我的話請呼喚我,我是你的日日樹涉☆」語畢,不帶一絲停留就逕自離去,留餘下兩人的四目相望。



「會長大人這是......在吵架?」看著天祥院英智那近似哭喪的臉,伏見弓弦詢問。



「啊、嗯.....呵呵,真糟糕呢......」苦笑,這狀態已經持續了兩天,排除官腔官掉的公事對話,他們已經2天沒有說話了。



「看來生氣的是日日樹大人呢,至於吵架的原因......應該不是會長大人外遇吧......?」比較清楚兩人在交往的事,只能從情侶吵架方面著手,即便他一開始根本不想知道這事。



想當初也是英智找弓弦洽談,準確來說是單方面訴苦,說著敬人只會罵我之類的話,弓弦口風很緊讓人放心,雖說自己的確不會去講閒話,但這秘密他也不是很想知道。實際上到底算不算秘密,伏見弓弦也不是很了解──大概除了他家少爺外,旁人都看得出來。



「不......怎麼會呢,不是這個原因......」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天祥院英智只能繼續尷尬的苦笑。



「......請問是難以啟齒的事嗎?」察顏觀色,伏見弓弦有點不太想知道吵架的原因。



「......」


「......我不小心......睡著了......」艱辛的吐出語句,近乎絕望的神情,讓人看著好不同情......是建立在不知情的狀況下。



「......」大概在腦海裡轉了幾遍,伏見弓弦大致上了解事情的始末,套了轉學生教的奇怪的思路,大概就是──自己吃飽了卻不好好善後、還是最糟的情況。




「會長大人,請您、還是、好好的去謝罪吧,我想日日樹大人不會太計較的。」因為這種事大概經常發生。他想。


「嗯、那我接下來要去少爺那,請您好好加油吧,我很抱歉幫不上什麼忙。」鞠躬,迅速的離開現場。



不是他不想幫,而是會長真的......太欠揍了。

至於最後他們是怎麼合好的,貌似是偉大的學生會長使出一哭二鬧三(略)的很會裝架勢,把事情折騰得有點大──大概是敬人把兩人抓來念的程度。並保證不會再犯了,才得以被原諒。




但其實日日樹涉沒有生氣,原本不理他只是鬧著玩的,又因為真的有其他事務纏身才導致事情好像變得有點嚴重。




不過他不說的話,沒有人會知道的☆




----------------------------


會有這個是因為跟朋友討論到英智身體不好


會不會激烈運動做到一半就睡著了....(咳


*ˊˇˋ*



评论

热度(38)

  1. KyoyaYU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