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泉レオ泉】想成为knights的王吗

燃小燃_濑名泉有这么可爱:

【泉レオ泉】想成为knights的王吗
*奈次内部好狮心组好我爱奈次团
*泉レオ泉无差略感友情向,注意强烈的泉☞真
*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文风,给自己攒点欧气,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呐,セナ,我休学的时候你一直是knights的代理队长吧?”
今天的knights的训练来的只有两个人,濑名泉和月永レオ——这是濑名泉到了训练地点才知道的,鸣上岚今天刚好有拍摄请假了,朱樱司家里有事回去处理了,朔间凛月因为今天他的竹马衣更真绪没训练就跟着一起早退了,所以他只看到他们的王在这里,虽然不排除王一直在这的可能性。
看レオ没有一点想要训练的意思,泉就干脆在一旁坐下调试他的相机了。这之后过了十几分钟,旁边沉迷于作曲无法自拔的レオ突然抬头扔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哈?写糊涂了吧?很明显就是吧。”被打断了翻照片,泉心情是不爽到了极点,但碍于他和レオ关系不错,所以忍住了使出濑名拳的冲动。
不过泉的反正丝毫影响不了レオ,レオ放下笔,笑得露出了虎牙:“嗯嗯嗯~我就知道~以前我就在想了,我的knights交给セナ是最放心的!从上一次judgement就看得出来,交给セナ后的knights超——强!”
总感觉レオ话中有话,闻言泉皱了皱眉:“超~烦人!还不是因为你!知道替你管着knights有多烦吗?!再加上不懂得尊敬前辈的小鬼和不能看ゆうくん而要管这管那,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当队长。”
“哦都三年了你还没放弃那个叫游木真的孩子啊?哎呀セナ别追了放弃吧,那孩子不一定喜欢男孩子的~”
“…搞不清你国语课到底怎么上的,”泉的脸上已经是被司称之为极度危险的笑容了,“再提ゆうくん我现在就把你推下天台哦?”
“天台你不是经常和守泽羽风他们去跳舞的吗?没位子把我推下去的吧?”
“信不信下次去你家跟ruka说你坏话。”
暴击×1,レオ停止了瞎扯,想正视对面的泉,眼神却出卖了他,飘忽不定地不知道看哪儿:“那时候好胜心强嘛,现在就…啊啊好烦!”
“喂王さま…”
“我以为王さま就什么都可以做到!但是成为王さま之后…感觉没有セナ你在就不行,为什么成为王さま还是斗不过天祥院!”
“喂你冷静点啊…!”
似乎是中午把压抑了很久的情感全部宣泄出来,レオ一句句的话喊的歇斯底里地:“没有セナ就不行啊!没有セナ的话knights估计一年前就没有了,knights最需要的是セナ才对…
セナ,才应该是knights的王さま啊。”
被レオ最后一句话吓得讲不出话,回过神来后,泉果断起身伸手狠狠弹了下レオ的额头,无视レオ的“呜哇セナ你干嘛弹我”,泉开口就是一顿骂:“写曲子写糊涂了吧你,作为梦之咲学院强者knights的王さま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当年我也是看在是你一手带起的knights的面子上才一直帮你撑着这个队,要不是你在我还想退队去找ゆうくん呢——其实我去找ゆうくん他们也不会让我进Trick Star,不对扯开了。”
レオ摸着发红的额头眨了眨眼,一脸迷茫。
瞪了眼这个不成器的王さま,泉长叹了口气道:“你是笨蛋吗?骑士认定了王さま,就一直会忠心追随下去,这就是所谓的骑士道,就算王さま无能,骑士也要好好辅佐他。你是我认定的王さま,再说了你比我有天赋多了,你无能吗?只是我们knights还不够强罢了。”
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レオ很干脆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了上去:“セナ——!我果然最——喜欢你了!爱你哦!!”
“…超——烦人!”微微偏过头的泉耳尖有些发红。
他总感觉他最后一段话很像表白。


直到天暗下来,那三个不是请假就是早退的骑士也还没来,泉和レオ也只好停止其实根本没有开始的训练,准备各回各家。
“啊啊啊~感觉心情舒畅的同时inspiration也要涌上来了!”
在回家的路上,转着笔的レオ又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不知道你是托谁的福才这么开心的,”泉斜眼看着レオ,语气中尽是幸灾乐祸,“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哭喊的这么歇斯底里。”
“好啦是我是我,托セナ的福,セナ说什就是什么。”
泉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我说什么就是…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身为王さま的自觉
啊?这样可是昏君哦?”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レオ往前跑了几步然后转过身看着泉,“实际上我有点后悔当王さま啦,所以セナ你想成为knights的王吗?”
“没有,给我滚。”


【Fin.】
【这是一个有点颓废的王さま和一个啰啰嗦嗦的老妈子的故事,这就是我喜欢的泉レオ泉的相处方式,调侃加上信任,不知道信任有没有表现出来似乎以调侃为主orz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梗什么天台三傻啊浅沼聚聚原话啊什么的XD希望你们可以喜欢w】

评论

热度(46)

  1. Kyoya燃小燃_缺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