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骑士的真正意义】

曾經滄海:







在KNIGHTS 专属的STUDIO内。



气氛一如往常——— LEO 淹没在一堆纸海里不停挥笔疾书, 心里不停念念有词还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 泉整个靠着椅背, 舒适的一边喝着营养补充剂一边痴痴的滑着手机, 露出一脸欣慰的微笑; 岚专心致志的研究着最新购入的彩妆产品, 小心翼翼的把粉底均匀扫在脸颊上; 凛月整个睡死在小杏给他搭建的单人床上, 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就在众人都享受着自己的私人空间的时候, 突然间STUDIO的大门被大力推开, 司边走进来边大声的喊道「前辈们!!!!!!!!!请原谅我的无礼但我有话要说!!!!Listen to me please!!」

全体成员被司这堪似撕心裂肺的呼喊吓得不轻。

「我的灵感!啊!!我的INSIPIRATION 坐UFO飞走了!!我的名曲!!!!」

「你这臭小鬼叫甚么叫!!!!!」泉愤怒的用纸巾抹走溅到他脸上的补充液。

「小司司!人家的眼影都被你吓得画出界了!!」

「小~朱~~~~~~~~~!!!!!!!!」


在众人带点怨恨的眼光下, 司不安的咽了下口水, 挺起胸膛字正腔圆的说「I’m very sorry. 我只是想和前辈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黄金周的计划。当然身为朱樱家的承继人我已经有了个很detail的planning了, 让我们KNIGTS来个有意义的Team building week吧!」

「哈?!」


司开始滔滔不绝解释他的想法, 例如是Knights才刚齐人不久有很多事情需要磨合, 例如这是组合齐人后第一个holiday, 例如我们这样可以加深感情, 例如我们可以一起吃lunch下午茶dinner宵夜不够的话还有dessert buffet…直到泉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个爆栗。

「说重点。唠唠叨叨的烦死人了。」


「哎泉你这样可不行的哟! 小司司可是会痛的!」岚心痛的揉着末子的额头吹吹。「小司司的提议挺不错的~反正我们这假期也没有工作, 去放松一下也不错呀。」

闻言后司星星眼的望着泉, 大大的眼睛眨呀眨呀眨, 清澈的眼神里充满着期盼, 就像个讨糖的小孩。泉无奈的瞄了没表示意见的Leo一眼, 确定他完全没有把司的说话听进耳里后投降的耸耸肩, 用下巴点向leo的方向「你能把他和睡间搞定的话我没意见。虽然很麻烦但也不是不能和你们玩玩。」

原本以为会因此而知难而退的司出乎意料的兴奋的双手一拍「No problem!! 就交给我吧濑名前辈! 我保证一定会full team 出发的!」

出发当天, 泉反着白眼走进司特地准备的加长版房车中, 听到房车的后排有着敲击乐的声音, 他心跳加速的朝那声音来源走去, 一看, 然后咀角抽搐得连累下巴几乎要脱臼。


「…What? 这是幼儿园的玩具角?」

Leo 此刻正高兴的坐在白色的围栏内忘我的敲打着多拉O梦的钢片琴, 右手在旁边的白板上一直猛写, 片刻又停下笔, 拿起地上印有英文字母的骰子抛起来然后看着结果喃喃自语「嗯.. A小调吗? 好就用它开头!!」

泉决定直接无视在跟儿童非洲鼓交流的他们的队长, 顺便还十分淡定波澜不惊的跨过在地板上抱着松O熊公仔熟睡的凛月。他觉得自己接受跟应变能力瞬间又升了一个台阶。

「濑名前辈。Good morning。人已经齐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司笑得一脸纯真, 彷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他的主意。

泉暗自咽了咽口水, 点了点头后车子开始缓缓的发动。象征着这个有血有汗有泪有笑的行程正式开始。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原定的度假别墅, 虽然早知道司是个超级有钱的小鬼但看到眼前这个堪比皇宫的建筑物后泉还是牙痒痒的大力揉了司的头一下以泄他心头之恨。

忘了说是日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是游泳喝果汁吃Snack的好日子。朱樱家的管家们已经妥善的为每个成员都准备了供游泳用的衣物, 更按照了小少爷的要求在私人沙滩中放置了一个以沙为主材料堆砌而成的城堡形舞台作练习live之用。

「小司司这个实在太棒了! 真是个有创意又华丽的沙滩舞台!」岚兴奋的扑向司称赞道, 而司只是自豪的点点头「作为朱樱家的人这点小事简直是easy job。前辈们有任何needs的话也请随意告诉我, 绝不会因为待客不周而丢朱樱家的颜面。」

「这里果然还是得用那东西。小鬼,给我。」泉少有地用严肃的语气摊开手并对司说。

「不愧是professional的濑名前辈。」司以崇拜的眼光望着泉, 然后把一个看起来就很高档的麦克风恭恭敬敬的放到泉的手上。「Please, 濑名前辈。」

「please你个鬼!」泉毫不客气的给了司一个爆栗。

「给我50度的pa+++防晒霜!」


最后整个下午不要说是Team building了连齐人也没有试过。


壮志雄心的集训在第一个下午便惨遭滑铁卢, 以此为耻的司几乎清空了晚餐桌上所有的食物。岚死命的拉住他哄着说晚点开完检讨会后再来个snack time司才撅着嘴罢休。晚点在大家都洗好了澡准备在客厅进行检讨时,早就平躺在沙发上的凛月问道「啊咧~ 你们有谁看到王呀? 」众人闻言全部摇头。泉叹了一口气, 「他肯定到处乱找灵感后失踪了。那个笨蛋!」


对此表示十分理解的凛月提议并分配四个人朝东南西北方向的走廊寻找, 以一小时为限。找到后带着疑犯(?)到大厅集合。大家点头同意后便径自往自己负责的方向走去。但在泉跟岚走了不久后, 凛月突然握着司的手腕, 把食指贴在司的咀唇示意他安静后便静悄悄的跟在泉的后面, 凛月一脸不要问只要信的眼神跟表情让司也暂时放下疑问配合着凛月的动作。大家都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不敢大动作发出声音, 在看到泉打开了第三间客房的房门后, 凛月快速的跟上, 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这白痴竟然在这里! 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在门外也能听到泉的怒吼, 凛月扬起咀角, 挥手示意司安静, 快速的把房间的大门用锁头锁上, 「计划成功。他们之间应该有很多东西要聊哦, 我们去睡吧不要理他。」


司吃惊的望着那把锁, 连应该疑问凛月前辈怎么会带着锁到处走这不科学的设定都忘记了。他颤抖小声的说「濑名前辈会murder我们的! 凛月前辈!」


凛月打着呵欠, 一手拉着司离开那条走廊「没关系~ 明天我醒得来的话就去帮他们开锁。啊好困我为甚么会在这里…」


司「……」


凛月揉揉眼睛后突然话题一转跟司说道「今次旅行真是个好提议呢。小~朱。」


司:Jesus Christ凛月前辈绝对是Sleepwalking, me too……….


「啊?! 怎么把我们锁在这里了? 有人吗喂!」泉不耐烦的大力敲打着大门, 但仍然没有响应。


待回去的时候你们就死定了。泉靠在大门愤愤的想, 他有些头痛的瞄了瞄坐在地上专心致志在纸上写写写写写写的LEO, 他好像完全不被现在的处境所困扰或烦恼, 反而乐在其中的沉迷在他的音乐世界里。翠玉般的眼睛满是星彩和光芒, 灵巧修长的手指在白纸上写着一个又一个的音符。


他无奈的替他收拾散落在附近的草稿纸, 不满的朝LEO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你啊真是烦~死了。为甚么你回来后我仍要跟在你后面替你擦屁股?嗯?」


「咦咦咦这说法真不错!!粗俗但易懂有画面!有新的灵感啦!!谢啦濑名!」


谢你个鬼。泉翻了一个大白眼, 果然他跟宇宙人不是同一个频道, 连正常的对话也能被歪曲成这样。泉也不在搭理他, 径自走到窗台边看着外面看着天上皎洁莹白的月亮, 伴随着那激涛拍岸的海浪声, 原本浮躁不已的内心也慢慢平静下来, 以往种种的片段随着海浪声而慢慢浮现。他甚至有种回到了以前的感觉。


想起以前常常因为LEO突如其来的灵感而爆发被硬生生的折腾了好多个晚上。音乐室体育室甚至育饲小屋都有过他扶着额给LEO递五线谱一起唱歌改良歌词的画面。


想起因为LEO万年逃学找不着人连带着自己也被椚老师训话, 愤怒的几乎走遍了全校最后却被友人告知肇事者正在学生会接待室呼呼大睡正睡得不亦乐乎。


想起在LIVE舞台上在音乐已经终结背景也被调暗的时候突然高呼一声”现在是Encore!”便一脸兴奋的在漆黑的舞台上乱舞的LEO, 咀角狂抽的他只能够马上以耳麦请求控制室配合。


想起了以前因为失去主轴而变得崩坏分离的KNIGHTS。


想起了那天只能无语沉默地看着他逆着光而走的背影, 他所认识那个闹腾阳光又天才横溢的王身下的影子愈拉愈长, 步伐愈发沉重, 充满的只有颓败和深切的孤寂, 他急切希望他至少转过来说句话, 但那人始终没有回头。


他一直以为已经褪色的, 模糊的, 被尘封的记忆原来仍然清晰可见。


他一直以为已经遗忘的, 舍弃的, 放下的, 没用的记忆原来一直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彷佛他直立在王的面前, 用血宣誓成为保护王的骑士, 他为了他们伤痕累累, 他亦可以为了他义无反顾不舍不离。彷佛纵然时光倒流岁月凋零斗转星移, 只要王不灭, 剑未断, 人仍在, 他就会一直一直守护这个地方, 耸立在这里。不离弃, 不背叛, 只要王回头一看, 就会发现王座永远是他的位置, 只要回头, 就会看见。   


「濑名你看!今次绝对是超~超~名曲!!下次的LIVE就用他吧!!一定能赢!!」LEO兴奋的声音打断了泉的思绪, 泉抬头只见LEO面对着他笑得一脸灿烂。


「笨蛋啊你。」泉不自然的眨着眼睛, 双手环抱那脸仍然是一贯的不屑「我们那一首不是名曲了, 曲子就是我们最大的武器不是吗?」


LEO歪头看着他表示听不懂, 泉不自在的说「你回来就是我们最大的武器啊, “王”你有点自觉好不好。」


「嘻嘻~~濑名也会说这么好听的话啊! 好久不见后长大了呀王好高兴!」泉被这话堵得只能直翻白眼心里狂吐槽到底是谁还未长大天天在地下涂鸦大叫大笑大唱。


「一直以来辛苦啦~最喜欢你了,濑名。」LEO笑着迎向着泉嫌弃的眼光, 在他耳边轻轻说着。缓缓的一字一字像清脆的琴音, 像天使的光圈的一个个的敲进了, 照亮了泉心底里最柔软却也最寂寥的地方。


「婆…婆妈妈真的超~烦人的啊。」泉别扭的把脸转向另一边。月亮柔白的光恰好落在他热得发红的耳朵上。


…………
………… 
…………




后记:
「你究竟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
「?????? 是凛月带我来的呀。他说这个房间的灵感吸纳指数最高☆」
「我!!!!!!!!!!!」






在貼吧為了混個參與獎而把王騎後的腦洞寫成文www


略為嘮叨但希望能給泉leo一個(獨自對話的)機會www



评论

热度(20)

  1. Kyoya曾經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