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レオ泉】ただいま

Izuna:

心跳在把视线移到舞台边缘的位置时漏了一拍。


依旧在露天舞台上以灌注了情感的嗓音颂唱圣歌,但视线却不再只是紧紧盯着前方,也会不时移往刚才的方向。明明一点也不想被那双灼热的眼睛盯着,却还是不受控制地看过去。


幸好他的动作很小幅度,站的位置也不太显眼。分心什么的还真是有违他的风格,虽然看到游君的情况是例外。


不过,那人可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会有这样的魅力,他得要好好见识一下。


抱着这样的想法,濑名泉在表演完毕回到待机室的那刻马上转身便走,也顾不得身上还穿着自己认为“耻度很高”的圣诗班服装,以及其他人讶异的眼神。


这跟他们印象中的濑名泉不一样吧。在普通人前一副样貌,在认识的人前又是另一种态度,但其实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应该说是很多面吧。


有时候甚至无法理解自己。以前说着要让游君回到冷酷无情的现实,另一边却沉浸在美好的梦里,直到现在也依旧如此——


有同伴在的世界固然美好,但世界的美好与黑暗是并存的,人的思想决定它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占着什么样的地位,但占得少的那一方不会消失。


世界是由光明与黑暗筑成的,如果缺了任何一方的话,便不能被称为世界。即使一个人心地有多善良,他的内心依旧会有黑暗面,反之也同样。


——但是,他渐渐不愿接受那被称为现实的部份。一个人得到太多温暖就会不想再面对寒冷,他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这样的面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本应是这样的。但是为什么呢,在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一瞬,内心就彻底被看清了。


他来到了刚才那个人站的位置,环顾周围却发现已经没有人了。漫天的雪像是要填充台前的空位般,一点点的在地上堆积起来。


——天气要转凉了,还是回去吧。


这样想的下一秒,不远处突然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朝声源的方向看去,从树后走出了一个橘发少年,翠绿色的眼里映照出正在飘落的雪。


“啊啊,灵感要来了。”然后便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脸頬染上了丝丝微红,对方在手上的五线谱纸上挥舞,钢笔勾划出的弧线在脑海里经久不散。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太有艺术美了。


明明自己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还是身不由己的走了过去。在叫对方之前,对方就抬起头来,在看到他的瞬间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惊喜:“你是刚才唱歌很好听的那个人吧,我一直都在看着你!能给我哼哼歌吗?这首,我刚写的。”


当然可以。不过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毕竟对方虽然用了祈使句,但语气根本没有他拒绝的余地。


“——你还真厉害呢。”哼完一曲后,他确实打从心底的佩服。这个人是作曲家吧,每当接触到曲子的起伏时,心里都会深深的被震撼到,音符简直走出了纸张,成为了实体。


“对吧,果然我是天才啊☆”


……不过性格有点奇怪就是了。虽然说如果跟正常人一样的话怎么能算是天才,真正的天才不都像面前的少年这种类型的吗?


正因为跟被世界规律套死的一般人不一样,所以才能创造出为后世所颂传的名作。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雪很冷,濑名泉身上也穿得很单薄,毕竟圣诗班的服装就这样,跟秋装似的。他面前的人也察觉到了,把身上的大衣披在他身上。


不消几秒,自己也钻进外套里,跟他一起披着大衣看雪。如果是情侣的话,这场景一定会很浪漫。不过真正的情侣会马上离开避雪,还有什么闲心室重现少女漫画还是什么的场景,又不是存心想冷成雪人。


“你啊,很像一个我认识的人。”对方打破了方刚寂静下来的气氛,“他有着跟你一样的银发和蓝眼,唱歌也很好听。”


他不知道对方提起他人的意图,但也不反感对方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自己现在只需要当个聆听者就够了。


吸了一口气,对方又继续说了下去:“他特别的不率直,嘴上说着刻薄的话,对别人却又不是那么恶劣。某天,学校里的某个人挑起了战争,我在那战中伤痕累累,最后只能被逼着离开学校。那个孩子当时跟我说了三个字:'对不起'。明明不关他的事,明明该守护好身边人的人是我,但他却向我道歉了,为我扛起了队长的职责。”


战争吗。那样形容实在有点夸张吧,每所学校总会有那么些争斗,但战争这词语就像是随时会赴死般。


不过重点不是战争,是那个孩子。


“半年后,我重新回到学校。学校的氛围变了很多,光明面把黑暗面也照亮了,大家脸上的都是发自真心的笑。但是,那个孩子在将队长的位置交给我的时候却没有笑,说是因为他而让队伍的人气一落千丈——那种事并不重要,人气很快就可以重振起来。我有点生气,他否定的不是我的能力,而是他本身。”


光明面,黑暗面,他认同的世界观。


否定的是自己本身,他做过……不,他一直在做的事。


呐,为什么对方口中的那个孩子跟他如此的相像。但是,他与跟前的人是第一次见面,自己的学生时代也没有发生过队伍之间的争斗。


“直到现在,他也没变。而且还躲在了自己造的避风港里,真是太狡猾了。明明说好了要跟我在一起的。”


避风港……。不,是错觉,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根本没发生过那样的事,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他想要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一位高挑的女生往着对方走去,鬈起来的短发看起来像是奶油色的。 “月永哥哥——!请问你刚才有看到ruka吗?”


咔嚓。最后一根线被剪断了。


月永,还有ruka,过于熟悉的名字,即使努力想要封印起来也没有可能做到。只要有人提到的话,就会马上想起来了。


那些因为不想面对而封印起来的记忆,还有自己编造出来代替那些时代的设定,全都崩塌了,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把自己从现实中锁起来的梦境,消失了。


眼前的这个人,不要说是认识,甚至是了解得透彻。跟这个名叫月永Leo的人在一起,过着美好大于其他事物的日子,但终结的那天把一切摧毁了。


骨感的现实居然能把他以为是百战不摧的心脏击溃。从对方甩开他的手的那刻开始,他就一直把自己锁到了现在。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想起来的东​​西。倒不如说,一辈子都不要再记得。对方如今居然再出现在自己面前,更荒谬的是,内心深处根本没有忘记过他。


视线离不开他,对他的曲谱感到震撼,不抗拒他的行为……这不是已经养成了深刻的习惯吗。


‘セナ,跟我在一起吧。 ’


骗子。


看透了自己的内心,却从来都不给自己看他的机会。


破坏了他的梦境的话,就给他好好负责起来啊。


“セナ☆”熟悉的语调再次响起,他没有抬起头,对方径自说了下去,“我回来了。已经不会再逃了。”


他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挪开,脸上发烫得厉害,似乎还有什么在眼眶里打转。站起身来背过对方,抛下了一句“超烦的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上当吗给我在这等着”就急步折返待机室。


这个人总是如此突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至少也得让他离开圣诗班和教会再说啊。


嘛,反正也走不掉了,就这样下去吧。


……欢迎回来,骗子。

评论

热度(29)

  1. KyoyaIzu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