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凛泉/微Leo泉·硝烟无声

满月落:

  


硝烟无声


 


*凛泉主/微Leo泉


*大概是凛←→泉←Leo这样的恋人未满?


*反正先填平个脑洞爽了自己再说(你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热到让人烦躁的程度。


 


濑名泉在练习室的角落坐下来没多久,突然感觉到自己鼻间流出了温热的液体,滑到了唇间的少许还闯进了口腔中,一阵咸涩的铁锈味瞬间便四处散开了。


 


他叹了口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拭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热而流出的鼻血,一边轻声念叨了一句超烦人。


 


一直在墙边睡觉的朔间凛月突然抽动鼻翼嗅了嗅味道,然后睁开了双眼,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来。他一个翻身便爬了起来,转身一把将就坐在不远处的人给扑到了。


 


扑通一声,濑名泉一头撞在了墙上,捂在鼻间的纸巾也被甩了出去。


 


“啊!濑名学长你没事吧?!”一旁路过的朱樱司看到坐在角落的前辈手中的纸巾被红色的血液浸染而吓了一跳,着急地想要凑过去询问一下时又看到另一个前辈扑了过去,看着两人纷纷摔倒,他忙惊呼出声。


 


因为是练习期间的休息时间,所以还算是安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这么一声巨响,就难得地将月永Leo的注意力也给吸引走了。拿着笔用笔尖轻轻敲着手中的笔记本,他回眸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后,便愣住了。


 


“……嘶,混蛋小熊你要干什么……”濑名泉反手揉着自己的后脑,有些吃疼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压在他身上的人没有回应他,而是凑到他脸前伸出舌头来舔舐起还在不断流出的鼻血。


 


站在一旁的朱樱司愣了一下之后,忙手忙脚乱地着急起来:“等等朔间学长鼻血很脏的!”


 


“阿啦阿啦小凛月你快起来,脏死了不要舔了……”鸣上岚也放下了手中的镜子跑了过来,和朱樱司一起拉扯着朔间凛月。


 


“小熊你快点起来,脏死了笨蛋!”有些恼羞成怒的濑名泉也伸手推了朔间凛月一下,配合着拉扯他的二人一起用力,朔间凛月终于被拽走了。


 


揉着后脑坐直了身子,濑名泉一边抹着还在流淌的鼻血,一边转身去找刚才被扑到时甩出去的纸巾。


 


“你没事吧,阿濑。”不知道何时走过来的月永Leo在濑名泉面前蹲了下来,将刚才捡过来的纸巾抽出一张来轻轻贴在了他的鼻间。


 


眨了眨眼的濑名泉伸手接过纸巾自己按住了鼻子后,摇了摇头回应道没事。


 


被鸣上岚和朱樱司驾着拖到一边的朔间凛月舔了舔下唇,将舌尖的血悉数吞下去之后,红色的眸子暗了暗,紧紧地盯着那边的两个人看个不停。


 


“小濑~你是不是中暑了~”朔间凛月甩开了身后两人的手,又晃晃悠悠地跑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濑名泉身边后,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腰。


 


生怕他一个不注意又扑过来舔自己的鼻血,濑名泉下意识便抬起了空着的手按在了他的脸上把人往外推搡着,一边推一边说别过来。


 


“哎~无情。我只是想说如果小濑中暑了的话,我送你去保健室呀~然后我们一起休息,保健室的床可软了呢。”毫不在意的朔间凛月偏了下脑袋躲开了濑名泉的手后,转了下方向将自己的下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抬眼看了一眼正对面的月永Leo之后,勾唇笑了笑。


 


莫名感觉到一阵挑衅的意味,月永Leo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毛后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轻叹了口气:“阿凛,如果阿濑真的中暑了,你还这么抱着他可是会更严重的。”


 


话音未落,年轻的King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兴奋地握了握拳,大声念叨着哦哦哦来灵感了,夏天的美妙也可以写成一首完美的曲子啊。一边念叨一边转身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重新拿起他的笔和笔记本,唰唰唰地奋笔疾书起来。


 


朔间凛月嘟了嘟嘴,露出了一副略显无趣的神情后,笑着歪头看着自己靠着的人,笑弯了双眼,“那么,要去保健室吗小濑?”


 


回头看了一眼莫名开心的人,濑名泉皱了皱眉沉吟了会,还是摇了摇头。


 


“你要是想去睡觉的话,就自己去好了。”濑名泉将手中已经红透的纸巾揉成团扔到了垃圾桶里,重新抽出了一张来,“只是流个鼻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啊!这是怎么了濑名学长!快点去保健室,凛月不要缠着濑名学长了,快跟我走,中暑可不能小看呀!”


 


替大家买来了冰凉可口的饮料的小杏推门就看到了正在擦拭鼻血的濑名泉,她忙将手里的东西塞给朱樱司之后,就冲过去打断了他的话,一边将朔间凛月拉开,一边拽起了濑名泉拉着他的手匆匆地离开了练习室。


 


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的鸣上岚有些宠溺地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小杏还真是风一样呢~”


 


坐在地上伸了伸懒腰的朔间凛月揉了揉自己黑色的头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后,他顺着那道视线望了过去。


 


正在写曲的月永Leo看到朔间凛月转了过来,便毫不在意地冲他笑了一下。


 


眨了眨眼,默默看了他许久后,朔间凛月才笑着回应了他们的King,然后眯着暗红的眸子,翻身重新躺回了地上。


 


 


就差拍着胸口向天发誓自己不会乱跑才终于把放不下心来的小杏打发走,濑名泉躺在保健室纯白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半晌,长叹了一口气。


 


每天没事就在保健室待着的佐贺美老师凡是遇到这种关键时刻往往都不在这里,所以一开始濑名泉也就没打算来的。


 


不过既然已经被拖来了,鼻血好像也停止了,趁着这个机会稍微休息一会儿似乎也挺好的。


 


保健室朝阴,窗外又有树林,只要将窗户打开一点,整个房间里就都会有着阵阵微风,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也算的上是凉爽的了。


 


夏天真的很热,热到让人感觉由内而外都很烦躁。


 


翻了个身的濑名泉抬眼看向了窗外,蓝色的眸子像是蔚蓝而又无云的天空一般,沉静的很。


 


有点在意少练习这么一段时间会不会对过几日的live演出造成影响,可是自己又好像是真的中暑了头疼胸闷的紧,此时被强行按倒在了柔软的床铺间之后,在想爬起来真的好像没有力气了。


 


……明天双倍练习把今天的份补上吧……在意识渐渐远去之前,濑名泉这样想到。


 


而在睡着前的最后几秒中,他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他们的King和朔间凛月。真的是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想到他们呢。


 


 


趴在床边细细打量着床上睡着的人安稳的睡颜,朔间凛月伸手撩拨了一下他额前银灰色的刘海,感觉到顺滑的发丝在指尖滑动,他莫名满足地笑了笑。


 


练习结束后本来想赶紧找个地方去睡觉的,可是经过保健室的窗口时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安静躺着的濑名泉,于是等到朔间凛月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翻窗跑了进来。


 


这人平时总是傲气又别扭的样子,没想到睡着的时候倒是可爱的很啊。


 


朔间凛月毫无自觉地轻轻笑着,修长的手从额发滑了下来,轻轻用指腹滑过了濑名泉的眉眼和长长的睫毛,又滑过了他脸颊细腻的肌肤,最后停留在了他泛着浅浅红色还有些干裂的唇瓣上。


 


指腹来回抚摸着,微微裂开的唇瓣传来了一点微微刺刺的感觉,却异样地给了朔间凛月一种真实感。否则大概真的会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哪里睡着了而进入了一个有点好玩的梦里。


 


红色的眸子里满满全是濑名泉安详的睡颜,朔间凛月脑海里忽然被一种可怕的想法给占领了。


 


当他意识到这个想法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起身撑着床边,去实践了。


 


唇间传来的温热的触感和刚才那种刺刺的感觉,朔间凛月回过神来,发现濑名泉的脸在眼前放大了许多倍,此时仿佛只要静下心来,就能连他的睫毛有多少根都数清的样子。


 


被偷吻的人睡的依然很熟,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朔间凛月便伸出舌尖来,轻轻地舔过了他有些干裂的唇瓣。


 


窗边忽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响声,似乎是鞋尖踢到了墙的声音。


 


朔间凛月抬头望了过去,看见那个橙发的人站在窗边,紧紧地盯着他们。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空气凝重而又安静的让人有些窒息。


 


 


最终打破这诡异的气氛的是月永Leo,他抬手抓了抓自己本就有些凌乱的发,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屋内那个还压在睡熟的人上方的黑发少年忽然冲他灿烂地笑了一下。


 


嘴角上扬到堪称得意的弧度,尖尖的犬牙也露了出来。


 


“嘁,好好的灵感突然被打断了,啊啊,真是烦人啊。”月永Leo抬眼看了看头顶的树荫,仿佛没有看到朔间凛月的笑容一般抓着自己的头发苦恼地念叨着,然后便迈开步伐离开了。


 


 


内心深处迸发出了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兴奋感,甚至有一种梦幻祭上让气势昂扬的对手完败的错觉。


 


朔间凛月嘻嘻笑出了声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濑名泉忽然睁开了双眼。


 


耀眼的蓝色对上妖艳的红色,两人看着自己的样子倒映在对方如宝石一般美丽的瞳孔中,不约而同地愣了半晌。


 


“……小熊,你这是要干什么?”回过神来的濑名泉歪头看着朔间凛月双手撑在自己枕边压在上方的动作,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


 


“嗯~小濑睡着的样子太少见了,想凑近点看个仔细。”


 


眨了眨眼,濑名泉对这个回答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之后,伸手推开了他,然后从床铺间坐了起来。


 


“练习呢?”


 


“结束了~”朔间凛月站在床边看了濑名泉好一会儿,忽然笑着蹲了下来,重新趴在了他的床边,将红色的眸子笑的弯了起来,“要一起回家吗?小濑。”


 


低头看了一眼趴在那儿的人,黑色而又柔软的头发在额前随着主人的动作晃动了两下,看上去有些好笑。濑名泉歪头望了望窗外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篇橙红色的景色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普通地走回去的话可以勉强陪你一次,不过今天可没有力气和你赛跑。”


 


“啊啊,慢慢地~走回去就好。”


 


朔间凛月话音还未落干净,他便听到坐在那里的人好像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说了好。


 


这一声轻笑,像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闯进了心间,来回地响彻了整个胸腔。


 


 


 


 


 


 


 

评论

热度(78)

  1. Kyoya满月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