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狮心组]Shall we dance

万劫:

放出突发狮心合志里自己的文!


有一点点作者自己真的说不清攻受的自行车,按照自己的习惯打了双边tag,没有真正的那啥行为。


真的只是一点点。






感谢日日日感谢光辉骑士!!!!!




<<






距离Knights的星曜祭演出还有一天时间——


结束最后一次彩排之后的几个人都已经有些气喘吁吁。虽然是寒冷的冬天,大家的体力也都经过了足够的锻炼,不过在长时间的歌舞之后难免也会多少露出几分疲态。制作人贴心地为大家分发了准备好的毛巾,也简明地指出了尚可改进的要点。在短暂的集体讨论之后就是该各自回家的时候了,毕竟明天就是要持续一整天的重要演出,前一天理应好好地休息才是。


“哎呀,对了,濑名!”在众人已经准备离开的时候,Leo突然开口叫住了走在最后面的泉。其他人也因此而投来了目光,而国王大人迅速露出了非常明朗的笑容。


“有事要单独找濑名,你们先走吧——哎呀,明天见明天见!”


 


“把人都支开的理由真是烂的可以,你果然就是笨蛋吗——说吧,想做什么?”


在其他人都带着疑惑而离开之后,泉才转向了身边的人,Leo的额上还带着薄汗,大概暂时还不会觉得冷。这身演出服不算保暖,泉在确认过质地之后就买了两大包暖宝宝回来,现在他的后背还能感觉到一阵阵的热度,他知道Leo也是一样的。这个认知让他觉得还算放心。


而Leo的注意力似乎并没有真的放在他身上,他正侧着头,仿佛认真地侧耳倾听着什么。泉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也跟着一道试着聆听起来。


虽然时间不早,天色早就暗下去了,不过此刻梦之咲的校园里并不算冷清。很多人都依然在为明天的表演而做着准备,远远近近的舞台也搭起了若干处。似乎还有正在彩排的陌生组合,不熟悉的旋律隐隐约约地传过来,能听到一点断续的片段,却刚好无法捕捉完整的旋律。那种感觉让人心里有点不舒服的痒,好像什么差一点就能得到的东西,就会格外地想要到手——


然后另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泉是真的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那是身边的Leo,他突然就唱起了泉所听到的那首曲子——也并不确切的是那首曲子,Leo虽然有着天赋,但可不会表现在什么过人的听力上。他显然是和泉一样,只听到了一些破碎的片段,不过这难不倒他,只要随心地哼唱下去,就可以补完成一首带上了他自己风格的,完整的乐曲了。


Leo对上泉的视线,看着那双澄澈的蓝色双眼一瞬间流露出的,让他感到无比熟悉的惊讶与欣赏,忍不住露出了十分得意的笑容,并且突然有了个很棒的主意。他们还穿着为了最终彩排而换上的演出服,这很好,刚好适合他一边唱着自己的旋律,一边退后一步,向着泉弯下腰,做了个邀舞的手势。


说起来,这支曲子温和而轻快,适合圣诞节前的、刚刚下过雪的夜晚,也适合跳舞。


 


所在的舞台是为了明天的演出而搭建的,应着圣诞的主题而做了各种精致的布置,Knights里的每个人都明显地表达过对它的赞赏。而此刻,几盏主要的聚光灯都随着彩排的结束而关闭,只有舞台上的地灯还亮着几盏。虽然完全达不到进行演出的要求,但是用来让两个人跳一支舞倒是刚好合适。


泉没拒绝Leo的要求——他确实是站在那儿犹豫了一下,可是Leo略微地抬起头来,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那双绿眼睛的上目线让他本来想要说出口的话都消失在了唇边。至少应该嘀咕一句笨蛋吧,这样的行为可的确是很笨蛋的,把我留下来就是为了这个吗,我们的王真是超麻烦。可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出口。濑名泉用自己并不太陌生的方式回了个礼,然后配合向前迈了半步。


他们的手臂搭在了一起,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这样的姿势有点别扭——不过也可以稍微忍耐一下。原本就是两个擅长舞蹈的家伙,也并不缺乏真正的默契,凑在一起足够成为对方完美的舞伴。


 


他们一道在舞台上慢慢地转着圈,Leo随意地哼着伴奏,泉能听出来,他给最初的那首曲子创作出了不少的变奏版本。两人的姿势也随着旋律的变换而有所不同,泉在Leo试图尝试一次旋转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不知不觉就成了双手都相互紧握着的姿势。


这样握紧了双手的时候,就会感到有什么空缺许久的东西仿佛正在被慢慢地填满了。如果一圈不够的话就再转一圈,再转一圈。就好像钟表的指针也能一起旋转,好像这样下去就能偷回很多溜走的时间。冷空气扑在脸上,让他们的脸颊都染上了一点红色,不过这不会影响到笑容的温度。


泉在稍微摸清了规律之后,和着Leo的声音也唱了起来,同样是没有歌词的吟唱和轻哼。现在的他已经不会走音了——不知道不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Leo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了几分。他高兴地和泉一起把那段已经让两个人都足够熟悉的,天知道和原版是否相同的主旋律又唱了一遍,然后拉着泉稳稳地停了下来。


他们的确都是在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本的乐曲声早已停止了,远处大概还有人在喧哗,但仿佛被距离隔绝出了这个世界。他们的周遭安安静静的,足以听到落雪,心跳,和脉搏。


 


“濑名。”


Leo低声地念了一次面前的人的名字,他们正站在昏暗的舞台中央,明天他们也会站在这里,会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带来Knights暌违已久的全员演出。不过现在,现在还有时间,现在没有人能打扰,现在的这里只有两个人。


灯光已经全都熄灭了,不过天上的月亮还在,远处也有路灯的光芒漫过来,这已经足够他们看清对方的面庞了。毕竟他们那么近。


泉露出了一个细微而明亮的微笑,他的眼睫动了动,慢慢地垂下来,把泛着月光的蓝色湖面遮住了大半。然后他低下头去,轻轻地吻上了Leo的双唇。


 


一颗星星闪烁起来,一百颗星星闪烁起来。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不过校园并没有像是平时一样施行门禁——毕竟是大型活动的前夜,会有许多人参与到准备之中,所以也会稍微破例。Leo和泉换下了演出服,裹好大衣一道走出校门去。泉看过表后就放下心来——距离末班车还有一段时间,不用担心无法回家。


虽然之前做了一些计划外的事情,不过也不能影响到明天的演出嘛。


他们并肩站在车站里等车,Leo在不知不觉间就靠了过来,半个人都倚在了泉的身上。泉试图用眼神制止他,不过这也太徒劳了。他最后还是拉长声音开了口。


“很,重。都说过不要一声不吭地就靠过来了……”


“但是很冷啊,濑名的身上很暖和。”Leo理直气壮地说着,没有一点要挪开的意思,“那个啊,下一趟要来的是去濑名家的车吧?”


“谁知道啊……应该是吧?”


Leo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好的,决定了!今晚去濑名家住吧!”


这未免也太猝不及防了些。泉猛地转头去看趴在自己身上的人,Leo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反而抬起头来非常坦然地笑了笑:“之前不是也经常去吗?有点想念濑名房间的味道了,哎呀,上次去是……”


他好像是因为意外的遗忘而忽然慌张了起来,一下子站直了身子,揉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在回忆什么:“是,啊啊,应该是记得的——”


“反正你那时候也总是来吧,”泉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身边的家伙,“最后一次具体是什么时候,谁会记得这么麻烦的事啊。好了,你要来就来吧,原本也是我家比较近……”


Leo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欢呼,他迅速地凑过来,亲了一下泉的脸颊,然后又迅速地回到了原位:“超爱你的!”


“突然做什么奇怪的事啊!”


“嗯?但是濑名刚刚不是还——”


“闭嘴,”泉干脆地截断了Leo的话,他嘀咕着转开了头,“吵死了……啊,来了。不要说多余的话了,快点上车。”


 


告知家人的事在用手机就可以完成。他们两个并肩坐在后排的双人座上,各自往家中打了个电话。泉的父母对Leo并不陌生,Luka对于哥哥要外宿的事情也完全没有抗拒。车辆行驶需要一点时间,泉在大衣口袋里摸到了自己的ipod,又稍微有点不情愿当着Leo的面把它掏出来。


毕竟这家伙一定会要过一只耳机去听的……而里面的歌其实已经有很久都没有更新过了。倒是完全可以预料到对方的反应,他决定还是不要把那个情景化为现实。


但是无事可做的旅程就会让人格外容易困倦,泉原本是想要看看窗外的,但总觉得脑袋不知不觉间就变得越来越沉。在他靠到车窗玻璃上之前,一只手从另一侧伸过来,温和而不容拒绝地把他拉向了那边的肩膀。


“……很硬,而且太矮了。”


Leo吹了一声口哨,除此之外就没有对这句挑衅一样的抱怨做出任何回应。而泉因为有了稳定的支撑而很快就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直到车子快要到站的时候才被Leo叫醒。


 


“完全没变嘛,濑名的房间!”


“能有什么变化啊。”泉随口说着,把自己的提包放在了桌上。而Leo的注意力已经投向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袋子,“这是什么,毛线织成的,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究竟给那个叫游君的孩子织了多少围巾啊,就算这样也不肯分我一条吗——”


“那个不是——”


在泉制止之前,Leo已经把袋子里的东西抽了出来。原本被团在一起的织物随着他的动作而被展开,并不是什么围巾,而是灰蓝色的线织手套和帽子。Leo有些意外地“喔”了一声,而泉感到了一丝微妙的窘迫:“……不是围巾。看样子也知道吧?围巾应该是很整齐的东西啊。”


“说不定是‘拿来练手’的围巾嘛,”Leo笑着说出了打趣的话,他们都一下子联想到了泉在给朱樱司圣诞礼物时做的注释。泉索性也和Leo并肩坐到了床边,并且非常方便地踢了两下拿自己来开玩笑的国王大人。而Leo又低下头去看那副手套,他自觉自动地带上了手套,伸出双手一边端详一边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很合适嘛——莫非是送我的吗?濑名还没送我圣诞礼物啊,送我吧,喂,这个总该送我了吧!”


那副手套对他来说的确合适,尺寸没什么偏差,真是幸运。泉打量了一下,又把帽子也给Leo戴上了。Leo难得乖巧地任由的摆弄,然后他们四目相对,那双上扬的绿眼睛里闪着跃动不已的光。就算这家伙抿住了唇,也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正被他压抑着的是一个怎样的笑容。


“……是啊。”泉慢慢地说,“确实是送你的,满怀感激地收好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车上迷迷糊糊睡过一阵子的原因,等真正把整个人塞进棉被里的时候,泉反而没了睡意。


这可不是什么好情况。他想着要不要去倒杯水喝,又想到Leo就在旁边的床上睡着——他自己打了个地铺,把爱喊冷的国王大人强行塞到了床上——担心会不会因此而影响到已经睡着的人。Leo是容易被惊醒的类型,这一点他也一直都没有忘记。


暗搓搓地辗转反侧半晌之后,泉终于忍不住坐起了身。就算不能出门去,稍微坐一阵子说不定也会对睡不着的状况有所改善。而令他十分意外的是,当他望向床铺的方向,就对上了一双毫无睡意的绿色眼睛。


墙角的夜灯一直亮着,没有看错的可能性。Leo索性也坐起身来,主动承认了自己也没睡着。


“……但是感觉濑名也在努力入睡,起来的话大家就都睡不着了吧。”


那和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区别。泉这么想着叹了口气,而Leo已经抱怨了起来:“……而且很冷。”


“哈啊?明明床铺都让给你了吧。”


Leo已经趴到了床边,半个身体都探出来,凑到泉的面前:“还是很冷——而且我想和濑名一起睡。”


趁着泉说不出话的档口,Leo非常坦然地又重复了一次自己的诉求。


“我想和濑名一起睡。”


 


后文 http://www.jianshu.com/p/f3af73cbda2d 或者直接↓


真的没料想到这种独轮车还会被屏蔽总之后文点我

评论

热度(138)

  1. Kyoya万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