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Café 【Leo泉】

葉:

  濑名泉的店里最近来了一个客人。那个客人来的时间点不确切,但每天都来,经常点的东西是番茄肉酱意面和香草拿铁。濑名泉注意到那个客人经常吃饭吃到一半就不吃了,埋头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什么,像被什么东西上身了一样。濑名泉还注意到那个客人穿得很简单,白T恤加牛仔裤,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白T恤和牛仔裤穿得这么好看的。


  所以濑名泉对那个客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人长得挺好看的,就是脑子不大好使。


  有次濑名泉在收拾那个客人的盘子的时候,看见桌子上留了一张便签。上面写了一小段谱子,结尾处还画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濑名泉试着照着那段谱子哼了一下,很轻快的一段曲子,让他不禁想起那个客人随意扎起的头发。随着动作而晃晃悠悠,像是晒太阳时狮子的尾巴。


  那个客人每天来已经将近一个月,因为上次的那段曲子,濑名泉一看到那个客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注意他的头发。看上去细软细软的,在阳光下会泛起好看的颜色,濑名泉就想摸上去也会不会是细软细软的。


  有一天吃完了晚餐,那个客人没有走出餐厅却走到了前台,他抓了抓头发,“老板,不好意思。我忘带钱包了,请问可以记账吗?”


  “可以。”打开了记账本,濑名泉拿起笔垂着眼睛,“名字。”


  那个客人就笑,他笑得眼睛亮闪闪的,像是星星月亮太阳全部都落进去了,“月永雷欧。”


 


  月永写曲子的时候笔突然没了水,把笔一扔他就冲出门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笔。跑到转角处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人往前一冲,好不容易才找回重心。气都还没喘匀,他又回头走了几步,朝坐在长椅上的人搭话,“请问一下,这附近最近的便利店要怎么走?”


  那个人在抽烟,隔着一层浮动的烟,他湖蓝色的眼睛给人一种很冷淡的感觉。听见了月永的声音,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往旁边一指,“转弯,下个路口再左转。”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傲气倦懒的味道,像猫。路灯的光落在他身上,勾勒出他整个人的轮廓,月永觉得原来一个人仅仅是轮廓也能够这么好看。


  抽了抽鼻子,月永被烟呛得打了个喷嚏,他不喜欢烟味。咳了几声勉强适应以后,他又走到了那个人面前,故作惊讶地说,“原来是你啊老板,这大晚上的,好巧。”


  没有回答,濑名泉只是抬起眼睛静静地凝视了月永两秒,然后继续低头抽烟。


  “今晚夜色这么好,老板你是不是来看星星啊?”月永仰起脸看今晚很明亮的星星,他笑,“我也喜欢星星,要不要我们聊一聊?”


  濑名泉不搭理月永,依旧静静地抽烟,样子斯文而冷淡。


  月永不管濑名泉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个没完,“老板,你要是不喜欢星星我们可以聊点别的。历史军事宗教文学音乐你喜欢哪一个,说不定我们的兴趣会很相似。”


  “老板你是不是喜欢画画啊,你拿起画笔低头画画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老板今天晚上风好大,你不是看星星的话是不是出来吹风啊,好有情调。”


  被烦得实在是受不了了,濑名泉掐灭了手中的烟。他瞟了月永一眼,湖蓝色的眼里满是不耐烦,“我不叫老板,我叫濑名泉。”


 


  进入梅雨季节以后,雨下得有气无力而连绵不绝,愿意出门的人少了很多,餐厅迎来了淡季。但月永还是每天都会来,依旧经常点番茄肉酱意面和香草拿铁。整间店只有月永一个人,闲着没事,濑名泉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濑名泉问,你自己不会做饭?


  月永就回答,会啊,泡面。


  濑名泉就说,哦。


  然后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都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月永就朝前台的濑名泉挥手。他笑,笑得肆无忌惮的,像个大孩子,“濑名,陪我吃饭吧,我请你喝饮料。”


  濑名泉挑了挑眉,声音懒洋洋的,“用我店里的东西请我?”


  放下了叉子,月永擦了擦嘴,“那我现在去便利店买一瓶?”


  “谢谢。”濑名泉回答地轻描淡写,“我拒绝。”然后他就拿着一杯冰水在月永对面的座位坐下了。


  低头吃了一口意面,月永抬起眼睛看濑名泉,“濑名不喜欢喝饮料啊。”


  “不喜欢,热量糖分太高。”说到这些,濑名泉又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你每次来都是点咖啡意面这些东西,这么搭配很不营养。”


  悠然自得地吃着意面,月永就问,“那要怎么搭配?”


  “熏鱼三明治和鲜榨果汁,清煮鳟鱼片和蔬菜沙拉,或者罗宋汤面包蛊和煎牛排。”


  月永就笑,“那以后我来吃饭的时候濑名帮我搭配吧。”


  “你就不怕我坑你,故意给你上店里最贵的东西。”


  月永大大方方地回答,“不怕。”


  “不要。”濑名泉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冰水,“麻烦。”


 


  虽然说是麻烦,但下次月永去吃饭准备点单的时候,濑名泉就说,今天的推荐是三文鱼沙拉和蔬菜焗饭。月永就笑,笑得眼睛亮闪闪的,“可是外面的黑板招牌上没有写。”


  瞟了月永一眼,濑名泉就回答,“我刚刚决定的,要你管。”


  再下次的时候,月永进店以后就不点单了,坐在座位上玩桌子上的餐巾。等个十几分钟,濑名泉就端着托盘走过来了。


  月永就说,“濑名,我请你喝冰水吧。”


  拿着一杯冰水在月永对面坐下了,濑名泉就回答,“我记到你账上了。”


  吃了一口熏鸡肉,月永就咬着叉子问,“濑名最近有时间吗?”


  没有回答,濑名泉反问月永,“干什么?”


  月永大大方方地望着濑名泉的眼睛,“我想邀请濑名出去逛逛,水族馆游乐园电影院画展都可以,坐在路边吹风看星星也可以。”


  “谢谢。”濑名泉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冰水,“我拒绝。”


 


  说是不去,濑名泉就真的没有去。梅雨季节已经结束,天空在一瞬之间放晴。开始入秋,阳光明媚而不刺眼,空气也变得很凉爽,餐厅迎来了旺季。


  坐在常坐的位置,月永又像以前一样一边神游一边吃饭。吃完饭以后他也不走,点杯喝的东西坐在那里写曲子,写完以后他就懒洋洋地托着腮看濑名泉。濑名泉在这个时候很忙,忙着收钱,找零,接受有意无意爱慕的目光,付出有礼貌的话。


  有天阳光很好,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店里没什么人。好不容易闲下来了,濑名泉就出去透气抽根烟,月永就咬着吸管看他。他走进了路边樱树的阴影里低头点烟,白皙的脖颈上落着斑驳的树影。眯着眼睛抽完一根烟以后,他又走了回来,步子慢慢悠悠地,带着几分倦懒的味道,像猫。阳光落在了他身上,落进了他的眼睛,将他整个人都浸透了。


  从月永桌子旁走过的时候,濑名泉随口问了一句,“笑什么呢,这么欢。”


  笑得眼睛亮闪闪的,月永的眼里像是星星月亮太阳全部都落进去了。他回答,“我刚刚看见了萤火虫,在发光,很好看。”


  濑名泉挑眉,“白天?”


  月永点头,“是。”


 


  准备关店的时候,濑名泉发现原来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月永还没有走,坐在座位上用餐巾折飞机玩。走到了月永旁边,濑名泉问,“你没带伞?”


  认真地低头折着飞机,月永就回答,“带了,但濑名没带伞吧?”


  沉默了几秒,濑名泉就回答,“是。”


  “那刚好,我有伞。”月永似乎是一直在等这句话,他笑得眼睛弯弯的,“一起走吧。”


 


  雨噼里啪啦地落着,打在了地上发出嘈杂的声音。撑着同一把伞,月永就和濑名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月永说,“没有去水族馆游乐园,没有去路边吹风看星星,但这样子也挺好的,这场雨下得多好多有情调啊。”


  濑名泉就说,“这场雨下得这么突然,除了能降温有点用还有什么意义。”


  月永就笑,“濑名怕热,真的好像猫啊。”


  濑名泉就回答,“你烦死了。”


  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两个人要走的方向不一样。月永要把伞给濑名泉,濑名泉不要,他挑眉,“你以为我是小女生淋一下就会感冒?”


  月永就回答,“我住得近,跑几步就到了。而且在雨中狂奔,多有意思多有情调啊。”


  看了看月永,濑名泉没有在多说些什么了,他接过了那把伞。既然有伞拿就不要假惺惺地拒绝了,他不想淋雨。


  走了几步,濑名泉又听见背后月永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月永朝他笑,他绿色的眼睛亮闪闪的,像是被雨洗过一样,“濑名,我就这么一把伞。”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濑名泉也转过头继续向前走,他注意到伞柄上有个金色的行星图案,很好看。雨还是噼里啪啦下得很大,濑名泉却慢慢悠悠地走得不急,他没有告诉月永其实他今天是开车过来的。


 


  昨天晚上下过雨之后空气还很潮湿,天色暗得像是傍晚,很适合睡觉,店里的客人又变得只有月永一个人。闲着没事,濑名泉就和月永聊天。


  看着刚刚月永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记下的谱子,濑名泉就问,“你是作曲家?”


  “对,很了不起吧!”月永咬着吸管喝柠檬水,他拿着记曲子的笔记本笑得像个得意的孩子,“濑名要不要看我写的曲子?”


  淡淡地瞥了月永一眼,濑名泉接过了那个笔记本。他看笔记本上刚刚月永写的曲子,很温柔的一支曲子,他问月永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


  月永正咬着吸管戳杯子里的冰块,听到濑名泉的问题以后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濑名一号》!”


  濑名泉挑了挑眉,“你品位真差。”


  月永就笑,他笑得肆无忌惮无忧无虑的,“我想听濑名哼一下这支曲子。”


  濑名泉就回答,“我拒绝。”


  月永盯着濑名泉的眼睛看,“我喜欢濑名的声音。”他的目光亮闪闪的十分真切,没有半点虚假的部分。


  被月永看得有些不自在,濑名泉扭过头咳嗽了一声,他说,“就这一次。”


  这支曲子调子深情而温柔,像是写给恋人的情话。照着谱子哼到一半的时候,濑名泉无意看了月永一眼,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一句话:你亲吻了阳光,用你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把这句话合着谱子唱了出来,唱出来以后他又愣了一下,这太矫情了。


  月永却不觉得这矫情,他专注地望着濑名泉的眼睛,肆无忌惮地笑,“我喜欢濑名的歌词。”然后他吻了濑名泉。


 


  这几天雨下得反复无常,昨天才停了一会儿,今天又噼里啪啦地砸起了雨。想着今天也许又只会有月永一个客人了,濑名泉就真的看见月永走进店里来了。他没有打伞,整个人都被淋得很狼狈。雨水从他身上往下滴,在空中闪现出明亮的光,然后在地上留下了不规则的水痕。


  皱了皱眉,濑名泉扔给月永一条毛巾,“这么大的雨,不打伞你是傻了吗?”


  月永用毛巾擦了擦脸又胡乱擦了擦头发,他把头发散开了,乱糟糟的,濑名泉看不下去了就拿过毛巾帮他擦头发。月永就笑,眼睛亮闪闪的,像是星星太阳月亮全部落进去了,“我的伞在濑名那里啊。”


  想起那把还放在自己家的伞,濑名泉有些语塞,他咳嗽了一下,“我明天把伞拿来还你。”


  月永盯着濑名泉的眼睛笑,“我都来找濑名要伞了,但我欠了那么多钱,濑名都不找我讨债啊。”


  濑名泉挑了挑眉,“难道你会不给钱?”


  月永眨了眨眼睛,他笑得眼睛弯弯的,“我不知道。”


  “随便你。”濑名泉把脸凑到了月永面前,他盯着月永的眼睛看,“反正我也没记。”然后他吻了月永。


 


  外面雨还在下,噼里啪啦而反复无常。最后在这里呢,最后在这里呢,雨落在咖啡店雨蓬上,两个人相爱了。


 


 


Fin.


 

评论

热度(67)

  1. Kyo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