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英零】【文末有彩蛋】「为什么朔间前辈好像从来不缺活动经费啊?」

花园露台:

7.23更改


因为设定方面出了点问题所以锁文做了一些修改,总之非常抱歉...所以在正文后送上小彩蛋。


以下。


=====================




不知不觉脑洞了一个系列短篇,叫做「我们所不知道的梦之咲」,所以之前发的那一篇也稍微改了下题目。基本都会是全员日常向,但是是英零前提哦。




本篇是真绪的脑内小剧场,时间点是S1前,Trickstar排练期间,地点是2年级B班。


英零不在场却有全场的存在感,谢谢。(修改后不仅在场还干了起来)(不


其实文章说的也是我对英零这对的一些想法吧。


OOC大概有,小小剧透或许有。我要我的公式书啊快点漂洋过海到我怀里吧....






总而言之,朔间前辈真是个长袖善舞的角色啊.....(真绪腔 (慢着




====================================================




昨天Trickstar排练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北斗嘟囔了一句「为什么朔间前辈好像从来没缺过活动经费的样子…」,真绪也忍不住在意了起来。




社团和组合的经费都是学生会的拨款,作为学生会的会计,真绪其实很早就注意到朔间前辈带领的「UNDEAD」和轻音部在财务方面的一些蹊跷之处。明明支出远超过其他社团,却还是一如既往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在得知Trickstar为改变梦之咲而对学生会发起的挑战,朔间前辈还毫不犹豫地替Trickstar包下了一整个星期的隔音练习室。当时Trickstar全员又兴奋又感激的画面,真绪依然历历在目。虽然隔音练习室算不上是梦之咲最上乘的练习室,但至少在设备上可以满足他们任何需求了,而且这一包可是一周时间,这可不是像Trickstar这样的组合能随便负担得起的,而在朔间前辈那里不过是动一下手指的事。但是活动经费要说多么唾手可得那根本是不可能,自己所在的篮球部部长守泽前辈,不知道为他的组合流星队花费了多少精力额外打工才能补贴活动所需的支出。学生会是根据社团及组合的表现来决定拨款,但是众所周知,UNDEAD因为白天病弱的朔间前辈和四处拈花惹草的羽风前辈,能全员集合表演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全员出演质量也很不稳定。而在轻音部的时间,朔间前辈多半也是躺在棺材里面吧。




虽然之前在查看财务报表的时候就想过询问会长和副会长,但又觉得这或许是组合和社团私事,不便过问。


好在意。




夏日闷热的空气把真绪紧紧地罩在课桌上,还有几秒下课铃就要打响,而趴在桌上思考着这个问题的他并不像往常一样有做出抬头预备动作的倾向。




「真绪,你没事吧?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下课铃声响起后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的晃牙难得关心了一下自己的同班同学。




「话说晃牙,你应该算是在学校里最了解朔间前辈的人了吧,既是轻音部的部员,又是UD的成员。朔间前辈他....从来没有在活动经费上遇到什么资金周转难题吗?」


居然问出了这么八卦的问题,真不像自己。真绪一边想着,一边还是按捺不住迫切想知道答案的心情。




「哈?」


这么说起来,晃牙一时也转不过脑筋。在轻音部的时候,乐器和音响的使用和保养都少不了花钱。而在UNDEAD的时候,那个吸血鬼混蛋请阿多尼斯吃肉也是常有的事情,至于是不是用组合活动经费,晃牙有种「应该大概肯定是」的直觉。


「反正那个吸血鬼混蛋一定不会自己掏腰包。而且这种问题你去问那边那个睡觉的,他应该更清楚吧,毕竟那个人是他哥。」


完全没有耐性思考的晃牙抛下高温与难题的双重折磨下的真绪,指了指角落那个瘫在桌面上呼呼大睡的黑发少年。




「哈哈哈....他啊...肯定什么也不知道…」


真绪无奈地看了看和往常一样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的青梅竹马。




那这样的话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学生会里面可能帮忙暗度陈仓的人…吗?有权力这么做的人…莲巳前辈?虽说他与朔间前辈原来都是组合「DEAD MAN」的成员,但是像他这样正经的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桃李或者弓弦吗?他们平时接触的都是比较基本的事务性工作。嗯,好像还剩下一个人.....




慢着....




不可能吧?!绝对不可能吧?!


真绪猛地抬起头,几乎要把自己的脑袋甩飞。




道理上是说得通的。


毕竟梦之咲,与其说是偶像们的摇篮,不如说是天祥院英智的人才库。他要动用私产去做什么也完全不需要经过任何人批准。




醒醒啊...你在想什么啊真绪...


就算一定要这么解释,也没什么不妥。或者说,并不是妥不妥的问题,而是根本不想去触碰这样的「真相」。真绪想不到任何能说服他自己的、养着一个病弱吸血鬼的理由,而且还是这样一个曾经与天祥院本人百般作对的吸血鬼。




是为了满足天祥院前辈自己的私心和欲望吗?


真绪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触碰到「禁忌之地」,脑海里浮现了天祥院前辈那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不禁打了个寒颤。




而且假如朔间前辈真的是拿着天祥院前辈的钱帮Trickstar打败学生会,那这演的是哪一出啊?如果被会长知道的话,那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吧....不,这明显就是做给他看的啊!会被处刑的吧....


真绪的脑海里又冒出了被天祥院前辈打败的朔间前辈摇摇晃晃狼狈下台的样子。




还来不及为朔间前辈的未来担忧,真绪突然感到Trickstar似乎是一颗他们两人之间博弈的棋子...光是夹在学生会和Trickstar之间就已经让他苦不堪言,假如还被夹在学生会会长和朔间前辈之间....




现在回想起来,朔间前辈为了Trickstar不仅花了大钱还拉上轻音部帮忙特训,这样尽心尽力得过分的栽培似乎带上了一层完全看不透的目的。


真绪又不禁为Trickstar的未来打了个寒颤,在这个气温绝对超过38℃的逼仄夏日。














不久后的B1。


由天祥院前辈带领的Fine出人意料地登上这个他们从不曾放在眼里的舞台。


真绪和Trickstar的同伴们见证了UNDEAD被处刑的那一刻。天祥院前辈在舞台上耀眼的模样,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朔间前辈摇摇晃晃下台的样子,怎么似曾相识。」


真绪努力回想这个似乎非常熟悉的画面,却只记起了那个夏日闷热得窒息的空气。










============我是彩蛋【R16】(OOC有 慎入)===============




「朔间,你真是疼爱后辈的好前辈呢。」


棺材毫无预兆地被掀开,强烈的光线打了进去。


午后的阳光是几乎能把朔间零化成灰的存在。


刚发布完SS的天祥院英智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进了轻音部部室。




「你还是改不了不敲门的坏习惯啊,小鬼。」


被挑在最没精神的时间处刑,惨败后的朔间零此刻正躺在轻音部的棺材里小憩。本就因贫血而苍白的脸庞经历过这样的耻辱后更显憔悴,短短被光线照射的这几秒,几滴汗珠已经从光滑的前额上滑落,整个身体因虚弱连呼吸带来的起伏都变得明显。组合服装也没有换就躺进棺材,朔间零已经疲惫到极限了,居然还要抽出精力应对眼前这个有着熟悉而可怕的微笑的恶魔。他闭上了眼睛,拉下黑色的帽檐盖住自己被阳光直射的脸。




「明知道我住院无暇照料学院的事情而想出借后辈之手动摇自己在梦之咲根基的策略,朔间你也算是变得聪明了一些呢,比起一年前。要不是不忍心看到身为天才的你因一年前的失败一蹶不振一直暗中帮助你,你的组合和社团大概早就解散了吧。 」


朔间零不是不知道,所有事情的幕后操手一直都是天祥院英智,甚至连这个棺材都可以说有一半不是朔间零自己的,假如没有天祥院英智暗中袒护,这个棺材大概早被学校风纪委员会抬走扔掉了吧。作为不速之客降临,天祥院英智一直很有底气。然而朔间零自己也从来没有拒绝过这样的「关照」,务实的说,的确带来许多方便。再过一年两人就都要毕业了,不会有人在乎这些来去不明的财务记录。而且朔间零对于将这些从学生会长得来的经费花在扶植后辈反过来打倒他这件事依然非常得意,即便代价是自己。




「所以说朔间,你打算怎么补偿我。我现在心里可是很像刀剜了一样难受呢…」


已经累得无力回应的朔间零,完全无法预测和阻止天祥院英智接下来的任何举动。当他回过神的一刻,一片柔软的唇已经覆上了自己冰冷的肌肤,一开始是轻轻的吮吸,而后是近乎疯狂的嗫咬。而自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给你,给你,给你吧。


如果能换来你的倾覆,


便没有什么不值得。






Fin.





评论

热度(145)

  1. Kyoya花园露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