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R16】【英零】只是轻微喝醉而已(不是标题

花园露台:

昨天喝了Dunkel黑啤醉了,今天心情好又喝了Egg Nog,所以稍微写写醉酒梗吧。好想知道零的酒品是怎样的呢,这次就先写一个温和点的好了,但酒的话还是猛的好呢。另外,听说有人想看吃手指和摸虎牙。


PS.口癖是「你也是差不多的资产阶级吧」的英智boy真可爱(谁跟你差不多啊)。




「B1」处刑的平行剧情。R16注意。剧透有。




====================================================




「唔....我这是....在哪里.....」




零艰难地睁开双眼,眼前是熟悉的洁白床单,紧贴着枕头的自己无法阻止消毒水浸泡过的味道和阳光的气息扑鼻而来。本应该保持冰凉的吸血鬼的身躯此时正慢慢发烫,热度像蚕食着每一个细胞一般从脚底缓慢爬上了躯干,灌上头顶。那股热流几乎要把仅有的一点水份从头皮逼出发梢,然而当他把自己的刘海往后轻捋,只摸到滚烫而干燥的前额肌肤。


阳光啊,真是讨厌呢。


淡黄色的窗帘,绿色的地面。这里对零而言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在这里的原因似乎已经记不太清了。上一秒,似乎是「B1」上台前的一刻。在踩上舞台阶梯的一瞬间,世界天旋地转。倾洒一地的浅蓝色液体……阿多尼斯的背……佐贺美老师的询问……


演出毋庸置疑,一定是失败了。没有队长和薰的UNDEAD,登台前还手忙脚乱无法准时,不管怎么说绝对是毫无胜利的可能性。




「哼....被狠狠地摆了一道呢.....」


从一开始就知道,英智绝不可能打没有把握的仗,但是没想到会被弄得如此狼狈。UNDEAD在观众心目中本就不多的美好估计也近荡然无存。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一个轻轻的却熟悉得刺耳的笑声。


「你在那里吧,天祥院君。」


眼前的淡黄色色块突然被缓缓拉开,刺眼的光线瞬间把零包裹。光芒里站着的那个人,尽管看不清他的脸,也能想象出他此刻的笑容。




「醒了呢,朔间。」


顺势坐在了床上的英智,手里把玩着一个蓝色的易拉罐。






「吾辈真是小看你了呢。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个时间一般都是在休息,上台的话也无法展现出真正的实力。非要这么做又是哪般?」




看着眼前这个自称吸血鬼的前辈全身也开始泛起潮红,英智忍不住微笑,若无其事地讲起了故事。


「前几日父亲在美国教编曲的朋友回日本,顺便稍了产于芝加哥的名物,说是在美国已经被查禁的酒精饮料,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了。他的学生都很钟爱,据说喝了以后能激发艺术创作的热情,所以可能对我有帮助。父亲的朋友并不知道我最近刚康复出院的事,就我的身体状况而言估计一时半会也不可能会碰酒精吧。但是浪费了又觉得可惜,倒不如在才华横溢的朔间你身上试一试呢。」


「佐贺美老师呢?」


「我跟他说了我这里刚好有适合解酒的糖分很足的红茶,交给我处理就好,所以他现在暂时    离开了。


   就稍微让我照顾一下不好吗?」


依旧如天使般温暖的微笑在零看来是可怕的梦魇。


想要回话,然而一阵突然的眩晕让他突然失去意识。慢慢泛红的双颊和耳廓,在酒精作用下开始释放出或微弱或强烈的电波,胸膛也因为心脏加速跳动而看得出微微地起伏。那个在左胸口的维系生命的器官正向全身加速输送着血液,尽管还没有碰触到零的肌肤,就已经能感觉到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呼出奇妙的躁动,释放着似乎能把身边所有东西往自己拉近的磁力。


顺应了这股力量的牵引,英智俯下身查看眼前这个柔软的束手无力的躯体。


「反正朔间你白天也是睡觉吧,喝点酒精睡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呐, 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感觉?」


温柔地看着那对血红色的迷离魅惑的双眸,英智几乎要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和玩心。




「哼……这种程度的酒精,对吾辈来说算得了什么。吾辈原来留学的时候,抽大麻喝伏特加都是每日定番。区区一点酒精,伤害不了吾……」


又一阵眩晕袭来。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灵魂仿佛已经飘出躯壳之外。重新直起身来端详着酒瓶子的英智还没有意识到身后的人已将近不省人事。


「也是。你也是差不多的资产阶级呢,顶级的美酒大概也尝遍了吧。但是这种酒精饮品倒不是摆得上台面的酒,更不如说是夜店里或是街头流氓闲来无事的消遣品罢了。据说这种叫four loko的酒精饮品,虽然酒精含量只有12%,但另有156毫克的咖啡因。它会叫four loko也是因为最初的成分表里面有酒精、咖啡因、牛磺酸、瓜拿纳这四种物质,这些物质…… 它还有个俗称……叫失身酒……」




那个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缥缈,直至消失。零终于选择合上眼睛,放弃接受眼前任何多余的给自己的大脑增加负担的信息。


「你还好吗?……零」


一个从遥远的空中缓缓飘落的如洁白羽毛一样的声音落在零的心里。


零……吗。


「英……智……」


「嗯?你说什么?」


因为听不见零从唇间艰难吐出的字节,英智低头把耳朵靠在零的唇边。






「啊!……」


一滴鲜血染上了零雪白的脖颈,两滴。


如针扎般的瞬间的刺痛还是让英智叫出了声。


无法动弹。因为自己脖颈上被扣住的部分并没有一点被狩猎者松开的打算。




「不是觉得血很恶心吗?」


「你的话,偶尔来一些也不错吧?」


终于放开了口中这个一样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猎物,重新睁开眼睛的零似乎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嗯?那这样如何?」


英智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揩下了自己脖子上一点点涌出的血液,涂上了零的唇,抹在零细长的睫毛上,然后伸进零微张的口。那两枚罪魁祸首这一秒却温柔地卡着英智的指头,舌头和嘴唇配合着轻轻地吞吐。




满足于把玩着零的英智,右手支撑在病床上托着脸歪头看着。这个黑发美少年灵活地濡湿、挑弄自己的手指,偶尔像小猫一样轻轻地吮吸,露出像尝出甜味一样满足的表情。


「真是可爱啊,零。」


英智转手抚摸他两颗尖利的虎牙,像试图抚慰一头不温不火地发着情的兽。他吻上其中一颗尖牙,含着轻舔,也不忘用手指温柔照顾另外一颗,在齿间轻轻揉蹭。就算是狮子也能听命于他的话语,一个已经丧失意识的吸血鬼又如何,不过是掌间可爱的玩物。再说抚慰发情的兽的方法,假若有的话也无非是凶狠地宣泄吧。


传说中的……失身酒吗。




英智抽出混杂着自己的鲜血和零的唾液的手指,扶起他的下颌。


他的吻也如同他的人一般,表面看似无害地触上还沾有自己鲜血的零的唇,舌尖却狂暴地顶入喉咙深处。他的上身已经全然覆上了底下滚烫的身躯。




「想要我与你一同坠入地狱之前,就先这样委身于我吧,不管千遍万遍。因为这就是你的宿命呢。」


微笑着松开演出服的腰带,英智拉上那块淡黄色的窗帘。




Fin/待续看心情(喂





评论

热度(156)

  1. Kyoya花园露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