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真泉/Waiting for you

满月落:

//毕业后私设
//长大后变得直率的真x多年后变得逃避的泉
//内含微Leo司、星北斗



“男人什么的,其实就是奇怪的生物啊。”


“谁说不是呢。得不到你的时候总觉得你是最好的,得到了之后又会觉得其实也还好。你一直围绕在他身边会觉得烦,不在他身边了又觉得我们变心了,你说这得多奇怪啊。”


“……哎呀,其实女人好像也这样呢……”


游木真取下手腕上丁玲作响的手环时,无意听到了旁边两位造型师的交谈。他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们一眼后,耸了耸肩膀将手环放到了身边助理的手心里。


谁说不是呢,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啊。


他不能更赞同刚才她们说的内容了,因为现在的他正在面对有点儿类似的情况。


“那我就先告辞了。”将便装换好后,游木真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放在了门把上,转头向摄影棚里的工作人员礼貌地笑了笑。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今天辛苦了下次见的回应中拉开门走了出去,听到清脆的门锁声后,游木真松了口气,嘴角的微笑也撤去了。


“啊,游君,好巧。”斜对面的摄影棚也响起了落锁声,随后传来了让游木真不由自主愣了一下的声音。


濑名泉笑着走到了他身边,蔚蓝的眸子却不像学生时代一样紧紧锁在他的身上,而是低头看着右手上的手机屏幕。


“……一点都不巧,我知道泉今天也在这边有工作。”


“嗯?是吗?好吧好吧,那么一起回家吧。”将手机收回裤子口袋的濑名泉抬头看着已经高出他些许的游木真,有些宠溺地笑了一下,“不过可能要麻烦游君开车了,今天的广告是鸡尾酒呢,为了拍摄效果多喝了几口。”


盯着面前蔚蓝的眸子看了许久,游木真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濑名泉递在眼前的车钥匙说了声好。


难怪感觉他脸色有点儿红呢。游木真这样想着的同时,感觉到接触到自己掌心的指尖似乎也有着微微的热度。


从梦之咲毕业后到大学生活再到如今,坚持从事偶像事业的同伴一个一个的减少了。


TS和KN也早就今非昔比了。TS的四人全部单飞了,但他们私下依然经常联系。而KN那边,似乎只留下了他们的队长和那个老幺两人还在继续着活动了。鸣上岚还是选择了模特的工作,朔间凛月好像彻底隐退了。而身边的人也只是随着心情接接模特事务所的工作或者是去唱几首月永leo新写的歌,算得上过得最自在的模特兼偶像吧。


所以大学毕业后一起合租的人数也渐渐减少,最后还留在郊区那儿一套别有风味的老房子的,就只剩下他和濑名泉了。


游木真盯着信号灯的倒数计时,脑海里回想起了前不久造型师的对话。


他不动声色地偏了偏头,偷偷打量起副驾驶座已经歪头睡过去的人。


濑名泉和他,现在的情况就有些微妙的向她们说的那样。


他们小时候就认识了,一起作为模特而结识,亲密的像是亲兄弟。然后长大后互相之间产生了隔阂,濑名泉带着热烈的感情和让他感到惧怕的真诚奋力追赶着他,哪怕他拼命地逃甚至是无形中伤害了他,依然不为所动地追着。


高中毕业后他们之间的误会和心结在身边朋友的帮助下慢慢解开了,隔阂消失了,感情也开始发酵变质了。


然后在游木真开始主动拉近他们之间这些年拉开的距离时,濑名泉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追赶缠着他了。


他不知道这算什么。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变好了吗,所以濑名泉就不再需要缠着他了。但是他知道他自己很焦躁,他习惯了濑名泉在他身边,习惯了自己在他视线范围里时会夺去他全部的目光,习惯了那个人看着自己用着独一无二的眼神。


游木真知道自己很喜欢濑名泉,也知道当年的他很喜欢自己。可是时至今日他却越来越不敢确定,身边的人还喜欢他吗?


不知不觉中伸出去的指尖缠绕上了灰色的发丝,副驾驶座上熟睡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呼吸依然平稳。


“……泉……”


低吟出的名字是那么的熟悉,他早已不再把这个人当做前辈当做兄长,所以连那多年习惯的称呼都改掉了。


可是……为什么距离没有再近一点呢?


//


“……不会吧,阿木你和濑名前辈还没有在一起啊??”明星昴流咬着吸管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连这么别扭的阿北都追到了,你们居然还没成……”


“……不要扯到我身上来。”坐在一旁的冰鹰北斗无声地叹了口气,“还有我才不别扭。”


游木真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举着手中的咖啡杯和身边的衣更真绪装模作样的碰了一下,还小声说了句干杯。


“啊啊,那是因为小濑的别扭和冰鹰君不是一个档次的吧……”


“凛月?”


衣更真绪瞪大了眼,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幼驯染,一边打着呵欠接上了他们聊天的内容,一边不客气地夺去了他手中的咖啡喝了起来。


“啊啦,这还真是巧呢,你们也来聚会吗?”跟着朔间凛月一起走过来的鸣上岚一副欣喜的表情。


“是啊,这里离梦之咲很近,每次聚会都不由得想来这里呢。你们也是吗?”


“对啊对啊,大家又好久没见了嘛~”


“哇哈哈哈哈哈,各位上午好啊,我是华丽的宇宙人哦~★”


“哇!leader!不要这么大声被粉丝发现了怎么办!”


越过knights一个接一个出现的成员,游木真偷偷望向了他们的身后,有些期待熟悉的身影出现,却又有些害怕。


期待那个人也正好听到刚才他们谈论的内容,却又害怕他听到后也没有什么反应。


朔间凛月弯腰挡住了游木真的视线,坏笑起来:“别看了,小濑没有来。”


“啊啊……我就记得他好像说有工作……”被拆穿心思的游木真收回了目光,有些尴尬地哈哈笑了两声,举起杯子就猛灌了两口咖啡。


“不过啊,你们真的还没在一起吗?”自觉挤了挤坐下来的鸣上岚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金发的青年叹了口气,坦率地点了点头。


“啊啦啊啦,明明一起住了那么久,居然还没心意相通啊……真是让人操心呢……”


“嘛,我倒觉得这很正常啊。”打了个呵欠后,朔间凛月抬手撑住了下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高中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小濑的难道你都忘了吗?小濑虽然以前对你很执着,但也不代表他不害怕受伤害吧。”


“没错,阿濑其实是很纤细的人哦~现在好不容易和你关系变好了,他应该再也不敢奢求什么了吧。”


游木真轻轻皱起了眉头来。


坐在对的面黑发和橘发的青年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让人深知他们是多么的了解那个缺席的人。


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是自己的话,应该也会满足于现在这样的关系而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吧。因为会害怕自己再把这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破坏啊。


泉……他现在就是这种想法吧。


“所以啊,这层纸当初阿濑就没捅破,他早就没有勇气再去尝试了。”朔间凛月的眼神忽然变得认真起来,红色的眸子被窗外的阳光衬的鲜艳起来,让人不由有些害怕。“那你呢,发愁你们的关系没有进展,却从来没有向他传达过心意来捅破那层纸吗?”


“……我……!”


“你真的喜欢阿濑吗?”


站起身来的朔间凛月越过桌子抬起了游木真的下巴,打断了他的话。


“呐,我可是等了好多年了,你要是再这样磨磨蹭蹭的,我就要追阿濑了。喜欢他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哦。”


听到笑眯眯的朔间凛月说出这句话后,游木真瞪大了双眼,一时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坐在他身旁的鸣上岚在接收到来自朔间凛月的暗示眼神后,立刻会心地笑着点了点头插话道:“是啊是啊,我也很喜欢小泉泉呢~小真真你再不行动的话,人家也可以追吗?”


“哎?!……等等,泉是绝对不会让给你们的!”


看着情绪激动的拍案而起的游木真,毫不畏惧地和朔间凛月对视,眼神坚定而认真,鸣上岚低头嗤嗤偷笑了起来。


“啊,是吗,那你要抓紧才好啊,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呢~呼哈~”


游木真望着对面打着呵欠坐下去的人,有些郁闷地咬了咬牙。


“……你们认真的?”衣更真绪凑到幼驯染身边轻声问道。


“怎么会,好玩罢了。再说了,你不觉得他们现在就需要有人推一把吗?”


偷偷看了一眼紧张又慌乱而有些坐立不安的好友,衣更真绪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赞同了身边人的说法。


游木真长叹了口气,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得想办法帮帮他们呀?”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一个好主意哦~”


//


……这算什么啊。


游木真站在商业街的车站站牌边,将手机扔进了口袋里,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把好友们骂了一顿。


昨天接到前队友兼好友们的信息说今天在商业街有个义演,想借难得的机会再一起登台表演一次,还把什么演出服寄来给他让他直接穿着来。结果等到他今天到了之后,却接到他们的电话说他们都不来了,让他等等别的团的人一起去表演。


这都是什么事啊?和别的团一起登台演出什么的,多少年没有做过了。


越想越郁闷的游木真,长长地叹了口气,惋惜起他难得的休息日。


发觉有路人开始关注他外加小声议论后,游木真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侧身走了几步往一旁的树荫里躲了躲。


不知道要来的是哪个团呢?要是以前梦之咲的校友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认真地打量着来往站牌边的人是否有眼熟的人。忽然在远处的人群中看到一个银灰发色的人,游木真愣了一下后,想起今早他出门时濑名泉似乎也不在家里。


那个人这几天好像都休息来着……不知道周末是和谁去约会了呢?


莫名想到上周朔间凛月说的话,游木真忙疯狂地摇起头来。一边想要忘掉那些事情,一边责怪起自己这一周居然还没向濑名泉表明心迹。


“游君?”


就在他疯狂摇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吓了他一跳。


“啊,真的是游君啊,你怎么在这里?”


来到自己面前的真的是濑名泉。原来刚才看到眼熟的发色就是他啊……游木真看着同样戴着墨镜的人,忽然发现他们似乎穿着同款的衣服。


“……泉才是……这是?”


“嗯?鸣君说这里有义演,想久违的开个knights的演唱会……啊,游君也是来义演的吗?”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说到一半,濑名泉也注意到了游木真身上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


“……是,来义演的,而且大概……”游木真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我想鸣上君他们不会来了……”


“哈啊?”


濑名泉刚露出不解和疑惑的表情,手机便适时的响了起来。


看见面前人侧过身去接电话,游木真立刻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兴师问罪的短信发给了自己队友。


回复的短信有着惊人的速度。


明星昴流用着得意的语气说这是他们一起策划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两个体验一次约会,给他一个表白的机会,不用谢他们,还有ps义演是真的,别忘了去。


“…………”游木真简直想谢谢他们祖上十几代……


“啊,超烦…鸣君他们真的有事不能来了……”挂了电话的濑名泉某些无奈地挑着眉转向了他,“看样子游君也是被坑了吧……只好我们一起去了?”


点了点头的人看着自己和濑名泉一模一样的衣服,莫名想到了情侣装这个词,一时控制不住,偷偷抿着嘴笑了一下。高中时和队友们每一次活动都穿的是一样或是同款的服装,却只有队服这个概念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即使是那时因为活动穿过了眼前人当时的队服,也没有现在的心情那么激动。


濑名泉认真地看着手机屏幕上好友发来的信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道热情的视线。


“啊……鸣君说义演在下午,而且属于现场发挥活动,说我们是排在中间的,提前几分钟去告知一下节目是什么就可以了,他说好像把我们两个组合的歌的伴奏都给他们了。”


“哦,是这样吗,那泉想唱哪一首呢?”


游木真一边问着,一边在脑海里思索起knights当年出过的歌和近几年濑名泉独唱的单曲。


“……哈啊?可是我不会唱你们的歌……”低下头思考的濑名泉有些苦恼。


“没事啊,那就选你们的啊。”一旁的人毫不在意地接上了他的话,“反正你的歌我都会唱。”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


濑名泉有些惊讶地看着游木真,大号的墨镜遮挡住了大半的脸和表情,微张的嘴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境。


被看的有些难为情的人轻轻咳了一声,扭头指了指热闹的商业街:“那什么…我们进去找找舞台具体在哪里吧,顺便逛一逛打发下时间?”


银灰发色的人看着他,虽然看不见,可是他知道藏在黑色镜片下的那双蓝色眼睛,特别好看。


濑名泉轻轻笑了,有点像是高中时那样得意而又别扭的样子,答了声好。


//


在商业街一路向前走,两人发现这条街上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店铺也基本是能和约会挂上钩的。


花店,礼品店,咖啡厅,甜品店,玩具店,手工巧克力店等等占据了大半条街,剩下的也就是服装和箱包了。


“鸣上君你推荐的这条街还真是适合约会啊……”


“那是当然了~”


“呼哈,所以king和司呢?还有真绪你那两位队友也不见了呢……”


“嗯…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发短信也没回……”


“嘛,这里太适合小情侣,所以他们不知不觉就沉浸在这气氛里约会去了?”


“……很有可能,这倒是很像月永前辈和昴流的风格。”


“挺好的……呼哈,不然我们这么多人,不仅容易被小濑他们发现,还容易被粉丝认出来……”


游木真总觉得有人跟在他们身后,可是多次回头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和身影,他摇了摇头,想着也许是他的错觉吧。


抬眼看了眼越来越刺眼的阳光,游木真转头问道身边的濑名泉要不要喝点什么他去买。后者没有拒绝,欣然地同意了。


当他从冷饮店拿着两杯冰镇的柠檬水出来的时候,等在门口的濑名泉却不见了。


在附近绕了一圈后,游木真找到他了。


那个人站在一家服装店壁橱前,盯着里面的广告一动不动的。


游木真一时有些好笑。


濑名泉仰着头认真打量久久移不开目光的广告上的模特正是他本人。


大概是几个月前拍摄的一组广告,取掉了平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金色柔软的发丝用发蜡做了造型,身上的衣服也是黑色系的重金属风格。


这张放大的图上,游木真侧着脸看着镜头,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黑色和银色装饰搭配的夹克松松挂在身上,里面的背心很好的勾勒出身材,银色反光的吊饰在锁骨前飞扬。


他悄悄走近了濑名泉,发现这人似乎真的是看呆了,连他站到了身后丝毫没有察觉。


“啊,游君真是好看……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好看……”


忽然听到濑名泉轻声感慨起来,语气满满的都是当年再熟悉不过的爱慕和一丝痴迷。


游木真却心里咯噔一下,很不是滋味。


自己就活生生的站在他身边,现在甚至说得上是和他比肩同行,可这几年却从没听见过他用这样的语气夸过自己了。


居然还比不上照片上的人,游木真有些好笑的发现自己在吃自己的醋。


“泉你明明在和本人约会,能不要盯着照片走不动道吗?”


越想越气,游木真一把拉住了濑名泉的手腕,在他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拽着他离开了这个橱窗前。


看着走在前面紧紧抓着自己手腕的人,濑名泉忽然回味过来他刚才说的话。


“哈啊?等等、游君,什么约会?我们可是来工作的……”


被有些紧张的濑名泉甩开后,游木真停了下来。


深吸一口气,他转过去和濑名泉面对面,绿色的眸子里流转着一丝无奈:“……那可以请泉,不要将目光只放在写真上的我好吗,也该好好地看着我自身了吧。”


“……我一直都在看着啊,从以前开始就一直……”


游木真打断了濑名泉的话。


“不对,泉以前没有直接看过我。你一直都是透过镜头在看我,所以现在你才在害怕我还和以前一样吧?”


眨了眨眼,濑名泉扭开了头:“……我不懂游君在说什么。”


“你明明就懂!”


有些激动,游木真一把握住了濑名泉的肩膀,凑近他的脸边,死死地盯着他,迫使他看着自己。


他一定懂的,自己现在对他的感情,和当初的他是一样的。他一定懂的,他只是害怕。


就像以前他其实很清楚濑名泉对他的感情,就像他当初也只是在害怕这样的感情到底要怎么才能承受。


“……啊啊,超烦人…”沉默许久的濑名泉抬手拉下了游木真握着自己肩膀的双手,“演出时间快到了,走吧。”


眼睁睁看着面前人绕过自己从身边走过,游木真回头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起来。


是他表达的还不够直白,是他展现的决心还不够坚定。


只敢想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却不敢想,万一真的是濑名泉早已对他死心了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要怎么办呢。


//


马上就要登台表演了,两人并肩站在舞台后面,却没有话说。


确切的说是濑名泉除了演出的事外,不论游木真说什么都当做没听到不搭话。


长叹了口气,游木真决定演出结束后一定要再和濑名泉认真地谈一次。


“游君,到我们了。”


好听而又熟悉的声音轻轻响起,游木真愣了一下后立刻回过神来应了声好。


随着两人的登场,即使只是一场小小的义演,甚至没有什么大力的宣传,但还是引起了台下观众的沸腾。


濑名泉虽然是随着自己的心情接着工作,却依然是有着好听嗓音和高颜值的偶像歌手兼模特,人气这几年是不减反增。游木真单飞后也是接广告接到手软的高人气偶像,这两人突然同台登场,也算是难得一见了。


伴奏的前奏一响起,濑名泉就有种回到了高中时的错觉。


那时候的他们既是偶像也是学生,每天在偌大的校园里一边惦记着功课一边想着放学后的排练。隔三差五就因为梦之咲的活动忙的焦头烂额,却为了不输给其他团的同学而挥洒着汗水。


他紧握着话筒,开口伴着伴奏唱出了烂熟于心的歌词。


这熟悉的旋律和歌词,甚至让他想起了当年的队友们都是多么的有个性。在练习室里总是看见在照镜子的人,在地板上写曲的人,窝在角落里熟睡的人,认真地想要让大家练习的人,还有总是看着他们却在心里偷笑的他自己。


啊,还有不是一个年级,不是一个队伍,即使在同一个社团却很难见到的金发少年。


濑名泉的部分结束了,游木真紧跟着他开口接上了后面的歌词。他不由得偷偷望向了身边的人。


金发的青年没有戴眼镜,他记得现在的他经常戴着方便的隐形眼镜,不像少年时总将宝石般的眸子藏在镜片后了,他却渐渐不敢去看那双眼睛了。


游木真真的熟知他们的歌。不仅歌词拿捏的准确,就连他们当年编排的舞蹈动作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这样默契的配合,让濑名泉想起他视如珍宝的knights,也让他想起高中时和游木真在同一个舞台上竞争胜利时的很多事情。


一首歌的时间过得很快,濑名泉却觉得很漫长。漫长到他仿佛回到了以前最开心的时光。


游木真抬起手和濑名泉击掌,这是最后的结束动作。可是当他转头的一瞬间,他愣住了。


他看到濑名泉笑了。


那是他好几年都没有再见过的笑容了,自由开朗,发自内心的开心和快乐,甚至是感到幸福。


濑名泉也看着他,没有移开目光,就这么和他对视,然后带着微喘的声音小声说道:“不愧是游君,太棒了。”


四周的声音似乎突然全部消失了。游木真听不见音响里主持人的台词,听不到台下观众的欢呼和掌声,他只听到濑名泉笑着对他说太棒了。


大脑来不及做任何的思考,游木真反手拉住了贴合在一起的手,用力一拽,将濑名泉一把抱在了怀里。


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用上了这些年都不知去哪儿玩的勇气。


他贴在濑名泉的耳边,铿锵有力地说道:


“泉,我喜欢你。”


//


濑名泉只愣了十秒,然后就用力地推开了游木真,转身就近从舞台上跳了下去,扒开拥挤的观众就要跑。


“……等、等等!濑名泉!”


完全没料到这个人会逃跑,游木真一时慌乱竟然直呼了他的全名。可濑名泉就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外挤着。


游木真也跳下了舞台想要追过去,却因为过于着急,刚一落地就扭了脚,直接倒了下去。


不知道藏在人群里围观了多久的月永Leo出现在他身边,在游木真感激的眼神却没有扶住他,而是伸手按在他肩膀上,用力将他一按,让他彻底坐了下去。


“哎呀,没事吧,从舞台上摔下来了呢,这么高啊!”


“哇,会不会骨折了?”


混在人群里的鸣上岚和明星昴流掐着嗓子大声起哄到。


游木真哭笑不得地看着周围这几个说有事不能来的人,简直连骂他们的想法都没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观众也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没事吧,刚才的演出结束后跳下舞台是有什么特殊节目吗,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呢?


就在游木真想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有人扒开人群扑了过来。


濑名泉着急地蹲到了他身边来,拉着他的手臂上下打量起他来:“摔到哪里了?游君?疼吗?你说话啊?我送你去医院……”


游木真回过神来,刚想说点什么,就突然被人给架了起来。濑名泉也被人拉了起来,然后两人就被连拉带拽的向后台拖去。


“嗨~大家看这里~我是来自宇宙的外星人哦~★呀吼!”


不知何时跑到舞台上的月永Leo瞬间吸引去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里好热闹啊。那我也来唱首歌好了!”


被拖去的后台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就被推进了化妆室里。然后就听见外面喀嚓一声,门锁上了。


“呐~不好好把话说开,就不让你们出来哦。”鸣上岚敲了敲门板,在门口轻笑着说道。


蹲在他身边的朔间凛月打了个呵欠,也懒洋洋地靠在了门上。


余下的人附和着对啊不说开就呆在里面吧。


濑名泉看了眼禁闭的门,回头去看被丢在椅子上的游木真。发现他弓着腰正在揉着脚腕,很想过去关心一下到底有没有事,却又想起刚才舞台上的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


“……我有那么可怕吗?”将他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的游木真无奈地叹了口气,“……泉,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濑名泉知道,刚才那句告白的语气,和他将自己拉到面前抱住时的眼神,都能感觉到是真的。


可就是这种真实,让濑名泉觉得不真实。


高中时他就知道自己对游木真的感情从友情亲情兄弟情进化成了爱情,可是他的穷追猛打换来的是那人一次一次的逃避。


后来他们好不容易解开了彼此的心结,关系渐渐缓和,又做回了朋友,濑名泉也就看开了,甚至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即使感觉到这几年游木真对他的态度和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暧昧,他也没敢往喜欢这个方面想过。


因为他怎么敢。他多怕再发生点什么将这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彻底粉碎,他多怕从此连朋友也没得做。


“……我大概知道泉在想什么,所以我才说泉能不能好好地看看现在的我呢……我早就是可以承担起自己人生的男人了,我不会再因为没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心意而逃避了,我更不会再轻易让我们之间的关系破裂了……除非泉说不喜欢我了,不想再见到我了……”


游木真说的有些激动,一撑椅子站了起来。


“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泉的!”


随着大声有力的话,扭伤的脚腕也因为突然的动作剧烈的疼痛起来。他倒吸一口凉气,却咬紧牙一瘸一瘸向濑名泉走去。


终于回过神的濑名泉愣了一下后,忙上前扶住了他:“脚扭着了就别起来乱跑了,再严重了怎么办……你……”


没说完的话被又一次紧紧的拥抱打断了。


“泉……我喜欢你……”


刚才听过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不同的是这一次染上了一丝哭腔。


听的濑名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被刀划了一样。他最受不了游木真向他撒娇,所以也最怕听到他的哭腔了。


可是还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开心的事情呢?


“……我也最喜欢游君了。一直都最喜欢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们的心意彼此相通,却突然数不清他们分别期待了多少个日夜,等待了多少个四季。


但是,这一次漫长的等待,值得。


//End

评论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