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敦芥】芥川龙之介不会哭泣(短篇完结)

朔安°おやまあ:

  *  ooc产物,放飞自我
  *  瞎瘠薄写,我流敦芥
  *  闲时脑洞,章法被我吃了,我只想写甜甜的敦芥


  感谢您的观看


芥川龙之介不会哭泣。


他一直一直这么认为。


从小在贫民窟长大,人世间最大的恶意磨没了他的好脾气,每日与那些躺在地上下水道旁的瘾君子们抢夺来之不易的食物,一次又一次争抢带来的伤口终于让他的眼角干涸——


【无心之犬】


夜晚是罪恶横行的时间,漆黑的夜幕遮盖了暴徒们的行为,每天都有人莫名其妙地消失,每天都有潜逃的罪犯或者流浪汉流落到这里来,这里是游荡在这苦难人间之外灵魂的乐园。


“我们都是被神明抛弃的人。”


娇小的的女孩子被黑发少年紧紧护在身后,相似的面容流露出不容置疑的警惕和野兽对自己领域威胁者的警告。


右眼缠着绷带的人只是随意地触摸了一下黑兽,就将这让芥川得以在贫民窟生存下来的能力消失殆尽。


——“能赋予我生存的意义吗?”


——“能赋予。”


——“那好,我和你走。”


——“前提是我要带走我的妹妹。”


太宰治看了看男孩紧紧护在身后的女孩子,笑了起来。


——“好呀。”




横滨港口黑手党关东分支叛变了。


其实那个分支本就和本家关系不太密切,叛变是早晚的事。


只不过分支老大觊觎森鸥外的首级,将战场搬到了横滨。


牵扯进黑手党交火的还有横滨警察局,政府异能科,以及数百上千的普通居民。


黑手党迅速集结了一众干部镇压,同时寻求武装侦探社的帮助。


武装侦探社社员中岛敦,在那次交火中为了保护一个与大人走失的女孩子身受重伤。


芥川龙之介扶着墙壁踉踉跄跄站了起来,“哇”地吐出一口血,他忍着腹部的剧痛,一步一步走向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虎之少年,一脚踩了上去,其力道之大让在旁的太宰治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喂,起来,人虎。”芥川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质地上好的皮靴摩擦布料发出沙沙的声音。


白发少年没有反应。


芥川有些失态地不断重复着这个动作,碾压的力度越来越大:“你难道没听见我对你说话吗,你他妈快给我起来别像死猪那样趴在那里……!!!”


“够了,芥川君。”


太宰治上前一步抓住芥川的手腕,打破了这令人沉默的场面。


“敦君他恐怕……”


芥川一激灵,从刚才的失态中反应过来,他掩饰性地咳了一下,抬起脚,在看清了地上白发少年之后,难以置信的惊恐的表情爬上了他的面容。


蔓延在地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渗进少年白衬衫里的血也已经开始发黑,少年头发微微散乱着,嘴唇发白,平日生动的一面此刻被死寂掩盖。


啊,人虎死了啊。


黑发少年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人虎真的死了啊。


冷汗涔涔从背后冒出来。


那个悬赏70亿,号称【不死之身】的人虎,就这么死掉了啊。


芥川不由自主地干呕起来。


好像心里嚯地被开了个口子,各种连芥川不晓得也从未体会过的感情倾泻出来,把他淹没在这苦难世间。


扑通,扑通。


芥川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微弱的心跳声不断放大,充斥了耳膜,掩盖了镜花的哭喊,掩盖了蒙哥马利的尖叫,掩盖了身边众人一切一切的声音。


芥川感觉自己像是窒息一般,他张嘴试图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又不服输地挣扎了一下,回应他的只有滑落过脸颊的温热液体,滴滴答答溅在地上,开出深棕色的小花。


“………”


芥川龙之介不会哭泣。


可是他终于得到了心。


此刻他正在为一件莫名其妙在一起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人的死去而流泪。


芥川龙之介想起了与中岛敦的相遇。


拽着他的衣领大声吼叫出【你没有权利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少年,那时在他眼里夺目得刺眼。


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极幸福的吧。


生于黑暗却向往着光明,明知不可奢求却偏执地跋涉前行。


耀眼到让人嫉妒啊。


无心之犬终于哭出了声。





这时,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


“……芥川你哭了?”


“………”


等等这家伙什么时候活过来的?


芥川目瞪口呆.jpg


“我真是有些累了就躺在地上睡了一会,醒来就发现你在哭…………啊?龙之介是以为我死掉了所以才哭了吗!”


“我只是被你的虎毛迷到眼睛了。”


“欸我还以为龙之介终于接受我了呢………不过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原地满血复活的虎之少年蹦跶了起来,抱紧了芥川。


啊,敦君,你完了。


被这一转折吓得目瞪口呆的众人内心。


于是沉溺于被暗恋的人关心了的喜悦中的Tiger boy被罗生门捅了个穿心透。


【芥川龙之介不会哭泣。】


被白发少年紧紧抱住的芥川心里想。


【以后也不会有可以让他哭泣的事情了。】





Fin.


敢在评论区里刷【芥川性格毁了】的人我打爆你的狗头,我只想写甜甜甜的东西【躺】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江忆_

评论

热度(72)

  1. Kyoya朔安°おやま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