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mika宗】half-half

=拐=:

感觉这对虐到跳舞💃(何)然而又直戳心扉


    影片喜欢收集玩偶,尤其是不完整的。并非出于同情,而是因为带上这样和自己一样的废弃物回家,就可以赖在老师的房间里更久一点。只需把少胳膊缺腿的玩偶若无其事地放到老师能看到的地方,他就必然会一边皱着眉头责怪自己,一边让自己坐在他身旁学习缝纫的技巧。


    “真是个没用的残次品,教了这么多次还是毫无长进!你的脑子里都是棉花吗!”


    “老师不要生气啦,毕竟我就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废物呢。”


    然而即便再复杂的舞步,自己愿意花时间在半夜进行特训的话,依然能在演唱会的时候勉强达到老师的标准。怎么都没有进步的针线活,与其说是因为手笨,不如说是因为影片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认真去学。


    “老师的手真的很灵巧呢。”


    “吵死了!我没有让你说话的时候就给我安安静静地坐着!”在台上以优雅的人偶师自居的老师,在和自己独处的时候总是极其暴躁。自己任何一个多余的小举动,他都完全容不下,仿佛只是和自己呼吸同一片空气都会让他感到烦躁一般。


    【老师的手,是什么味道的呢。肯定是和红色包装的糖一样美好的甜味吧。】


    影片痴痴地看着斋宫的手,居然就有点羡慕被小心翼翼地捏在指尖的针了。对方倒是专心致志地缝着手中小熊断掉的手臂,针和线无声无形地反复穿过,原本暴露在外面的棉花现在已经被不留痕迹地缝好了。三两下结好了针后,斋宫还解下了怀中mado姐的发带,给小熊系了一个华丽的双蝴蝶结。


    “这样真的好吗老师,那可是mado姐的发带诶。”


    “这丑陋的绿色和mademoiselle根本一点都不搭!我等下会给她做新的!”


    斋宫说着就把小熊塞给了影片,却被他猛地抓住了手。突如其来的暴力相对让他回忆起小时候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惨痛经历,下意识地就露出了毫无防备的表情。虽然只有一瞬就立即调整回了平日的模样,影片还是切切实实地看清楚了这样难得的场景。


    “松手!你这放肆的半成品!”


    “不是半成品哦老师,”影片松开了他的手,和往常一般笑得没心没肺地自嘲道,“我只是个坏掉了的残次品而已。”他异色的瞳眸里失去了光,真的仿佛断线的人偶一般毫无生气,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哀求着,“所以老师,你会负责把我修好的吧。”


    【我的心和身体都拜托了哦。】


.end.

评论

热度(17)

  1. Kyoya=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