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みか宗】禁闭游戏

琛恋:

 一个来自产粮群题目的破旧火车


 因为身体原因最后压线了...


梗来自Room NO.9


并不是完全一样,总之为了开车他们被关起来了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期间有很多无差前戏对不起


作者喜欢哭唧唧黏糊糊的攻对不起


大概是个有点自知之明且很男人的宗老师


和有点病总体不知道在想什么的mika


如果有造成您的不适请及时关闭页面


非常感谢


 


  “老师......”


  头好晕。


  “老师!醒了吗?”


  朦胧间看见熟悉的毛茸茸的头发,似乎是影片在拍他的肩膀。


  “唔......”


  斋宫宗侧身用手肘将身体支撑起来,在转换为坐姿的瞬间眼前一黑——并不陌生的低血糖反应,好在影片抓着他一只胳膊没让他再次倒回去。


  他只记得昨晚和影片为live准备到很晚,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具体两人何时回的学校都忘了干净。现在他们处于陌生的房间:松软的双人床和枕头,和床风格相似的餐桌和餐椅,墙上还有壁挂电视,似乎是间公寓式酒店的套房。


  “老师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看着宗在床边坐好,影片自然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头视线对着他的脸,像只乖巧的猫。


  “我脑子不太好使,昨晚的事没什么印象了...一醒来就是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影片苦恼的抓着略微乱蓬蓬的头发,空闲着的手一下一下刮着袖子边缘。大概是宗醒来让他完全放松了,他的坐姿从跪坐变成了盘腿,看起来略微无聊的晃起上半身。


  “说过多少次了,影片!别随便摇晃身体!...手腕上这是什么?”


   宗不耐的皱眉,两人腕上都多了个黑色的手环,戴着质地很轻且触感冰凉。宗顺着手环摸了一圈也没找到明显的开关和按钮,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漆黑的表面亮了起来,显示出一个数字。


     07:58


   “唔唔老师别生气...吃糖吗?甜食有助于舒缓心情...啊,还有。”


   影片就看着他仔细研究着手环,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果放进嘴里。


  “门,打不开。”


  “...什么?”


   又是硬糖,宗无奈的叹气。影片很喜欢咬硬糖,糖在他嘴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噪音还让他发音模糊,宗不得不再次确认内容。


  “我们好像被困住了。”


  .........


   “...你在说什么傻话。”


  宗不可置信的站起来,伸手把视线所能及的门摸了个遍。


    “是真的...刚刚老师没醒来的时间我都去看了。”


浴室、厕所、更衣间...还有一扇打不开,那扇门上只有把手,把手下有一小块屏幕,上边显示着“0”。


 


08:10


手环边震动边亮起,持续大概三秒后,电视屏幕自动打开。


      『欢迎来到禁忌游戏现场』


      『请通过完成任务获取积分,当积分满100时门会自动解锁且手环脱落』


      『手环不可暴力破解,一旦暴力破解会向佩戴者注射毒素』


      『手环上的数字是日本时间,请自我掌控』


      『连续超过36小时不进行任务,手环也会注射毒素』


      『任务在餐桌上的i pad上显示,每日0时更新』


      『一天只能选择一个任务完成』


      『附加任务会不定时在电视上显示,当任务刷新时,附加任务也会刷新』


      『普通任务可积累5分,附加任务15分』


      『08:30  12:30  18:30 会供给食物,可通过i pad点单,点单需消耗积分』


      『拒绝进食会进行惩罚』


      『水池下的柜子是垃圾池,更衣间最下格抽屉是脏衣篮』


      『衣物洗好后会通过门边的拉阁运送,三餐由烤箱运输』


      『祝二位使用愉快』


 


  叮——


   烤箱发出了声音。


   八时三十分,早餐准时送达。


 


   虽然教育过影片不能吃来历不明的东西,但自从他回过神来身边坐着的人肚子已经叫了三次,眼前也没有任何可以自己烹饪的原料,只能先将就着。


   早餐是熟悉的现烤牛角包配牛奶,可惜宗的胃已经被难以置信的现实刺激的无法正常运作。研究了一圈房间发现和说明上并无两样,唯一能看见外界的只有厕所接近天花板的一个巴掌大的小窗,还是锁死的,从小窗向外看手环的时间大致正确。处理垃圾和衣物的通道只有A4纸大小,显而易见塞不进他们任何一个;运送衣物的拉阁和食物通过管道单向运输,想传达消息也无能为力。


   影片似乎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份,手托住下巴打了个哈欠,视线从盘子转向他:“老师~真的不吃一点吗?这里的牛角包很美味哦,和老师做的味道很像...老师?”


  “这是什么任务!令人不悦!”


   白色的i pad飞到地上,屏幕还亮着:


 


   『1.请B用利器在A身上造成长度5cm,深度约8mm的伤口』


   『2.请B用口腔在A身上采取精液5cc』


 


   影片的手环,亮起一个字母。


  “A”


   宗的手环也在同时亮起“B”字母。


 


  “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从这两个选项里选一个吗?不完成出不去吗?”


  宗抓起枕头重重的扔回床上,低血糖加怒气让他无法冷静。刚才检查更衣室的时候就看见了很多奇怪的服装,他还以为这只是备用衣物,现在看来并不是那种用途。最让他恼怒的还是任务本身,破败也好没用也罢,影片终究是他的人偶,是紧跟在他身后陪伴着的他的东西。


  怎么能让利刃刺破他精心养护的人偶的皮肤呢?更别说是这样深的伤口。


  “唔唔老师...总之还有时间,规则上说36小时不做才有危险...”


   吃完早饭影片习惯性的清理餐具,流水的声音加上他嘴里含着糖块,声音显得渺小而模糊。


  “而且,只要在我身上划出伤口就行了不是吗,我没关系的。”


   流水声停止了,陶瓷和金属触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接下来是金属摩擦的噪音。


   他很熟悉这个噪音,背对厨房他也知道,影片从厨房刀组里抽了一把刀出来。


  “只要是老师,在身上划多少伤痕我都接受。是老师把破烂的我捡回去,清洗整理装饰,把我留在身边。所以再次把我弄破烂也无所谓,我是老师的人偶嘛,人偶就该完成老师的愿望。”


  又是这种黏糊糊的声线。一开始是影片渴求维护的时候,声音总会变得比平时更甜软粘腻。不知不觉间单向的接触变成了双向,那双手在他检查肩胛时抚着他的手腕,检查腰腹时搂着他的脖子,期间影片偶尔也会说话,糖果的气味喷在脸上,声音和香精一样甜。在部活室结束了漫长的工作后,他有时也会克制不住的把嘴唇凑过去,和影片分享同一颗劣质糖果的味道,影片的湿滑的舌头顺着唾液伸进他的嘴里,融化的糖浆染红两人的舌头。


  现在也是这样,带着粘腻声线的人从身后握住他的手腕。大概是洗了碗的缘故,影片的手很凉,冰凉的手握着冰凉的刀柄,放进他手里。


  “只要老师注视着我就好。”


  人造光源把房间照的与白昼无异,影片那双被光源折射的如同玻璃珠一样的眼睛,浮现出和结束亲吻时一模一样的、恍惚而满足的笑容。


 


 慢悠悠的绿皮车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