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みか宗]一个也不能多(上)

夏枯草:

影片mika变成了两个。


这种事儿斋宫宗本来是不想知道的,毕竟区区影片而已,就算不是俩,是100个,是60亿个,这都不关他事不是!


然而今个儿早上他一睁眼,昨晚还整洁干净的大床上就多了俩人,一人挑了一边脸颊给他吧唧亲了两口。


“早上好,老师~”问好还挺异口同声的。


斋宫宗就傻了。




“你变俩怎么不带着衣服一起变的?!”待到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个。


“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其中一个说道。


斋宫这才仔细打量了下俩影片,嘿,这眼睛颜色倒是统一了,只是一个全是蓝的,一个全是黄的。


“大概分裂的时候没穿吧。”接着开口的是蓝的。


斋宫听了心理活动简直跑出去了40光年,最后还是放弃了吐槽究竟在什么时间干什么事所以不穿衣服还一起出现在自己床上,转而说:“那去学校只能一个去,live也只能一个参加。”本帝王可没多的衣服给你。


“诶?!老师要丢下我们中的一个吗?!”黄的直接炸了。


“老师明明那么寂寞干脆两个一起带上嘛!”蓝的接着说了什么好像很厉害的话。


斋宫此时被吓飞了的起床气终于又爬了回来,看着俩叽叽喳喳的样子简直一个头两个大,转念一想大手一挥抛了句话就洗漱去了。


“衣服只有一套,你们自己决定谁呆在家里谁去学校。”




虽然早上有了点小风波,但是对于斋宫宗这般人物自然还是老样子洗牙刷脸三道护肤,精致早餐悠闲生活。


听着新闻啃着羊角面包,装好他的针线小包,抬头一看,却是俩影片站在一个餐盆前眼巴巴地望着他。


“老师~~我们都想在老师身边,所以一起去学校嘛~~”这俩似乎性格还有点差异,这次又是黄的先上赶着说话。


一起去学校?然后?其中一个去平行世界的2B上课吗?


“老师不用担心啦,其中一个可以去手艺部嘛!”蓝的说道。


“然后两个就能同时打两份工~再也不愁军备资金不够了诶嘿!”接着两只就一起开始给他卖了个萌。


“你就没有好好准备live的选项吗????”




说归说,但是被那张脸那么眼巴巴地看着,斋宫还是受不住的。回头补了份早餐忍受完两个影片相当自洽的没有尽头的可怕的发散式的对话以后,他终于寻着了个空开口道:“我还有一套校服。”


另两人立马刹了车。


“你们其中一个穿那套吧。”


影片×2的眼神都变了。


斋宫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皱着眉往房间走去:“不过可能不太合身吧,先来试一下。”


转瞬之间蓝的就把黄的绊倒在地追上了回房的斋宫。


“…………”斋宫只觉得脑袋疼。


这是什么,争风吃醋吗????




“说来最近衣装尺寸其实差得也不多,”斋宫从柜子里翻出全新的校服衬衫替影片穿上,系着扣子说道,“大约是天天在身边所以没注意到成长吧。”


“老师已经习惯了有我在身边的生活呢~”


“这和习不习惯没关系吧,只是经常看到而已。”斋宫替他套上外套,查看着袖口说道,“已经没差多少了,长高了呢。”


“以后说不定会比老师还要高呢!”


“你倒是想得很好。”


“唔……不能长吗?”


斋宫被他一问倒是有点迷茫,想了想才说:“你要想长就长吧。”


他理了理影片的衣领:“毕竟你是我的人偶,不管长成啥样,我都会好好装扮你的。”




×××




斋宫宗被俩影片簇拥着来校的模样被青叶纺目击后,只消半小时就迅速地传遍了斋宫的关系网。


到了放学后,日日树涉就从窗口翻了进了手艺部。


“Amazing!!!你的人生真是充满了Amazing啊宗!”


“呜哇?!”斋宫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涉你吓死人了啊!走门不行吗?!”


“宗哥哥,听说你的人偶一个变俩了?!”逆先夏目在此时很应景地“唰”地打开了门。


“…………你俩过来干嘛。”


“哎呀,出了这种事肯定要担心一下宗嘛~”日日树开始辩解。


“我和老师很好哦,这样不如说更好了……”黄影片低头小声抱怨。


“我可不是因为这种目的来的哦,只是来提switch衣装的委托哦~”逆先接着说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青叶负责的吗?”


逆先顺手就开始打电话:“是啊所以我现在正要喊学长过来。”


“麻烦你们到自己的秘密房间去商量好吗?!”


“……宗哥哥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你俩这么看热闹不嫌事大是人都看得出来吧!?”斋宫沉痛地说,“我们的友情呢,我们闪亮亮的友情呢?!”


“老师只要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呀~”蓝影片开始搅混水。


“可是你们现在是两个诶。”逆先开始揪影片的尾巴。


“嗯啊,两个也可以更好地照顾老师。”黄的参战。


“我才不需要人照顾。”斋宫立马撇清。


“宗不需要两个吗?”日日树跟着插了一脚,“刚好丰富一下生活不是很好吗,Amazing!”


“一个都吵死了两个是要让我被吵到自戳耳膜吗?!”


“「哎呀,宗看到mika变成两个明明很高兴的嘛~不要说这种伤害自己的话~」”Mademoiselle突然杀出。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啊!”斋宫敲桌子。


“……”


“……”影片沉默×2。


“……”日日树露出和善的微笑。


“……”逆先转头望天吹口哨。


“夏目!”


“这是万圣夜的奇迹——”


“万圣都过去几个月了你奇迹到现在啊?!”


“好嘛宗哥哥我错了。”逆先躲到了日日树身后,“既然不喜欢两个就要想办法变回一个呢。”


“这种要怎么变回去……你俩不是最会捣鼓些魔术魔法之类的吗。”


“魔术大变活人可是活人还是在的哦!宗不能要求我做做不到的事嘛!”


“魔法不管人偶哦,这是宗哥哥自己的领域吧~”


“你们这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吧?!”


“嗯啊啊,难道要做掉一个?!”黄的发言。


“你还真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很发散啊?恐怖片看多了吗?”斋宫扶额。


“老师习惯就行了嘛~习惯就行了~”蓝的发言。


“这种事不想习惯啊——”斋宫突然停了,“要有俩的话,我毕业了你俩直接继续组Valkyrie就不用找新人了。”


“还是做掉一个吧。”黄的立马接道。




“话说——”逆先突然打断了他们,“这会不会跟好感度系统一样,一个槽满了开第二个槽。”


“哈?!”


逆先指着黄的说:“这是第一个槽,好感度满了以后可以解锁第二个槽,就是那个蓝的。”


“那要怎样从两个变回一个啊?”


“减一下好感吧,别溢出了。”


“这又不是游戏啊?!”


“宗哥哥试一下嘛!”


斋宫对着俩影片忘了许久,最后还是犹豫地开始摸影片的头。


“嗯啊?!老师觉得这是降好感吗?!明明知道是我最喜欢被摸头了吧!”黄的抗议。


“是你自己每次摸头都要反问是不是要死了好吗!?”


“宗哥哥你当心摸出第三个绿的影片。”


“你当是斐波那契数列吗第三项是前两项之和的?”


“啊哈哈哈哈真是Amazing的展开!宗不如想想别的方式?”日日树就差手上一把瓜子了。


“………………”斋宫陷入了沉思。


“老师是知道不管做什么都不会降好感的嘛~”蓝的直接下了结论。


“不是的。”斋宫皱眉答道。




“我想到了很多,但是……”斋宫支支唔唔起来,“我、我不想做……”




×××




“哎,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逆先望了望窗外渐沉的夕阳,“可是问题还没有讨论出结果呢~”


“结果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吗?”斋宫半当中就开始了赶衣服大业,边缝着衣服边心不在焉地说。


日日树也从斋宫的剧本存货里抬起头来,说道:“Amazing!不如换个地方继续讨论?”


斋宫立马警觉起来:“去哪儿?”


“去宗哥哥家里吧~大家一起讨论问题,睡衣派对什么的~影片不是最喜欢这些?”


“嗯啊,这是鸣酱喜欢的……我可以一起把他叫来~”黄的这就开始掏手机。


“等、等等?!”


“唔,鸣酱说有老师在所以不来。”短信倒是回得飞快。


“……这讨厌也太露骨了一点吧??”


“恩啊啊,不是的。”影片说,“鸣酱说,睡衣派对是女孩子的事,老师加进来不好。”


斋宫环顾四周。


小时候被叫做夏目酱的“天才少女”逆先,女装被当作女神所以吸引青葱少年加入演剧部的日日树,还有宣称第一次与自己见面就是女装的影片。


搞什么啊?!


所以他才是异类?


他才是那个要被排除在外的?!




斋宫宗,第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人际。




TBC



评论

热度(180)

  1. Kyoya夏枯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