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ES 千奏 【小王子】

茶叁岁:

★流星队家长组
★ooc严重
★我爱千奏,使我快乐
★这次来亵渎名作了,压力很大
★BGM 鸟之诗





        他是随女仆去做礼拜时看见那孩子的。


       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大,却瘦小得厉害,宽松的圣诗袍松松垮垮,一头蓬松的,在教堂彩色玻璃下闪着漂亮光泽的海蓝短发。


       他只是突兀的站在队伍里,尽管他和所有唱诗童一般张着嘴,或唱或吟,但守泽千秋觉得,他只是站在那里,就显得是如此与众不同。



      千秋抿唇,眼睛紧紧盯着他。


       终于,在礼拜结束之后,男孩转头,瞥向他,停滞脚步,迟疑的盯着他,随即露出惊喜而慌张的,像动物遇到天敌一般惊觉的表情匆匆忙忙下去了。


      蓝色头发,千秋只是觉得很奇特,但他最喜欢红色,如火焰般明快而温暖的颜色。


      不是冰冷的深海,没有漫长而令人难以忍受的温度及边界。


      他对男孩充满兴趣。



      在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坐在书房里靠着窗子眺望远处不甚清晰的海岸线。然后拿起鹅毛笔,在墨水即将晕  染的时候把废纸丢出窗户。


      他感觉被抛弃了。


     喜欢的英雄玩偶一类一概被丢置在东洋海岸那头,


    “没办法啊,那,过段时间,我们就过去。”


     有人这么说着,把他送到船上。



      此刻,他只是望着远处的海滩出神,直到他看到不知何时伫立在那的瘦小影子。


      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仿佛没有命令就不会动似的。


      他皱着眉头,英俊稚气的脸上看不出属于少年人的喜悦。


      他想「拯救」他。


      千秋就是这么觉得,没准都是被「抛弃」过的人呢。


       一边想着,他丢开笔跑出去。


       顺着长长的,令人压抑的旋转楼梯,他滑下去,


       踩脏女仆刚换下的窗帘,他跑出去。


       风吹过他的发梢,他像鹿一样冲出去。




      「陪我一起玩吧,我,现在非常悲伤。」



       千秋走过去,拉起少年紧紧握起的右手。


       攥着一枚金色,被磨损得瞧不出甚么原有光泽的铜扣子。


       少年忽地抬起头,定定的瞧着他。


       那是一种充满悲伤的,疯狂而迷茫的眼神。


       像是无边长夜之后显白的黎明。


       有世界上最深最蓝的海。



       他们坐在沙滩上,千秋攥起一把细沙。


      “一起来堆沙堡吧。”


      “......嗯。”



        ......


       就这样呆了一下午,那男孩在临走前还说了什么,     千秋已经不记得了。


       在漫长而令人沮丧到提不起精神的整个下午,男孩也只是用淡漠的微笑模仿千秋的动作,机械式的活动。




      「现在我不能陪你玩,因为我还没有被驯养。」


      「驯养的意思,这是大多数人都忘记了的事。」


      「驯养的意思:“这是常常被人遗忘的事情。”狐狸说道,“它的意思就是建立关系。”」


       他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上,有一句是这么写的。


       虽然找不到什么联系,但他只是这样觉得,蓝发少年是如此像一只狐狸。


        一只寂寞的,温顺的狐狸。


        渴望被驯养。


        或者说渴望被自己驯养。


        一如他渴望找到自己那株未知的「玫瑰」一样狂热。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它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差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将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千秋都和少年呆在一起。
无论是一起堆沙堡,还是坐着看海潮,亦或者在教堂门口数蚂蚁。


      穷极无聊之时,还可以让深海唱歌听。


      只是深海不太乐意罢了,但千秋觉得十分动听。


      所以在之后的数十年里,他也从未忘记。


      只要是寂静的深夜,似乎一闭上眼,就能再次听到。




      他们像是相互取暖过冬的动物一样,只是呆在一起就觉得心安理得。


     “深海......为什么爱着大海呢?”


     “......这个嘛......当然是秘密。”


     “......是不愿意告诉我吗?”


     “这是谁都不能告诉的秘密。”


      深海奏汰靠着千秋的背坐下来,咯咯笑着,耸起肩。


     “千秋,一定可以成为一名「英雄」。”


      成为大家的英雄,而不是属于我的。


     “我非常期待哦。”


     “什么嘛......你这家伙偶尔也会说点正常的话。”



      于是他们四目相对,没有谁先移开了视线。


      然后欢快的笑了起来。


      有谁小心翼翼凝视着对面人的脸,


      也无人在意。



      「假如你经常四点来,那么我从三点开始就会感到高兴。」


     “呦,又见面了。”


      千秋双手插着短裤裤兜,带着微笑朝海滩走了过来。强烈的海风吹起他不短的棕色短发,几乎遮住眼睛。


     “下午好。”少年也穿着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圣诗服,兴高采烈的转过身,好像早已预料到似的露出得意的笑脸。


     “我有点事想说.....”


     “千秋,我......”


      言语重叠起来,两人都是一滞,随即迅速沉默下去。


     “不,还是你先说吧。”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啊......是吗?”深海微怔,很快就低下头去。


     “真是恭喜啦,千秋也终于能开心起来了。”


     “嗯......”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很开心啊。


      但千秋没有把后句说出口。


      他感觉心跳很快,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然后鼻头发酸。


     “不要哭,千秋。”少年握起千秋的右手,重复道,“不要哭,你会成为英雄的。”


      我们也会再见的。


      所以不要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





      手心里躺着一枚铜扣子。


      有些破旧的,泛着金光的。


      千秋把它塞进衬衫上的口袋里,硌得胸口发疼。


      他觉得这样就不会忘记深海奏汰了。


      极幼稚,又认真的决意。




      所以当他长大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骑在马背上的那一刻,单手行礼的那一刻,他还是碰到了一颗坚硬的纽扣。


      像是提醒他什么似的。


      他想去寻找那只离别了许久的狐狸。




      「人们早已忘记了这个道理。可是你不应将它遗忘。你必须永远对自己所驯服的东西负责。」



      他看见年轻的神父在高声朗诵着圣经。


      正午的阳光撒在每个人身上,包括你我。


      回声结束后,神父也望着他。


      他们遥遥相对,却像理所应当般抿起嘴角。



     “欢迎回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END


       


      大家好,又是我!!!!!想着写个国庆贺文千奏,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写起来了小王子。。亵渎名作我有罪,请不要把我发到ES雷文中心(低头),标题苦手的我找到了捷径哈哈哈哈哈...总之,文笔不好多多谅解,有好建议请务必要要告诉我,千奏真的好吃快来点人吧...



评论

热度(42)

  1. Kyoya三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