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濑名泉与旁白君与猫 (狮心/短/无逻辑我说真的)

Chuli_:

01.


今天早上濑名泉来得比以往晚了一些,应该是因为骑车来学校的路上遇到猫咪过路。停下等那只条纹猫优哉游哉挪到了对面,紧接着跳出了另一只猫,是灰白条纹。然后是第三只猫,浑身雪白。第四只……


有七只猫,从濑名泉的电动摩托前面信步而过。


在他准备开动摩托时,第八只猫出现了——是只有着橘红色斑纹的猫咪,尾巴随着轻盈的脚步一摇一晃扫掠过濑名泉睁大的眼睛。它偏头瞧了一眼他,探出粉色的小舌头绕刮了圈嘴,喵地叫了声便跳开了。


一瞬间的白光在他脑海中闪过,噼啪响了声。昨晚梦中的一些残影片段涌出来,他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好的,凶。再等了一会儿,确定已经没有猫咪过去他才再次启动摩托。


所幸没有迟到。濑名泉在3-A班教室外理正了领结,拉开教室门,踏了一只脚进去。


[ 濑名泉的一只脚踏进了教室,另一只脚却迟迟不动。因为他正对这个突然冒出的声音感到惊异。]


那个突然冒出的声音说道,还是陌生的男声,听上去很生硬。濑名泉皱起眉毛,迈进了另一只脚。


[ 濑名泉终于走进了教室,他环顾周围发现大家同样很惊讶。心里安定了几分。]


濑名泉:“……”


守泽千秋跳到濑名泉面前,指了指头顶:“这是你的什么随身背景音乐吗?真厉害啊濑名!”


班上就那么几个人都刷刷地抬起头看向濑名泉。


[ 真是厉害呢我都没有出场背景音乐。天祥院英智在心里笑出了声,同时他告诉自己觊觎别人所有的东西是不正确的并考虑他应该拥有怎样的背景音乐。]


“诶被说出来了?”


02.


快要入夏了,天空满满地浸了蓝色。第一堂课上濑名泉偏头望着远处的一朵云,看上去软绵绵的轮廓不明,极其缓慢地往更远的地方飘。


[ 不知道它会飘到什么地方去,会在视线范围之外蒸成水汽吗。濑名泉这样思考着,手上转着的笔表明他认为这堂课十分的无聊,以至于自己只能看看窗外飘过去的云。]


众:“……”


再次听到这将内心所想说得一干二净的未知声音,濑名泉感觉到自己眉梢都在抑制不住地跳。他余光瞅到门老师那黑得快滴出墨汁来的脸,心里暗叫一声:


[ 糟糕。濑名泉心里暗叫一声。]


门老师用教科书书脊敲了敲黑板,扶正眼镜:“这没什么糟糕的,濑名同学,我认为你应该很想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不然你一定会因为我的课无聊到睡着的。”


[ 方才正在打瞌睡的羽风薰此刻已经清醒透了,因自己没被发现逃过一劫欢呼着。]


而下一秒羽风薰被剐了两道眼刀。


03.


那声音一直跟着濑名泉,散在空气里随时可以冒出一两句揭了他的底。他甚至不敢多想些什么,比如。


[ 濑名泉觉得自己一定不能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因为梦中的……]


“够了!”他及时出声止住,这很管用。以至在隔音练习室坐在一起吃便当的鸣上岚和朱樱司没有听到接下来的料。他很冷静地打断那声音说的话,很冷静地咬了一口饭团。


鸣上岚将刚刚被吓在喉头的面包咽下去,清了清嗓问道:“泉你……不解释一下吗?”


[ 鸣上岚隐约感到了事情的蹊跷但又不知道原因,他想着这个陌生声音貌似可以准确无语地说出濑名泉心中所想,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套出许多秘密来。有秘密的男孩子真是可爱诱人啊~巧妙的想法。可在看见濑名泉狠狠地再啃了饭团海苔被撕扯开时,他怯怯地收住了这样的打算。]


“那么你想听些什么秘密呢?鸣上岚。”濑名泉将每一个字都咬得异常清晰。


“哎呀泉的气色真好呢,昨天一定睡得很舒服吧~能有好梦相伴。今天份的便当也是泉亲手做的吧,心灵手巧让人羡慕~”鸣上岚捧着脸打起了哈哈。


一旁的朱樱司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游走在两人之间,气氛因为这个strange的声音变得微妙难懂。他知道此刻不能插话,只需要安静地吃完便当就可以了。


然而安静的只是他本人而已。


[ 玉子烧被做得有些黏牙,而且味道不足。这让朱樱司有些不满,他开始回忆起昨晚吃的mille feuilles的浓郁甜味,那入口品味的每一个令人满足的细节,让他忍不住一口气吃了三块。如今想起来也是让他饿意丰盛。]


埋头便当盒中劳作的朱樱司猛然抬头:“……wh……what?”


“你又晚上吃甜食?!不是说过要尊重卡路里吗!”濑名泉的眉梢又跳起舞来,踢踢踏踏的。他不能跑到朱樱司家里半夜蹲守在冰箱边上等待抓其现行,这很遗憾无奈且让他愤愤。


朱樱司垂下头将那点无法言说的grievance裹进玉子烧里一同咽下肚,依然黏牙。


[ 而濑名泉不知道的是,朱樱司在教室的桌洞里还有一大堆snacks。那些膨化的美好滋味是他能在这样的气氛下坚持吃完便当的全部支撑。]


濑名泉站起身,并拉起一脸慌乱的朱樱司的手臂,嘴角还有笑容在和蔼地抽抽:“走吧司,带我去看看那美好的膨化。”


刚拖拉到练习室门口,门就从外面被刷地拉开。他们和来者撞了个照面——是来晚了的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


04.


朔间凛月心中在疑惑着什么。


鸣上岚心中在期待点什么。


朱樱司心中在祈祷着什么,为了他抽屉里寂寞的snacks。


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有那什么玩意儿开口了:


[ 月永レオ……]


有人握紧了拳头。


而被突然陌生声音点到名的月永レオ抬头寻望了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发声源,眼睛中闪过一道奇妙光芒来。


[ ……走进了隔音练习室。]


“诶没有了吗?”鸣上岚脸上的兴奋期待瞬间卸下,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理解的设定出了问题。


朔间凛月挪进来,“不是一周一次的组合便当日吗……这里有第六个人?”同样的,他眯着的眼睛转了回合,没有看到knights以外的人,“鬼魂?”这样的猜测砸在众人脚边。


“……Ghost?!”朱樱司环抱住双臂。


“啊啊啊小凛月干嘛突然往灵异方面想!”鸣上岚环抱住朱樱司的双臂,其实他一点也不害怕他就是想跳得离黑着脸的濑名泉远一点。


月永レオ向天花板展开双手,兴奋愉悦地喊道:“是宇宙人噢~☆它在向我招手!”


濑名泉深认为自己应该在那奇怪声音把一切搞得莫名其妙一团糟之前,收拾下目前的所有情形。他将月永レオ上扬的手按下来,并牵着他坐在地板上,把准备好的便当塞对方怀里。“来这么晚是跑去哪里闹了,真不应该让睡间来时顺便把你带上。快吃啊,少说那些不合实际的胡话了。”嘴上嚼着这样的话,手上却在用面巾纸在帮人把木筷擦干净。


其他人也围坐下来,鸣上岚故作遗憾叹气:“那一份果然是给国王陛下的吗?好可惜,都不能吃到泉做的爱心便当。”然后他在垂眸的瞬间丢了个眼神给一旁的朔间凛月。


后者立马会意接上,即便话中裹着浓浓困意:“小濑越来越偏心了……以及早就忘了彼此说过的个人主义互不干扰吧,单独准备了便当什么的……”朔间凛月说罢,试着给朱樱司一个眼神暗示。


很可惜朱樱司这边信号接收失败,他侧身看了一眼月永レオ手上的便当,里面的内容让他更加想念自己的snacks。大口吞下了一个玉子烧。


“喂,你们两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再说……你们说过要我帮忙准备便当吗?”濑名泉的上眼睑扁成了一条水平线,“都给我好好说话。”


[ 可这样的解释显得太枯白无力了。濑名泉极力试图跳过关于便当的话题,因为提早两小时起床精心做便当还差点把爸爸妈妈吵醒的事情并不值得拿来谈论。尽管他诚实惯了的内心正在期待这被提及。现在他获得了另一方法同一层面的满足。]


“……”濑名泉的筷尖将要戳破便当盒盒底。


鸣上岚和朔间凛月一致觉得这不知如何称呼的声音十分有用,他们看向自家国王陛下。


国王月永レオ正埋头捣腾那份便当,突然大叫:“居然有西兰花!濑名你居然放了西兰花——这种每一寸翠绿肌理都在死亡音符下颤栗的诅咒食物!”


“不许挑食。”濑名泉面无表情,“也不许扔掉。”


月永レオ的眉毛皱得紧,盯着筷子上的绿油油的西兰花仿佛是在宇宙航行时撞上了了大眼怪恶敌。他努力用意志力取胜,然未果。“所以还是由濑名骑士消灭它好了~”筷子一扬,将西兰花塞进濑名泉嘴里。


蔬菜的清香在唇齿间迸发出来,如果说是被这味道呛了一口未免太夸张了。但濑名泉依然感觉到嗓子发痒,看着一脸笑的月永レオ,他想发声。


[ 这让濑名泉措不及防。面前这样笑着的月永レオ很熟悉,唤起了那些他拼命想逃避但无用的记忆影像。不可控地,他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旖旎而不实的梦,想起梦中那只由月永レオ化作的朱橘色花斑猫,猫舌上的细小肉刺几乎游离遍他赤/裸的全身。虚幻的快感挤压折磨他,以致到今早醒来濑名泉才发现自己……]


“闭嘴!——”这是他的发声。


濑名泉再次截住了那声音说的话,尽管打断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他此刻不想去看任何人的表情。


那些不需要想就可以猜到的可恶表情。


他起身走到朱樱司旁边,再次把吃惊得脑载量不够,叉子上的鲜肉丸掉回便当盒里的无辜后辈拽起来:“我们应该去问候一下那些美好的膨化零食了。”


“……wh…what?!”


05.


说这是尴尬,那濑名泉肯定会十分鄙夷用如此浅薄简陋的词语形容的人。他快爆炸了,被作为危险可燃物的剧烈情绪填充着。心情烦躁,像拘束在密不透风的闷热空间里。


那声音很不给人情面地将他的底揭了个干净,就差摊在露天集市上挂着“独家爆料”的牌子叫卖了。


可他完全不知道向谁向什么地方发火。只需要一点火星子在他身边亮起,逼仄空气里的危险气体就会被瞬间点燃继而急不可耐地膨胀开来。


所以很少见地,濑名泉缺席了组合练习。


[ 夏季校门的关闭时间会延后一小时,这让濑名泉心里轻松了点。而更令他轻松的是,推开隔音练习室的门发现里面没有任何人,这说明组合的其他人已经练习结束离开了。自己可以单独将落下的练习内容补上,在放学之后在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练习室里。]


濑名泉已经不想对这个再次居然响起的声音发表任何看法,走进空无一人的隔音练习室,蹲下身调试音响。


[ 然而濑名泉并不知道,月永レオ就在他的身后。]


“?!”他立刻抬头,在面前的镜子里看到了正如那声音所称站在自己身后的月永レオ,不免被吓个大跳。


“你……你在这儿干什么啊?”濑名泉尽力稳住自己的声线,让其听起来平淡正常。


月永レオ走近他:“大概是和濑名要做的一样的事吧!”也蹲下来,手指在音响上胡乱按。他的头低下来,让濑名泉看见那小小的发旋,一根根头发在轻微地随动作摇晃。濑名泉莫名地想用手指去戳一下,但他把这种奇怪的冲动摁了回去。


歌曲切得很混乱,在空气里乱奏。


突然。“原来濑名喜欢那样的啊……”月永レオ说道,手指还在音响按键上反复跳跃。


“什么?”


“就是……”音乐被切断,还有余声在两人之间隐秘高频地颤抖。月永レオ抬头将身体倾向濑名泉,脸颊相错嘴唇贴在他的耳廓边:“喵~”


尾音翘起,勾上了他敏感至极的耳垂。


濑名泉感觉到温度由耳朵向脸颊蹿升,可能是对方呼出的热气蒸腾出来的。他的手抓上月永レオ的衣领,十指用力攥紧。仿佛在那一声猫叫响声落下时,自己就重返那耻人的梦境,大脑轻易混沌一片——所以那个声音呢,快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啊。他根本猜不到这个人是怎样的心思。


月永レオ发出明亮的笑声,像是打开了某个联系笑点的开关,伏在他肩头笑个不停。耳膜随之颤抖着,不恰时的暧昧变成了不易察觉的嗡鸣。而当濑名泉准备把这人推开时,月永レオ亲吻他的面颊。


几乎同一刻,有柔和甜蜜的音乐在他们周遭响起。并不是从音响发出的。


而他无法去注意,温热的嘴唇正轻触他的脸,然后伸出舌尖缓慢地扫过。潮湿的触感在他脸上游掠着,形如小动物亲昵欢喜地舔舐。亲吻和舔交替进行,由左侧到鼻梁再到右侧脸颊。


濑名泉不知何时紧闭上眼睛,在黑暗中感受一步步陷进仲夏的泥泞沼泽带来的冒险兴奋,和渐渐深陷,长满藻荇的水淹没至自己的胸口,心底涌出一层细密的惧意。


这样的动作温柔而绵长,延至他的眉心额角又逗留许久。最后,终于印上他的嘴唇。


温度在两人紧贴的唇间不遗余力地攀升,却没有再多的动作。比如深入一点什么的。濑名泉手上的力气使得更大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会因难以抑制的贪恋渴慕全身全心陷入那沼泽中,水即将淹没彼此的发顶。一如昨夜的那个梦。


然而总得有点什么得出声:


[ 门口的鸣上岚和朔间凛月对于眼前此景还是有些惊讶,他们相视对望一眼。心里都快鼓起掌来。而被他们早已计划好的突袭打断的,大概就是濑名泉一直想说的——]


月永レオ在空中打了个响指,那个声音就刹时间停住了。他又舔了下濑名泉的唇,笑成一只顽皮又讨喜的猫:“我只想听濑名亲口说噢~!”


END?


“所以你们俩是为什么放学了还不回家啊!”


“哎啦是小凛月猜测到傍晚会有好戏上演我们就留下了~泉你冷静一点啊!”


“濑名说嘛说嘛说嘛说嘛!请宇宙人帮忙很麻烦的代价很大的!”


“没有什么要说的,你赶快把手从我腰上拿来。立刻,马上。”


今天的濑名泉依然对月永レオ的所作所为面无表情着。


END!
BY.温生
==================================


[ 立志要用一百种方法写两人接吻的作者在深夜突然奋起开窗一跃而下,并在半空中旋转舞蹈完成抱头转体三周半口中还大喊着——]


[狮心最好!]


ADD:OOC得没话说抱歉全文无逻辑文笔小学生化很抱歉…总之,感谢阅读XD!


设定来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81909
(超可爱的短电影www!)

评论

热度(15)

  1. Kyo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