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ya

『Valkyrie』Night in Valhalla——瓦尔哈拉之夜

Yggdrasil:

无差,含奇人组出场
新年快乐&庆祝Valkyrie专辑发售


Attention:
都是胡编乱造,对Valkyrie演出现场的我流脑补。


文章有后续,写完就会放。


—————————————————————————————————


以繁星汇聚之夜为穹顶,使一切隐匿不可见的无尽黑暗为幕。





明明灭灭的灯光如跳动的火焰,金色灯带环绕着人声嘈杂的观众席。而与之相对的,被观众们注视着的舞台上,此时只有一片漆黑。借由昏暗的灯光,只能隐约看到什么东西的轮廓。其间似乎传出什么响声,但当你侧耳细听时——则只余寂静一片。一道不可见的深渊横亘于此,就像是金伦加鸿沟分隔了穆斯贝尔海姆与尼福尔海姆——一侧是烈焰,一侧是迷雾。







“将要开始了——”






隐匿于黑暗中的男人将手伸向天空,如一只优雅的天鹅舒展双翼。他紫色的眼瞳中沉着星河,星光月华都映在他左手的指环上,将金色覆上银霜。




这里是我们的世界……是属于我们的殿堂……







“3……”他轻声念着,手指向看台——环绕场馆的灯光随之而去,聚于一处,金色的光辉炫目刺眼,将深渊彼端的烈焰之国照得明亮仿若白昼。




短暂的惊哗,而后,嘈杂的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



懂得适时的闭上嘴巴,还不算太过愚蠢——他十分满意的眯起眼睛,心里给定了这样的评价,继续数道:




“2……”


冰山倾垮,银尘冰霜散漫,烈烈灿金凝成冰蓝——只在一瞬,耀眼的金色被替换成银蓝。然后,在观众们的惊呼声还未传至他耳边时,灯光骤然熄灭。




“1……”




他垂下了手。


面前是一片混沌、黑暗,沉默,寂静……恍惚间甚至让人以为自己已五感尽失,失去了与这世界的联系。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死国的幽魂与鬼魅正悄悄从四方窥视着他,长着尖利指甲的手,似乎要再次撕裂这具沐浴龙血后重塑的躯体……



可是『女武神』与『她的勇士』又怎么会被轻易打倒呢?



他举起双手,一条条丝线在指间缠绕着。


“Zéro.”






——The curtain rises——








“嘀嗒——嘀嗒——”




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从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中传来。发条转动,在静谧的夜中,八音盒唱着叮叮咚咚的安眠曲。



空旷的大厅里,响起一阵哒哒的脚步声。




点点烛火燃起在舞台的中心,发出温暖柔和的光。柔软的天鹅绒椅上,『人偶』正沉睡着。他纤细瘦弱的身体被包裹在缀满饰品与花边,有着长长下摆的华丽礼服里。黑色的头发拥有如乌鸦的羽毛一般的光泽,烛光之中,洁白的皮肤像是夕阳倾坠时的冬日之雪。他看上去像是白瓷做成的古董玩偶,并且无疑出自上等工匠之手。而此刻,他沉眠在这里,徘徊且彷徨于迷梦。



“嘀嗒——嘀嗒——”





八音盒的歌声弱了下来,它渐渐的,渐渐的消失了。在沉眠的人偶身后,落下了一束淡淡的金色的光,一点,一点,变得明亮……




透明的丝线交织成网,在灯光下呈现浅淡的金色。它们像是月光凝成的一般。线的一端隐没入黑暗,另一端,则汇聚在那束光下——站在光辉里的男人身着华服,礼帽上的丝带与黑色羽毛垂至肩头,柔韧的丝线缠绕在纤长的手指上,金色的指环折映灯光,那是铭刻着他们的荣耀的珍宝。




Valkyrie——即为荣耀之名。




在月光之线织成的网后,人偶师轻轻抬起了手,丝线牵动着少年的四肢,将他从丝绒椅上拉了起来。




『人偶』低垂着头,紧闭着双眼。被人偶师与丝线控制着,随着提琴与钢琴奏起的悠扬曲调,他在灯光下旋转着,翩翩起舞。






沙沙地,齿轮滚动,星尘之砂,流动在雕刻符文的银色的沙漏中。『人偶』停在了人偶师的面前,向他的控制者伸出双手。在指尖将要触及到那人的一刻,丝线绷断,断了线的『人偶』 ,直直倒了下去……





在那一瞬间,人偶师接住了他。




『人偶』安静地躺在他的臂弯中。他低下头,拉起了怀中少年的手,沉默着,凝视着他,紫玉般的眼眸中星影闪动。




十指紧紧相扣。





他俯身亲吻『人偶』的前额,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Réveillez-vous…Mon Mika…”*1




种在『人偶』身上的沉睡魔咒被打破。




『人偶』睁开了眼睛——异色双瞳如宝石一样清透,闪映璀璨光华。右眼是琥珀的金色,其中封藏的是他所见的全世界。左眼则是天空的湛蓝色,光点在其中闪烁,仿佛白日明星。




人偶师温柔的抚摸着少年的脸颊,如同收藏者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他微笑着,抬手指向前方:



“接下来——来为这凡世献上一场华丽的戏剧吧。”



灯光骤灭,摇曳的烛火被吹熄,一缕青烟飘散。



真正的演出,即将开始。

















“嘀嗒——嘀嗒——”




管弦急音,自黑夜中奏响,由远及近,又退离。灯光随音乐的节奏亮起,又熄灭,忽而明,忽而又暗。


白幕之上投映着的是翻滚的云朵,少年坐在木制漆金的演奏台前,影子被聚光灯拉得细长。


双手搭在琴键上,他在心中默数着节拍——



他的手落——音起,恰到好处的完美切入————全场的灯光在一刹间全部被点亮。整个世界都沐浴在灿烂的,灼目的,辉煌的金色之中。舞台的正中,几重台梯之上,金属音管整齐的排列着——赫然而立的是一架雕刻有细密繁复花纹的管风琴。蒸汽喷涌,震声隆隆如暴雨雷鸣。舞台上下,互相咬合着,交叠着的金色齿轮开始转动,高高的钟台下钟摆摇晃。螺旋的回廊旋转着上升,人偶师站在那旋梯上,在交错的光影中挥舞双手,拉动傀儡之线——



黑云滚动,自天边而来,疾风呼啸,骤雨将至,号角被吹响——


演奏台前的少年,他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隆隆雷声与重音相随,雷光电闪照亮他的脸庞,炫目斑斓的极光扫过直插入天的风琴音管。


女武神身披羽衣,乘着飞马奔驰于云端。长风呼啸,马蹄声碎,惊雷炸裂,电光闪现,烟云聚散,那男人的影子就在其中,时隐时现。


他控制着一切。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向世界宣示着主权,这里是他们的舞台,他们的领域,他们的圣殿。他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观察者,是主宰万物的神——风、光、雷、电、云、雾……一切的一切,甚至是你的心,仿佛都被他手上的丝线牵动着。



音调随着速度的加快不断升高,它汹涌澎湃似是惊涛骇浪,一阶一阶,最终攀升至顶峰——


戛然而止。



光与声一并隐没在了黑暗的深渊里,一切又回到了不可见又不可闻的混沌之中。


嘀嗒……嘀嗒……



声音还没有完全消失。





屏息凝神,静心聆听。渐渐变得清楚的声音,是时钟在走动。环绕钟台的灯渐次亮起,齿轮随着钟摆的摆动转动着。指针一格一格地向前跳动,它越来越接近那个时刻。


三十秒。





二十秒。




十五秒。




十秒。



八秒。




七秒。


雾气腾起,七彩的气泡飘忽着穿行在雾间。


六秒。


彩灯闪烁,在这片迷乱的幻境背后,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着……






“五。”


云雾缭绕,荧荧的绿色里,有人低声说道——那是怀抱着流溢绚丽彩光的水晶球的魔法师。他拨开重重烟雾,挥动魔杖,光芒被他指引着,向舞台一侧投去——



“四……”


碧波涌动,幽深的青蓝中,深海的人鱼凝望着远方,环绕他周身的气泡浮动着,飘荡着,向着天空——






“三☆~”


玫瑰散落,纯白与金之中,身负羽翼的天使由天国降临,他落在旋转的回廊之上,将手中的花朵撒向人间——






“二。”


黑羽飘扬,如血的赤色下,暗夜的魔物冲破牢笼,从死亡的深渊中苏醒。他们一同转向舞台的中心,那仍然被黑暗遮蔽着的世界之核——






“一……”


“咚——咚———”




钟声贯穿黑夜,响彻云霄。









辉光自穹幕而降,铜管乐队再次领起了气势恢宏的交响乐,巨大的齿轮重新开始转动,旋梯旋转着降下,铺展着红毯的阶梯缓缓从舞台之下升起,身披坚甲头戴银盔的少女们立于两侧。她们手中交叉的剑戟依次立起。在阶梯的尽头,是被锋影寒霜环围的王座。





『Valkyrie』站在『她』的王座之前。



圣乐奏响,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在圣光照耀的神殿里,瓦尔基里们高歌起来,她们欢唱着胜利与凯旋。金属的羽翼在『Valkyrie』的王座之后伸展开来,翼尖银羽薄如蝉翼,却如剑刃一般锐利。



—这是属于我们的殿堂—




虹桥即将筑起,神国的大门已经敞开。支配世界的人偶师执起了人偶的手。支配者与他的主役,他们一同对着舞台之下那中庭之住人说道——













“Willkommen zu Walhalla.”*



END






































*1法语 意为 『醒来吧 我的みか……』


*2 德语 意为『欢迎来到Valhalla (英灵殿)』
宗老师的习惯是法语……但是北欧神话是主要流行在北欧与中欧德语区的神话传说,《尼伯龙根的指环》也用德语写成,所以在这里采用了德语。


关于VK演唱会现场:一切均为无责任脑补,粉丝滤镜跟酒瓶底一样厚。脑补时的背景音乐是《魅惑剧》和《尼伯龙根的指环》中的选段《Ride of the Valkyries》不考虑现实,特效基本等于魔法,灯光音响全是黑科技,经费疯狂燃烧。舞台的部分演出描写参考了《魅惑剧》的歌词,在舞台上搭建齿轮的演唱会,参考了2013年的MAMA现场。至于钟和管风琴还有其他的东西是怎么搭起来的……我也不知道。
倒计时的四个人分别是5.魔法师夏目 4.人鱼奏汰 3.天使涉 4.魔王零


关于VK和管风琴:
参考上一条,不考虑科学。管风琴的idea来自官方小说第四册crosstalk中对宗的声音的形容——管风琴的重低音。
关于戒指:
梗同样来自《尼伯龙根的指环》,用莱茵河底的黄金打造的魔法指环。这个梗可以有很多种理解方式,欢迎讨论。

评论

热度(143)

  1. KyoyaYggdrasil 转载了此文字